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33章 军营里的桃花妖7
    “你吃还是他们吃?”

    “有区别么?”

    苏迷扬眉发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区别,你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苏迷听她口吻中,略显宠溺的口味,嘴角微抽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虽然任务很重要,但她骨气总是要的,牺牲色|相,跟她搞拉拉这种事,她做不出来!

    “我先说明一点,我是女人,喜欢男人,咱们才刚见面,你说话能不能正常点。”

    苏迷实在忍不住,表达出内心真正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女子眉梢微挑,复又发问:“你还没问我的名字?”

    苏迷闭了闭眼,克制又隐忍,最后切齿道:“所以,你的名字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晏绯。”

    “哦,哪里有吃的?”

    苏迷满口敷衍,比起她的名字,显然更在意吃的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晏绯全然不在意,径自转身前行,带她来到后院桃林中的凉亭。

    苏迷无语翻白眼。

    只是吃个东西,至于这么麻烦么?

    苏迷暗自吐糟,结果到了凉亭,看到桌子上的点心与水果,心里所有的不满,尽数全消。

    在军营里待那么多天,整天吃着糠粥、咸菜、窝窝头,除了在南战翼营帐里,才见得水果以外,她都没近距离闻过。

    现在终于有机会吃到,苏迷全然不在乎形象,放开了吃。

    晏绯则坐在旁边,时而给她剥葡萄、削梨皮,又给她切好梨子,放在碟子里。

    苏迷虽然顾着吃,但晏绯的所有动作,她全看来眼里,搞得她那叫一个心情复杂!

    这女人不会真喜欢她罢?

    苏迷整个人都不好了!

    晏绯剥一颗葡萄,递到她嘴边:“尝尝,很甜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吃葡萄。”

    苏迷吐出口中的葡萄籽,将果肉咀嚼咽下,又拿起一个桃子,张口啃了一口。

    晏绯无声扬眉,静静看着她。

    但见苏迷张口去咬桃子,快速伸手将剥好的葡萄,塞进她口中。

    苏迷叼着她的指尖,嘴里被塞一颗葡萄,咬亦不是,不咬亦不是,瞪大眼睛看着她,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。

    直到,修长指尖按住她的舌,甚至还摩|挲了几下,苏迷梭然瞪大双眼,猛地拿开她的手,愤然瞪向他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“喂你吃葡萄。”

    晏绯满脸无辜,垂眼望向泛着晶莹水光的指尖,眸色渐深。

    苏迷见她这样,心里越发心慌,又懊悔,甚至觉得当初跟她合作,无疑是个错误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吃了?”

    晏绯又剥一颗葡萄,放进自己嘴里,顺势吮了吮指尖。

    陌生却不讨厌的味道。

    她很喜欢。

    晏绯唇角微勾,看向苏迷的眼神,多了几分热度。

    苏迷差点没坐住,但想到外面的南战翼,最终强忍着脾气开口:“等会还要给他们送吃的,我先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晏绯温然浅笑,完美精致轮廓,美得更是令人惊心。

    苏迷却没功夫欣赏,心情很是复杂,跟随晏绯再度来到前院。

    原本空空如也的院子,此时却摆放在好几坛水酒,还有一些热乎乎的点心。

    虽然分量很多,但比起苏迷刚才吃的,显然卖相太差。

    “叫他们进来搬。”

    晏绯抬手轻拂,院中凭空出现一张石桌。

    举步走过去坐下,单手支撑下巴,静静望着苏迷打开大门,将南战翼与欧阳启等人放进来。

    “本将姓南名战翼,敢问姑娘芳名?”

    “小女姓晏。”

    晏绯指尖轻滑桌面,似乎并不想搭理他。

    南战翼全然不在意,来到她身边,坐在她对面:“晏姑娘,这院子里,只有你一人?”

    “我家丫鬟难道不是人?”

    晏绯当场冷脸,不悦情绪,异常明显。

    若其他人给他摆脸色,南战翼早命人拉下去乱棍打死,可眼前的女子,他见到的第一眼,南战翼便认定作为与他共度余生的女人!

    前所未有的心动之感,几乎令南战翼完全变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面对她的冷脸相待,他不但没发怒,反而立即道歉:“对不住,是本将军的不对,还望晏姑娘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,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晏绯面色如故,但她从始至终都没正眼瞧他。

    南战翼完全都不在意,眼里只有她,再亦装不下其他。

    眼见天色渐晚。

    晏绯掩口打着呵欠,忽而抬手招来苏迷:“我有些困了,扶我进房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小|姐。”

    苏迷连忙上前,将她扶进房,小声询问道:“你现在要做甚?”

    “沐浴更衣睡觉,我困了。”

    晏绯看上去有些疲乏。

    苏迷看了看外面,瞪大眼睛问道:“外面这么多男人,你确定要洗澡,不怕他们闯进来,对你不轨?”

    “不是有你在么?我不怕。”

    苏迷目瞪口呆,一瞬不瞬看着她,跟见鬼一样。

    她这满满依赖又信任的口吻,是怎么回事儿?

    苏迷尚未从震惊当中清醒,眼前的女子,突然伸手抱住她,将脑袋埋进她的肩窝:“我相信你,定会护我周全,小迷迷。”

    苏迷身形骤然一颤,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,反应过来那瞬,连忙抬手去推她——

    可晏绯却紧紧抱着她,纹丝不动!

    苏迷气的半死,一边推她,一边红着脸怒骂:“我们都是女的,你,你,别想对我打什么歪主意,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!”

    “那你倒说说,怎么个不客气法?”

    晏绯丝毫不畏惧,仰头望向她,精致眉眼间,泛着慵然闲适笑意。

    苏迷紧抿唇角,冷冷眯起双眼的同时,梭然扬手祭出一道明黄符咒——

    然而,一道微刺痛意,骤然从脖间传来!

    苏迷吃痛闷哼,手上的动作,却并未停止,眼见即将成功贴附,一只修长如玉的手,紧紧扣住她的手腕,稍稍使力便将她制服,强势按在门板上!

    “晏绯你——唔!别咬!”

    苏迷正要开骂,下刻却被晏绯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她疼的倒抽一口凉气,刚想挣开束缚,紧接着又被脖间温热润|湿的舔|舐动作,惊到无法言语!

    晏绯单手抱着她的腰身,埋头轻|咬着脖间软肉,直到淡淡血腥气息,混合口腔之中,她才咬破舌尖,将浅绯血液注进苏迷的脉管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