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60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40
    眼下的杜忡,无意便是曲水。

    昨晚通过宫中眼线得知,万俟卿洛今日会来清幽居,他立即赶过来,进入杜忡的身体。

    这该死的男人,霸占原本属于他的女人,整整数十载。

    眼下终于来了机会,无论如何,他都不会放过,势必要亲手剜取他的心头肉!

    若是可以,他那颗心,他亦要一并挖出来!

    万俟卿洛没想到,熬制长生汤,还需剜取心头肉,眉头不由皱了皱。

    “心口取些肉而已,不会很痛的,王上且放心。”桐梨以为他徒生退意,连忙开始哄劝。

    其实,即便她劝或不劝,万俟卿洛都没有说不的权利。

    毕竟这是在微生漾面前,若让他娘亲知道,只是取些肉,他万俟卿洛便怂了,日后还如何有颜面见她。

    万俟卿洛缄默片刻,终是颔首答应。

    但他有个要求,那便是让桐梨陪着他。

    桐梨心里是极其拒绝的!

    她进来的时候,便看出杜忡身体里,是曲水的魂魄。

    如今她再次背弃了他,曲水必定心中有怨,若是他发起疯来,在万俟卿洛说些什么,那她便完了!

    可当她想要拒绝的时候,仔细一想,又改变了主意——

    倘若她在场,曲水说起混话,她还能阻挡一二,但若不在场,她连挡都挡不了!

    “好的,王上,梨儿陪着您。”

    杜忡闻声眸色一沉,冷着脸去做取肉准备工作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使用完麻醉草的万俟卿洛,躺在长桌上,神智渐渐模糊。

    紧接着又过了一会,彻底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桐梨见此,连忙四下查看,随即道:“先前我说的话,你当我没说,我决定还是呆在万俟卿洛身边,你,你还是另外找别的女人,好好过日子罢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过日子?”

    曲水冷声嗤笑,眉眼间迅速凝聚一层阴霾:“好啊,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,我便如你所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桐梨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结果下一刻,便听见曲水阴测测的开了口:“让我睡一次,就在此处,只要你答应我,等熬制完长生汤,我便离开曜辰国,永远不会再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曲水!你疯了?!”

    桐梨万万没想到,他会提出这种要求。

    但她没想到的,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曲水见她反应异常激烈,似乎极其不愿,心中冷意更甚,立即念出一道口诀,桐梨便不能动了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!”

    竟然拿她传给他的东西,反过来对付她,真是该死!

    眼见曲水来到她身后,伸手便要作为,桐梨蓦地冷声道:“你若敢碰我一根毫毛,我立刻毁了那头妖狐的内丹!”

    “你若想毁,那便毁,但有件事,忘记告诉你,内丹若是没了,那头狐狸不会再忌惮,定然第一时间冲破枷锁,将你我一并吞吃。”

    曲水冷冷笑道,言语中似无开玩笑的意思。

    但桐梨显然不信。

    正当她想要催动内丹,腹中忽而传来一阵剧痛:“唔!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你到底在内丹上,动了什么手脚?”桐梨痛的冷汗直滴,声音都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曲水不紧不慢笑了笑。

    缓缓的,凑近她的耳边,轻笑道:“将内丹给你的那刻,便与你的身体相互融合,你若毁了,你亦便不复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王八蛋!曲水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桐梨愤然咒骂,尖锐的声音,几乎穿透人的耳膜。

    “嘘,小声点叫,否则若是被人听见了,你的贵妃之位,便要保不住了。”曲水得意扬眉,随即扣住她的腰身,掀起裙摆的那瞬,便直接占|有了她!

    “唔——!”

    桐梨万万没想到,他会突然闯进来,禁不住轻吟了一声。

    曲水动作不停,专找她敏|感的部位,狠狠的|zhuang!

    “啊!别,轻,轻一点。”

    桐梨神色难耐,被曲水折磨的难以自持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被他猛地一番动作,身子蓦地朝前一倾,碰到万俟卿洛身上。

    桐梨当下便瞪大双眼,紧紧捂住嘴巴,不让自己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曲水见此,更加的过分,几乎将她按在万俟卿洛身上。

    桐梨快要被他折磨疯狂,整个人又兴奋又害怕,几近崩溃。

    “嘴上说不要,身体却如此诚实,桐梨,你跟别的女人,终究没有太大区别。”曲水讥笑出声,言辞中嘲讽之意,异常的明显。

    桐梨原先只当他故意刺激她,谁知男人的下一句,却令她当场冷了脸。

    “其实还是有些区别,毕竟你已经不年轻了,比起花楼里那些稚嫩的小姑娘,你实在是……松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贱|男人,你他|娘的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曲水的话,对于桐梨而言,无疑是致命伤。

    虽然以往服用许多驻颜草药,但她的身体,却不再年轻。

    桐梨怒不可遏,若不是万俟卿洛躺在长桌上,她恨不得当场掀桌!

    但紧接着,她便冷静下来,嗤声道:“这不是我的问题,而是你的问题,你那根丁点东西,比起万俟卿洛的,相比于竹筷子和擀面杖,根本没有可比性!”

    话落,曲水倏然一怔。

    但下刻,他眉眼倏沉,用实际行动来证明,即便是根竹筷子,照样能弄|死她!

    *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水牢墙壁后的暗室。

    微生漾站在一幅画面前,透过小孔,蹙眉观望着杜忡与桐梨。

    这时,苏迷走了进来,扬眉问道:“他们此时在做甚?”

    “他们在打架。”

    微生漾神色认真的答。

    苏迷走上前,探头而望——

    透过小孔,清晰看见杜忡与桐梨上身着装整齐,但脸上的神情,以及杜忡的动作,显然是在做那档子事!

    “闭上眼,不许看!”

    苏迷蓦地扬手,紧紧捂住微生漾的眼,同时冷声呵斥。

    这间暗室,四周布下结界。

    他们站在暗室中,能听见水牢中的所有谈话,但外界却听不见他们的声音。

    而那道小孔,其实没多大用处,只是能看见腰身以上的位置罢了。

    可即使杜忡与桐梨,上身衣衫完好,但她还是无法忍受,她的男人看到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微生漾未有丝毫挣扎,径自站在原地,任由她捂着眼睛。

    片刻后,绯薄唇角微启:“迷迷,我……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