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62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42
    桐梨因曲水背叛,移情别恋了万俟卿洛。

    发现作为替身存在之时,决定与曲水共享长生,但此时又临时变卦,曲水自然不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报复桐梨最好的方式,便是让万俟卿洛变心,不再只宠她一人,彻底将她抛弃!

    而唯一的途径,便是——扩充后宫!

    不知何原因,向来深情的曲水,竟会如此狠戾。

    看来定是有人在背后,推波助澜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春华楼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

    女人难以自持发出一声尖叫,紧紧抱住男人的腰身,神色间尽是满足。

    这男人果真很强,每次都折腾的她快活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眼下的女人,正是清莲。

    自打上回曲水(倪云敬)离开后,每隔几日便会前来找她。

    但每次来的目的,都是与她做那档子事。

    清莲虽知这男人,为了发泄才来找她,可她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,只要最后能给她一个名分,发泄便发泄,左右她喜欢的,不过是他的身份与金钱,而不是他这个人。

    清莲的想法很纯粹,谋财谋名分,别的并无所求。

    可惜,她的如意算盘,尚未打响,男人突然起身,简单清理后,留下几张银票,便穿衣走人。

    清莲见此,心下一慌:“倪庄主!您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怎么?嫌少?”

    曲水冷笑一声,又拿出几张银票,拍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若是别的客人,给她这么多银票,她早便笑不拢嘴了。

    可眼下,清莲却心神惶恐。

    前几次离开,他从未给她银子,那便说明,他还会再来找她。

    此时给她这么多银两,明显是要跟她了断!

    只要想到即将到手的名分,突然从掌心飞离,清莲心里那叫一个慌,连忙跑下榻,抱住曲水的腿,不让他离开。

    “不要走,倪庄主,清莲不要钱,亦不要名分,只想安分守己陪在您身边,做个乖巧听话的女人,求求您不要丢下清莲。”

    曲水冷眼看着她,缓缓蹲下,伸手扣住她的下巴,眯起了眼眸。

    “给你钱,便乖乖收着,至于你心底那点小心思,我劝你还是早点打消,我的女人,绝不会是一个万人|骑的妓|女。”

    曲水残戾出声,猛地将她一推,头亦不回的冷酷离开。

    清莲怔怔坐在地上,满眼皆是不甘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这男人最后还是从她手中飞走。

    不过他说的对,是她痴心妄想了。

    依他在江湖上举足轻重的地位,娶谁都不会娶她,这个有钱便张|腿的风尘女子。

    清莲自嘲笑笑,丝毫不顾身上狼藉,起身将桌面上的银票收起来,径自走向屏风后,洗去男人留下的气息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出了春华楼的大门。

    曲水刚下台阶,迎面便看见一道熟悉身影,站在对面的街角,不敢置信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在这里?”

    粉衣女子望着他,神色异常惊讶与失望。

    “你怎能来这种地方?”

    “男人寻欢作乐,天经地义,我想来便来,你又是我的谁,管的着么?”

    曲水第一眼,便认出那女子是易容后的桐梨。

    但她此次前来的目的,想都不用想,便能猜的出来。

    不是万俟卿洛,又会是谁?

    曲水凝眉,冷冷看了她一眼,转身便朝别处走去。

    “曲,倪云敬,你站住!”

    桐梨见他冷然离开,心中更是气恼,猛地皱起眉头,小跑追过去。

    前面有个小巷子,桐梨快步跑到他身后,拉住曲水的胳膊,扭身将他拽进去:“曲水,你到底想怎样?”

    “我想怎样,你说我想怎样?是你背弃了我,此时又在质问我?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你给卿洛下毒,你以为我会过来,曲水,我不欠你的,是你先欠我的!”

    在桐梨看来,万俟卿洛突然冷落她,又扩充后宫,定是曲水在他身上做了手脚,否则他不会那般转变。

    他欠了她,理应偿还与弥补。

    但曲水认为,他做得已经够多了,不再欠她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而且,她是为万俟卿洛而来,这才是他在意的重点!

    “不必再说,我们今后两不相欠,最好不要再见面。”

    曲水猛地挣开她的手,转身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走!”桐梨再度拉住他,蹙眉道:“最后一次,只要你解开卿洛身上的病症,你我便彻底两清。”

    “桐梨,我欠你的,不欠万俟卿洛,他是死是活,与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曲水算是铁了心,任桐梨如何威逼利诱都没用。

    最后,桐梨实在无奈,沉声道:“你若不解除卿洛身上的怪病,我便将你谋害倪老庄主的事,公布于众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能干净到哪里去?若是万俟卿洛知道,你非人的身份,你觉得,他还会留你在身边?”

    曲水不怕她跟他摊牌。

    即便她将那些事,全部公布于众又如何?

    此时的他,早已一无所有,没什么好失去的。

    桐梨没想到,这男人狠起来,竟然这般无情,娥眉紧拧,斟酌片刻后,忽而放低了姿态:“曲水,我求你,算我求你,都说爱是成全,看来以往的情分上,最后帮我一回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你求我?为了别的男人,你竟然开口求我?!”

    曲水永远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当初桐梨发现他别的女子往来,做出那般惨烈决然之事。

    在他心目中,她性子拗执,十分要强,从来不会向他低头。

    但眼下,她竟然在求他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曲水蓦地冷呵,眉眼间尽是浓浓嘲讽意味。

    桐梨没有说话,满眼认真望着他。

    但曲水却始终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直到当她以为,他不会答应,正想开口劝说之际,曲水徐徐开了口:“你若想救他,必须利用那头妖狐的内丹,催动它的力量,将万俟卿洛体内的蛊虫,尽数引出,再用那枚内丹炼化便可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简单?此法对我或卿洛,可有影响?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能让他完全配合你,对你们没有任何影响。”

    曲水神色冷淡而认真,似乎并不像是撒谎。

    桐梨蹙眉想了想,再度不放心的问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你若不信,那边算了。”曲水丝毫没有解释的意思,挣开她的手,便朝巷子外走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