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42章 军营里的桃花妖16
    “第一个前线兵领饭时,贺超特别反常,跑到最前面,两人的眼神交流,有些不对劲,小人仔细去观察,发现他手里似乎有东西,于是跑去撞开了他。”

    苏迷如实告知当时所见所闻。

    “为何不第一时间上报?”

    欧阳启扬眉追问,望向苏迷的眼神,无形多了几分冷厉:“难道是为了帮贺超打掩护?”

    “小人没有证据,如果贸然上报,最后调查不出结果,便是谎报,轻则仗刑,重则斩首,小人怕死,不敢上报。”

    苏迷面对欧阳启的怀疑,面上一派坦然,丝毫没有撒谎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可你对与你熟悉的老高,都没泄露半句。”

    欧阳启对她仍有怀疑。

    苏迷脸色依旧如常,抿了抿唇,看向老高:“如果小人告诉他,贺超定然会对他不利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老高与欧阳启,看向她的眼神,突然产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惊讶中半含几分惊喜。

    尤其是欧阳启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一个小小的伙房兵,脑筋竟然转的这么溜!

    而且,若他没发现贺超的可疑举动,贺超极有可能在饭菜中下毒,那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可即使如此,却依然无法排除,她或许与司徒扬(贺超)是一伙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欧阳启心念电转,正要开口,苏迷突然又道:“当然,若军师有所怀疑,可对小人进行审问,毕竟刚才,贺超对小人表现出恨之入骨的样子,很有可能只是为了变相维护小人,军事有这方面的担心,亦是情理之中。”

    苏迷这番话一出,在场所有人反而打消对她的怀疑。

    试问,哪个做了亏心事的人,面对这么多人能如此坦荡?

    欧阳启斟酌片刻,随即道:“此事本军师不能擅自决定,还要请示将军才行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来到南战翼所在的营帐。

    欧阳启刚要走上前请示,营帐里突然传来男女间的靡靡之音。

    他怔了怔,看向两旁的守卫。

    “晏姑娘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名守卫低声道。

    欧阳启与众人的面色,顿时变得很微妙。

    苏迷亦忍不住皱了眉。

    ‘里面是漠桑,不是我。’

    略显急切的男音,连忙秘术传音辩驳。

    苏迷稍稍侧目,赫然对上晏绯那双紧张到近乎慌乱的桃花眸。

    心神倏然微震,苏迷抿着唇,故作无事收回视线,但紧皱的眉头,却缓缓舒展开来。

    晏绯见她不出声,还以为她生他的气。

    刚想去哄,欧阳启忽而出声:“将军此时事务繁忙,不便面见,你先同本军师回营帐,明日将军醒了再论。”

    “是,军师。”

    苏迷低眉垂眼颔首,神色一如既往。

    欧阳启将她所有神色,尽收眼底,不动声色将她带回自己的营帐,遣退众人后,这才开了口:“本军师相信你忠于西雲,但对你这个人,却很疑惑,为何所有人都没发现司徒扬可疑,偏偏是你发现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,小人不知如何回答,但小人相信军师,定能查明真相,还小人一个清白。”

    苏迷这番话,回答的甚是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面对怀疑并审问自己的人,任何回答,都显得是在极力洗清自己嫌疑,苏迷索性什么都不说,全交给他做决定。

    但最后一句话,说得很好。

    暗喻他身为西雲的军师,定然会秉公办理,还她一个清白,信任他的同时,还顺道夸了他。

    欧阳启听此,不由扬了扬眉:“你这小子,脑子倒是灵活。”

    “军师谬赞。”

    苏迷不卑不亢,恭敬行礼。

    欧阳启见她遇到这种事情,仍旧临危不乱,不由对她另眼相看:“凭你这份胆魄,做个伙房兵太过大材小用,若此事证明与你无关,往常便留在本军师身边罢。”

    “那小人先行谢过军师。”

    苏迷对自己的野心,丝毫不藏不掩。

    欧阳启经过此事,对苏迷完全改变了想法,甚至觉得她有野心,亦没什么不好。

    相反,他很欣赏她这份魄力与胆识。

    突然想到司徒扬,欧阳启皱眉思索片刻,又道:“你且说说,司徒扬混入西雲军营这么久,到底所为何故?”

    关于司徒扬的事,原剧情当中,只字未提。

    当初,原文女主让他行刺南战翼,后被其击毙,此后彻底消失了踪影,苏迷对他这个人,并不是很了解。

    但刚才从欧阳启口中得知,他是豕国五王爷,苏迷不由立马脑补一场大戏,随即谨慎言道。

    “先前,小人并不知他是豕国的王爷,刚才知晓后,仔细考虑了一番,小人觉得他的野心很大,极可能想要通过此场战役,夺得殊荣,斩头露角,引起豕国皇帝的重视,以便得到他想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皇位?”

    欧阳启扬眉,看向苏迷的眸光,增添几分欣赏之意,随后示意她继续说。

    “或许,小人只是猜测,不敢妄自断言。”

    苏迷勾唇轻笑,极其懂得进退。

    欧阳启敞亮一笑,觉得苏迷这人更有意思:“以后便待在我身边罢。”

    “军师大人,小人身上的嫌疑,还尚未洗清,您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欧阳启嘴角噙着笑,静静望着她。

    苏迷仍旧不骄不躁,轻轻颔首:“能得到军师大人的赏识,小人三生有幸,不胜荣光。”

    “你且说说,我们该如何处置司徒扬?”

    欧阳启的循循渐进询问,令苏迷暗自冷笑。

    这男人所说的每句话,都在试探她的本事,而且还一层一层,不断的挖掘试探。

    很显然,先前的对话,他已经探出她些许本事,故而才擅作主张,收她在身边。

    然而接下来的询问……

    若她能给出很好的建议,欧阳启便彻底探出她虚实的深浅,但所得到怎样结果,苏迷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可若她掩藏收敛本事,欧阳启便会将她定位,虽然安全性极高,但同样是把双刃剑,有好有坏。

    苏迷沉吟思衬片刻,不卑不亢道:“承蒙军师大人赏识,小人感激不尽,但有些话,小人不吐不快。”

    “你且直说。”

    “西雲军营中,将军当属最高位者,所有事务应由将军决策,你我私下议论此事,实属不妥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