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20章 都市极品凤凰男49
    “你还死不承认,那天的事,分明是你——!”

    尚母话到嘴边,视线落在突然现身的尚宇程,话音倏顿,原本想说的话,硬生生卡在喉咙,所有失去的理智,瞬时回归。

    “那天是哪天,我又做了什么?如果您有证据,可以拿出来,我绝不会推卸责任。”苏迷泰然自若勾着唇,脸上一派坦然。

    远处。

    尚宇程冷冷眯着眼,警示望向尚母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碍于现场这么多人,他早就冲上去,将自家老妈拉走,简直太丢人了!

    但这一回,尚母似乎智商上了线。

    看到自己儿子的那一刻,突然想起他之前的警告。

    苏迷那小丫头嫁的人,绝不是简单的人物,郁家都已经下令,不让宇程追究,这说明苏迷的丈夫,连郁家都惹不起。

    尚母想起刚才的所作所为,细思极恐,恨不得当场赶紧里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她开始紧张,手心出汗,眼神躲闪,眼珠子到处乱看,整个人惊慌到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今天这场婚礼,在各大网站上直播,如果您有不满,可以直接说出来,一方面能解除你的疑问,另一方面方面,也能证明我的清白。”

    有些话必须说出来,如果不坦白说,很多人会继续追究那些问题点。

    这是苏迷不想看到的。

    可她却算准,尚母不会再开口。

    的确。

    尚宇程的出现,着实震醒了她。

    尚母明确知道,如果再继续说下去,他们尚家一定会倒大霉。

    尚母满脸不安,紧紧抓住自己手包,二话不说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如果留下来,她会更难堪,还不如现在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尚母动作快,苏迷的反应更快:“红姨既然不请自来,看在这些年的份上,我怎么也要好好招待您才行,经理,麻烦多安排一桌,保安,麻烦带两位,入席。”

    被点到名的酒店经理和保安,立即走上前,将尚母和彭昌“请”入宴席。

    尚母本想挣扎,却又怕自己更难堪,无奈之下,只能低着脑袋,老实坐在位置上。

    服务员将一道道菜品,全部端上桌,但彭昌和尚母两人,谁也不敢动筷。

    婚宴场上的一幕幕,全部呈现在各大直播网站,瞬间引起大规模的刷屏弹幕,知道婚宴酒店地址的网民们,甚至放话要前往现场,看看这老太婆,到底有多不要脸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。

    不止是尚母,本想过来刷存在的彭昌,也开始感到后怕。

    场上在座的人,没一个身份背景简单的,黑白两道的都有,如果因为尚母,从而影响到他,将来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彭昌越想越怕,桌上那么美味佳肴,他完全提不起胃口,眼珠子四处乱转,视线落在某个位置,突然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里?”

    尚母见他起身,心里更没安全感,连忙拉住他。

    “我,我上个厕所。”

    彭昌挣开她的手,朝厕所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尚母整个人更慌了,眼睛四处乱看,想要去找尚宇程,想让他救她。

    可是,没有。

    尚宇程似乎消失了一般,整个婚宴场都不见他的影子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。

    彭昌始终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尚母越坐越心慌,整个人都在发抖,她总感觉,现场的每一个人,都在用讥诮轻蔑的眼神看她,让她无所遁形,恨不得挖个地洞躲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传菜员端着一盅鸡汤,朝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精神紧绷的尚母,吓了一跳,猛地站起身来,却撞到身后的传菜员,滚烫的鸡汤,全泼在尚母身上!

    “啊——好烫!好疼!”

    滚烫的鸡汤,洒在尚母的胳膊上,迅速红|肿起泡,看起来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然而尚母的痛苦尖叫,并没有引起现场所有人的同情,甚至直播平台上的网民,都在拍手叫好,觉得很大快人心!

    “呜呜,疼,好疼!”

    尚母痛的浑身发抖,眼泪都流了出来,再也无法控制情绪,拿起自己的包,冲出了婚宴现场。

    可她更想不到的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尚母刚走出酒店大门,就被门口几十个人,围个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“你这老太婆,怎么这么不要脸,真是丢人现眼!”

    “人家不请你参加婚礼,你自己还没有点b数么?”

    “活了这么久,我也是第一次见你这种不知羞耻的老女人,你以为你是谁,还瞧不起人家,天道好轮回,小心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尚母完全没想到,会有这么多人堵她。

    更没想到,他们会这么过分的骂她!

    “走开,不要碰我,你们再碰我一下,我报警,我报警抓你们!”

    尚母边哭边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,见她还这么张狂,从包里拿出一瓶果汁,直接朝她脸上泼去。

    尚母平生从未遇到这种对待,满腔怒火瞪着眼前的人,立即化身疯婆子,猛地跳起来,挥起手中的包,甩在那女人脸上。

    那女人力气也不小,跟她扭打一团,拳打脚踢!

    两人谁都没手下留情,脸上很快见了红,最后打的不可开交,被赶来的警察带回了警察局。

    然而——

    紧随苏迷来到婚礼后台,亲妈都被警察带走的尚宇程,却全然不知。

    苏迷与尉劭敬酒到一半,率先离开现场,朝后台走去。

    尚宇程正巧看见,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脚,第一时间追上去,成功堵到了她。

    “小迷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有礼物,想要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苏迷面色淡淡,脸上似乎没有丝毫责怪的情绪。

    尚宇程原本准备一堆话,结果见她这样,反而一句话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他酝酿了好久,最后鼓起勇气,哑然出声:“小迷,我对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苏迷温然勾唇,继而笑道:“你算计我,我算计你,咱们扯平了。”

    尚宇程没想到,苏迷竟然看的这么开,他抿了抿唇,想到自己是她第一个男人,皱眉问:“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跟郁娜的事?”

    “没领证之前。”

    苏迷的回答,令尚宇程眼前倏亮:“你知道?你知道还同意和我领证,又把自己交给我,你,你根本不爱尉劭对不对,你爱的,始终都是我,对不对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