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94章 都市极品凤凰男23(兀唁以兌丶生日加更)
    前台小|姐看着上面的余额,撇了撇嘴,切声道:“不就是几十万么,我以为多少呢,有什么好拽的,切!”

    “只是想证明一下,我能买得起那款包包而已,没有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苏迷轻描淡写道。

    前台小|姐没再说话,但面对包包的誘惑,还是让她拿起了电话,拨打了董事室的专线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被接通,董事特助富有磁性的声音,传入耳中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前台小|姐斟酌了一下言语,随即道:“一位称是苏迷的小|姐,想要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让她稍等,我马上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啊?喂,喂!”

    前台小|姐话未说完,电话就被挂断。

    她皱了皱眉,视线落在苏迷身上,心里突然有了别的打算:“你看到了,也听到了,我的话还没说完,他就把电话挂了,看来这包包,你是买定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轻笑了一声,凉凉戳穿道:“你在撒谎。”

    前台小|姐眼底闪过一道慌意,但很快被她压制住,继而又道:“什么撒谎,刚才你又不是没看见,是邢特助把电话挂断的,又不是我,你不想买包包,也不要胡乱冤枉人。”

    女人装作很是无辜的样子。

    苏迷听到邢云阳的名字,眉梢挑了挑,扯唇笃定道:“他应该会过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做梦罢你!”

    前台小|姐嗤声讽刺。

    苏迷不火也不燥,只道:“一会你就知道,我是不是在做梦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,你耍赖不想买,就不要找其他借口,好嘛!”

    前台小|姐看上去很生气,猛地把手里的本子一摔,豁然起身,道:“你这种人,真是……!”

    “她这种人怎么了?”

    低磁深沉的男音,猝不及防的响起,在空旷而安静的一楼大厅中,显得异常突兀。

    苏迷唇角勾了勾,看向满脸盛怒的前台小|姐,免不了俗的有些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然而,前台小|姐将视线落在苏迷身后,不远处的电梯口,那道俊逸挺拔的身影时,却是完全不同的感受。

    那是……尉董事?!

    前台小|姐任职接待整整三年,见到男人的次数,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但那张精致到无可挑剔的脸,却深深的刻印在她的脑海里,她以为再次见到他,必定能第一时间认出他。

    可突然见到眼前的男人时,她却有些恍惚,竟恍然觉得眼前的一切,并不是真实存在。

    甚至当西装革履的男人,一步朝她走来,站定在距离她一米不到的位置时,前台小|姐始终无法相信,这一切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直到——

    “她这种人怎么了?嗯?”

    男人又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前台小|姐怔了怔,眼角的余光,又看见邢云阳匆匆走出电梯,朝这边跑来。

    她这才彻底清醒!

    “尉董事好!”

    前台小|姐猛地九十度鞠躬,结果一不小心,脑袋撞到接待台外的边缘高台上,痛吟出声的那瞬,额头显然撞红了一大块!

    “好疼,唔!”

    “她这种人怎么了,回答我。”

    尉劭仿佛没看见她的伤,甚至说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他护内,更不是心慈手软的男人。

    不管对方是男还是女,谁敢欺负他的女人,他就不会放过!

    苏迷原本只是想,利用前台小|姐想要包包的心理,让她通传一声,不管是邢云阳,还是尉劭,听到她的名字,一定会同意见她,可她没想到,前台小|姐会故意骗她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事对苏迷而言,不是什么大事,很多人面对这种誘惑都会产生歪心思。

    苏迷扁扁嘴,清晰感受到男人周身迸出的凛冽戾气,不由转过身,来到他面前,轻轻扯了扯他的袖口:“好啦,我有重要的事找你,咱们上去说。”

    男人眉头皱了皱,似乎并不想放过企图欺负她的人。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伸手挽住他的胳膊,二话不说,直接拽着他往电梯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迷迷。”

    尉劭不满出声。

    “好啦,别生气啦。”

    苏迷摇摇他的胳膊,红润的唇,微微噘起。

    尉劭低头见到这一幕,眼底猛地一热,下刻赫然收回被她挽住的胳膊,脸色又冷了几度:“我分明是为你气不过,你竟然还维护她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口吻,很是不爽,似乎真的生气了。

    当尉劭收回手的那一瞬,苏迷清晰感觉到,心底蓦地一空。

    僵在半空中的手,缓缓收回,苏迷舔了舔|嘴唇,眨眨眼望向他,下意识的哄讨的语气,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考,直接脱出:“你要怎么样,才能不生气?”

    尉劭唇角勾了勾,眼底尽是得逞之色,当即握拳凑在唇边,轻咳了一声:“你亲我一下,我就不生气。”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这才意识到,男人是在故意骗她。

    回身望向随后跟来的邢云阳,苏迷眼珠子转了转,再度拽起尉劭的胳膊,疾步走进电梯。

    “boss!苏小|姐!”

    电梯门关闭那刻,邢云阳被硬生挡在外面。

    电梯徐徐上升,苏迷飞快扫了一眼摄像镜头,出声问道:“这摄像镜头……?”

    “电梯是董事专用电梯,摄像信息,最终储存在我的电脑。”

    尉劭不紧不慢的回答,但过程中,精致突显的喉结,滑动了好几次,满眼尽是期待望着她。

    苏迷见此,反而打消了心中原本的打算,放开他的手,与他保持了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山不来就我,我便去就山。

    尉劭眼底稍稍泛起明显热度,唇齿中探出的猩红,舔了舔衾薄的唇角,随即倾身的同时,伸手精准扣住苏迷的下颌,蓦地抬高,低头吻了上去!

    唇与|舌,在苏迷的口腔里,胡搅蛮缠的掠夺着,迫使与其飞舞纠缠,竭力汲取令他着迷的芳香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吻,男人的呼吸,已然变得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他紧紧勒住那纤细的腰肢,恨不得分分秒秒中,将她揉入自己的骨血里,与他彻底合为一体,仿佛只有这样,她才能时时刻刻的待在他身边,永远不分离。

    苏迷被他勒的有些疼,再加上呼吸不顺畅,刚想伸手推离他,诡异而炽热的触感,猝不及防抵住她的小腹——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