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66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46
    “摆在眼前的事实,难道你还想自欺欺人,当个睁眼瞎?”

    苏迷嘲讽讥笑,轻慢道:“如你所言,我是鲛人,更是你们为了一己私欲,传出谣言,促使整个苍穹大陆,进击南海,大肆擒捕的鲛人一族。”

    少女慢条斯理说着,言谈举止中,丝毫不显愤怒。

    曲水对其的态度,更加难以捉摸。

    但下刻,随着一道流光飞逝,再度化为人身的苏迷,闪身来到他面前,嘴角勾勒一抹阴鸷到极致的冷笑——

    “你欠我九十八刀,刀刀将我血肉,削成薄片,放尽我的鲜血,拆完我的鱼鳍,又用鼎炉熬制七七四十九日,你说,我该如何让你还完欠下的债?”

    曲水鼻翼翕动着,唇角启了又合上。

    思忖良久,沉声道:“即便你说的是真,但亦只是上一世,这一世的我,并没有这般对你!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我临时变为人身,又设计假装寻鲛人报仇,找了个假鲛人顶替,你觉得眼下被天下人求得长生汤的鲛人,又会是谁?”

    苏迷冷冷看着垂死挣扎的曲水,唇角冷勾的同时,挥刀便剜下第二片鲜嫩人肉。

    “二。”

    少女唇角轻启,吐出一个数字。

    紧接着,施力再是一刀,又继续往上叠加数字:“三……。”

    曲水想要挣扎,想到躲开,可站在原地的双脚,相似灌了铅,动弹不了丝毫。

    桐梨怔怔望着眼前的一幕,不由嘿嘿笑了起来:“呵呵呵,好,割的好,曲水,你也今日,真是老天开了眼,哈哈哈!”

    曲水机械化转过头去,看着血肉模糊的女人,眼中尽是复杂之意。

    而后望着面色沉静,却削取他血肉的少女,艰难出声道:“是她,我是为了她,鲛人的内丹,能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仅仅只为了能容颜永驻,所以你们便将鲛人族逼上绝路?曲水,你跟她没有区别,你们都该死!”

    “是,都该死,我们都该死,哈哈哈,都该死!”:

    桐梨似乎因大受打击,整个人有些疯疯颠颠,一会哭一会笑,神智极不清醒。

    “聒噪。”

    苏迷倏地蹙眉,冷冷眯起眼,扬手迸出一道水柱,随后在桐梨的面前,形成半透明的屏障,视线落在上面之时,清晰看见血肉模糊的脸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这不是,这不是我,不是我!不是!”

    桐梨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惊吓,蓦地握住双眼,却触及血糊糊的一片,她吓得心儿都在颤抖,整个人魂不附体,完全崩溃!

    苏迷见此,唇角勾出冷意凛然的笑,手下的动作不停,继续削取曲水的血肉。

    直到削取九十八片,苏迷收回刀子,转身看向神智不清的桐梨,弯唇笑道:“想要变美么,吃了他的肉片,一定如你所愿。”

    话落,少女头亦不回离开。

    只剩下瘫坐在地,浑身血肉模糊,却留有一口气的曲水,以及听到她的话,想饿极了的疯狗似得,爬着前进,徒手抓起地上沾有灰尘的肉片,急急塞进嘴巴里……

    *

    刚出牢房。

    一袭青琉翡漪织锦衣的冷旎夭,倚在墙角,轻挑眉眼望向她。

    “真看不出来,你这小丫头,竟然这么狠,那臭小子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他知道与否,没有丝毫大碍,毕竟我的狠,只针对别人,对他,我疼|爱还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苏迷淡笑出声,随即想到了什么,忽而轻嗤:“冷叔叔,你是漾父母的旧友,我便称你一声叔叔,故而,你跟万俟卿洛暗箱操作的事,我会当做不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?!”冷旎夭闻言微慌,面上闪过心虚之意。

    苏迷满意勾唇,又道:“今日之事,相信你我、他,都会守口如瓶,哦,对了,半月后,是我与漾成亲的日子,若愿意赏脸,届时或许能见见友人。”

    话落,少女微微颔首,举步离开。

    直到那一抹艳绝红影,彻底消失,身穿白色宽袖锦袍的万俟卿洛,从暗处走出。

    “喏,我早便说过,这小丫头深藏不露,你偏生还要推波助澜,这下子可好,日后但凡她有所求,你答应不答应,都得答应。”

    冷旎夭撇着嘴切声道,神色异常的不爽。

    万俟卿洛眸光沉了又沉,垂眸苦涩一笑:“能见她一面,即便费尽心思又如何?”

    冷旎夭轻叹:“值得么,你明知道,你在她心中的位置,何苦执念太深?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你又为何故意假装被抓,一而再再而三的帮我?”万俟卿洛嗤笑,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冷旎夭又是一声重叹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,苦笑道:“是啊,心中藏有执念的,又怎会只有你我,窝在黑市的云家主,岂不是同样执念沉重,却偏生自欺欺人,到头来,骗不了她,又骗不了自己,真是痴儿。”

    万俟卿洛扬眉,轻嗤:“你在浮屠寺几年,倒是看透许多,此时事情算是告一段落,荼蘼那边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小和尚,几碗酱香红烧肉,几坛子桃花酿,轻轻松松搞定。”冷旎夭异常笃定。

    以前他见那人,每次都是拿好吃好喝的,去哄荼蘼做事,百试百灵。

    “能搞定便好。”万俟卿洛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冷旎夭挑眉,朝里面努了努嘴:“那小丫头虽然狠,但没狠到骨头里,最后还是留了他们一命,你准备如何处置那两人?”

    万俟卿洛没再开口。

    然而原本温润眉眼,却无形幽冷几分。

    他在原地站定片刻,随即面无表情的转身,走进了牢房。

    冷旎夭轻勾唇角,看着男人浕冷身影,笑意更深。

    求而不得,才是这世上最毒的东西。

    它能轻易改变一个人,让人变得面部全非,再回不到从前。

    冷旎夭依在墙角,等待了片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。

    一身洁白锦袍的万俟卿洛,衣袂翩翩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来到冷旎夭身边之际,一股浓重腐蚀味道,扑鼻而来,顿时熏得冷旎夭蓦地捂住鼻子,打了个响亮的喷嚏:“阿嚏——!”

    “你这男人,还真是狠毒,他们都成那般模样了,你还用化骨水将他们化为两汪血水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