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55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35
    夜色如水。

    微凉的风,迎面吹拂,微生漾连忙将苏迷拥入怀中,伸手拢了拢她的衣领。

    “都说夜里凉,让你多穿些衣裳,若没我替你挡风,染上了风寒,吃苦头的还是你。”

    听着男人苦口婆心的话,苏迷勾唇笑了笑:“知道啦,我会注意。”

    微生漾经常一会一个样,她早已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但她习惯,并不代表别人亦习惯。

    坐在地上施法的阐幽,不满蹙了蹙眉:“你们能不能小声点!”

    微生漾当下便沉了脸。

    苏迷连忙扯了扯男人的衣袖:“乖啦,他在施法,别去打扰他。”

    微生漾冷哼一声,看在苏迷的面子上,没再出声。

    这时,阐幽忽然抬手一指,指向正西方向的位置——

    “他们在西方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的同时,苏迷与微生漾立即进入结界,快速飞向正西方。

    须臾。

    两人在废旧别院门前落了脚,抬眼但见牌匾上“冷宫”两字,苏迷眸色微沉。

    每个嫔妃被打入冷宫,都想着能有出去的那一日,但真正能出去的,又有几个?

    到了最后。

    她们要么凄凉一生,要么变得疯傻,要么惨死在里面,几乎没有一个落得好下场。

    以至于整个皇宫里,阴气怨念最重的地方,便是眼前的冷宫!

    可对于那些妖物而言,眼前的冷宫,无疑是最佳的修炼场所。

    即使冷旎夭是狐仙,归根究底仍然为妖出身,阴气对他而言,百利而无一害,难道他们不怕他借机修炼,逃出去?

    若是不怕,那必定用了法子,成功禁锢住他,让他无法逃脱。

    而苏迷敢断定,那法子定然不简单!

    两人站定片刻,穿墙而入的同时,立即放出神识,探查冷宫里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直到苏迷探查到,院中一颗桃树时,忽而睁开了眼睛,立即冲微生漾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后者连忙揽住苏迷的腰身,旋即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再次出现的同时,两人落脚于一处暗道。

    狭窄逼仄的暗道中,散发着潮湿的水汽,以及难闻的腐烂气息。

    苏迷蹙了蹙眉,与微生漾举步朝前走。

    结果刚拐了几个拐角,便听见前方传来倪云敬暴怒的声音:“你怎会救不了她,我不信,一定是你不想救!”

    “你说对了,本公子确实不想救,你又能奈本公子何?”

    慵懒男音半含沙哑,声线极具魅|惑力,纵使连苏迷,听了都觉得心下微撩。

    这道声音,便是传说中艳名远播的冷旎夭?

    苏迷满心好奇,莫名想要见见,这等惑乱前太子的男子,是否真如传言所说的好颜色?

    刚思至此,腰间忽地被身边的男人,拧了一下!

    苏迷连忙屏住呼吸,转头看向微生漾,眼神询问着,干嘛突然捏她。

    微生漾冷着脸,看起来异常不悦。

    至于原因。

    上次饮了她的血,便与她心意相通,但凡她有极其明显的情绪,他变成感受到。

    方才老狐狸说话时,即便他们没心意相通,亦能看出,她对老狐狸的浓厚兴味。

    微生漾表示很不爽,心里特别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她只能是他的,除了他以外,她绝对不能对任何生物,表现出趣味,否则……

    他绝不会轻易放过!

    但他其实并不知道,女人都有一颗八卦的心。

    得知冷旎夭的往事,自然想要见见真人,好比如那个黑市之主,苏迷同样想知道,他跟他娘亲的故事。

    只不过唯一的区别是,她只是在遇到时,好奇心作祟一把,而不会主动去怎样。

    但见男人写满不高兴的脸,苏迷后知后觉意识到,他突然不高兴的原因,勾唇笑了笑,当即秘术传音道:“我只是好奇,没有别的意思,相信我好么?”

    微生漾撇过头,继续闹别扭。

    苏迷无奈,只得动作轻柔,倾身在他唇上吻了吻:“乖,不生气,等回去了,任由你处置,嗯?”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!”

    微生漾得到想听的话,突然改变态度,笑意凛然道。

    苏迷见此,这才发现自己上了当。

    可能怎么办?

    谁让他是自己喜欢的男人呢。

    当然是……原谅他啊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相比起这边的打情骂俏,另一边却是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倪云敬抱着昏迷的桐梨,同冷旎夭说了半天,后者仍然不愿救她。

    气愤之下,他索性又给冷旎夭施加一道枷锁,愤愤抱着桐梨,从别的出口离开。

    直到倪云敬的气息,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一道惑人男音,慵娆响起:“出来罢。”

    苏迷与微生漾稍稍一怔,相互望了望,缓缓迈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但见逐渐宽敞的暗道中,一只巨型青碧狐狸,琵琶骨被尖锐弯钩穿透,双手双脚被数道寒铁锁链,死死锁困与石柱之上,丝毫不得动弹!

    苏迷神色微讶,但转念一想,又觉得正常。

    毕竟对于曲水而言,冷旎夭是害死万俟闻乾的罪魁祸首,眼下这般锁着他,已然还算是仁慈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青碧狐狸忽而神色冷凝,望着微生漾,冷然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老狐狸,你连我都忘了,是不是老年痴呆了,还是被两个丑东西,给折磨傻了?”微生漾嗤咦哼声,满脸嫌弃的模样,丝毫不相信,当年他是自家老子的得力干将。

    苏迷扯了扯他的衣袖,随即道:“我们是受锦歌他们的嘱咐,前来救你,你眼下是跟我们离开,还是继续呆在这里?”

    冷旎夭闻声轻笑:“小丫头,你为何会觉得,我要继续呆在这个鬼地方?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,她亦觉得你傻。”

    微生漾白了他一眼,催促道:“一句话,走还是不走?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是墨什么人?”

    冷旎夭清晰感应到,他身上有与墨相同的气息,却不知他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“老狐狸,你还真忘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他父亲。”

    微生漾正气冷旎夭,将他忘记,苏迷打断他的话,直接道明了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冷旎夭闻声一怔,神色顿时产生细微变化,出神望着虚空一点,狐狸眸中闪过多种情绪。

    像似早已料到,像似不想相信,又像似难涩复杂与释然。

    “她竟有了孩子……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