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67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47
    “只是让他们彻底闭嘴,并未取得性命。”

    万俟卿洛轻描淡写出声,径自举步前行,闪身消失在宫墙之中。

    冷旎夭扯唇笑了笑,凭空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几日后。

    梨贵妃是狐妖,企图谋害王上之事,传遍整个曜辰国。

    万俟卿洛在荼蘼的“治疗”下,身体很快好转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又公布一个震撼全曜辰的消息——

    所谓取鲛人血肉与鱼鳍,饮下熬制汤药便能长生,不过只是作为妖狐的桐梨,想要取鲛人内丹,获取容颜永驻,故意联合杜忡传出的谣言!

    消息一经发布,曾剜取心头肉,以及想要获得长生汤的人,瞬间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功夫,清幽居被众人堵个水泄不通!

    所有人势必让清幽居给个交代,这到底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即便娆画舌灿莲花,仍旧无法在短时间内,搞定如此众多的权贵之士。

    苏迷得知此事,立即让人给娆画传了句话。

    小厮赶到前厅,向娆画耳语了一句。

    娆画闻言,紧皱眉头倏展,冲众人扬眉道:“这鲛人由黑市拍得,懂得熬制长生汤之人,是杜忡,传出食鲛人汤能长生的谣言,是桐梨,若诸位想要一个交代,请去天牢找桐梨,请去黑市找黑市之主。”

    其言下之意,冤有头债有主,若想追究,找罪魁祸首去。

    娆画见众人依旧没有散去,继而又道:“我清幽居与诸位一样,都是受害者,我们都听信了桐梨的谎言,才大肆擒捕鲛人,伤害无辜生命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鲛人汤不能长生,但它却能治病,鲛人更不是无辜善良,否则我们身上剜取的血肉,又去哪了?难道不是被它生吃了么?”

    出声质疑之人,是那位原先失明,后被苏迷医治,暂时恢复视力的男人。

    娆画扬眉轻笑,不动声色念了句咒语。

    但见出声质疑的男人,神色倏怔,瞪大双眼看着前方,久久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下一刻,在场所有喝过长生汤的人,皆不敢置信瞪大眼睛,神色惊慌检查周身各处。

    而最先提出质疑的男人,突然颤着双手,像个瞎子般,四处摸索着,蓦地发出一道尖叫:“我的眼睛,我的眼睛,看不见了!”

    男人满脸惊恐,完全失去了理智。

    “据说那杜忡,被桐梨传授了幻术,想来他是用了幻术,才造出各位暂时百病全消的假象。”娆画好心提醒道。

    众人闻言,内心愤怒之火,瞬间达到极点。

    下瞬,所有人鱼贯而出,急速朝皇宫方向走去,显然是想找万俟卿洛,让他为他们做主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服用长生汤的人中,除了曜辰有钱有权的商贾与朝官,还有其他王城的皇子与王爷。

    当他们共同进宫面圣,身体好转的万俟卿洛,最终没让他们失望,当场便命人前往天牢提人,将其押至午门,施以火刑!

    但还是有人觉得,他们受那么多苦头,这两人却死的如此简单,难免觉得不解气。

    可当他们看见,浑身血肉模糊的陌生男人,与面目全非的女人,心中疑惑的同时,忍不住去猜测。

    难道这两人是桐梨和杜忡?

    倘若真的是,那还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快事!

    所有人暗自思索之际,万俟卿洛乘坐步辇,来到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眼下你们见到的,便是桐梨与杜忡,本王之前的荒诞行径,皆受两人施下的蛊毒所控,先前有关鲛人传言,亦是二人背后一手促成,今日,本王便要当着各国诸位,以及天下人的面,将这二人施以火刑,咳咳。”

    万俟卿洛神色微怒,说着说着,突然咳嗦起来。

    旁边的宫人总管,连忙走上前,却被他抬手支退,继而命令道:“行刑!”

    “是王上,下官遵旨。”

    负责监督行刑的官员,连忙颔首。

    紧随着一声“行刑”令下,两名壮汉各持一支火把,来到两人面前,垂手将他们脚下的稻草点燃。

    “蹭”地一声,炙热的火焰,高高窜起,火势迅速蔓延两人的衣衫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疼!好疼!”

    被烈火烧灼的桐梨,神色癫狂的大喊。

    杜忡却一声不吭,仿佛丝毫感觉不到痛感。

    万俟卿洛目光沉沉,静静望着两人,唇角勾勒一抹极淡弧度。

    然而未展开的笑意,却在下一刻,硬生生僵在唇边。

    胸腔一阵气血翻涌,万俟卿洛猛地捂住心口之际,当场大吐一口鲜血:”噗——!”

    “王上!”

    众宫人与侍卫,惶然出声,急忙上前查看。

    却不想,拥挤人群中的两名商人,以及落座高位的异国皇子与王爷,皆在同一时间,口吐鲜血——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众人包括万俟卿洛在内,对眼下突然发生的状况,异常的不解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一道清冷醇潺女音,不知从何处,传入众人的耳中:“杜仲使用药引所设的幻术,与鲛人体内血液相冲,以此产生剧毒,眼下只有一人,能救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谁在说话?”

    众人四处张望着,找了一圈,仍然没发现可疑之人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再说话?

    众人不知道,万俟卿洛却知道。

    垂眼望着锦帕上的暗紫毒血,无奈勾了勾唇,蹙眉问道:“谁能解此毒?”

    藏在暗处的苏迷,见万俟卿洛如此配合,无声轻嗤,随即吐出两字:“鲛人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先是一怔,继而追问:“要如何才能解毒,难道还要喝鲛人血肉熬的汤?”

    苏迷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视线落在那一张张自私而丑陋的脸,眸底泛染幽幽冷意。

    人的私欲,是多么的可怕。

    听到有关长生的谣言,便大肆擒捕鲛人。

    得知长生是假,身中剧毒后,仅仅提到鲛人能解毒的字眼,他们又动了残忍到极致的念头。

    难道,鲛人比他们低上一等,鲛人的生命,不是生命?

    苏迷倏尔闭上双眼,竭力压制弑杀众人的危险戾气。

    事情已做到这一步,为了即将完成的任务,无论如何她都要忍下去!

    苏迷睁开双眼,藏匿暗处身影,凭空而起的同时,逐渐现出属于鲛人的艳绯鱼身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