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19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51
    求她?

    求她奶奶的腿!

    苏迷冷呵讥诮,暗自骂了句脏话,直接将电话挂断。

    结果过了几天。

    苏迷从林安杰那里得知,雷艺玲找到他,让阿赞明将赵吉磊、藤田俊三人身上的情降解开,还在他那里,请了一块旺桃花的佛牌,成功傍上了蒙庆。

    知道这件事的那一刻,苏迷整个人的三观,都被颠覆了。

    这蒙庆,口味略重啊。

    可转念又一想,商场上的男人,换女人如衣物,免不了穿到别人穿过的衣服。

    至于别人穿几遍,多少人穿过,只要他穿的开心,那一切都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得知雷艺玲有了后盾,苏迷所有的心思,都放在戴旭贤、阿赞琅还有林安杰身上。

    为了以防万一,她索性让林安杰,到她家里住下。

    林安杰起初不同意,结果苏迷说,有可能要渐渐淡出佛牌圈,一些很重要的客人,想要交给他。

    不管是出于苏迷这份心,还是大量的客源,林安杰最终冒着“巨大的风险”,在她家里住下。

    结果并不像他所想,阿赞祭非但没针对他,反而很客气礼貌。

    林安杰不得不承认,苏迷果真是驭夫有道。

    但他不知道的是,每当夜深人静时,苏迷必须使出浑身解数,成功给老醋夫顺毛,让他饱餐一顿,才能保证林安杰的安全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且说另一边。

    阿赞琅本想先将林安杰与雷艺玲除去,结果林安杰没找到,又得知雷艺玲傍上了蒙庆,心中甚是气愤。

    但苏迷有阿赞祭护着,她不能贸然妄动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阿赞琅只得如约来到蒙庆留下的地点。

    废弃水果加工厂里。

    一身豹纹紧身裙的雷艺玲,坐在蒙庆怀里,见到阿赞琅时,得意挑了挑眉:“好久不见啊,阿赞琅法师。”

    “贱|人就是贱,真不知道,你这种女人,为什么还会有男人要你?”阿赞琅冷笑嗤道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贱|人,有种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雷艺玲愤怒起身。

    阿赞琅还未开口,雷艺玲忽然笑道:“你以为戴旭贤又能干净到哪里去?他睡的女人,比我睡的男人多了去了,你不是一样对他死心塌地,不是贱,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的意思是说……。”

    阿赞琅冷眼倏眯:“你跟旭贤也睡过了?”

    雷艺玲眼神微滞,用余光看了看蒙庆,精致妆容眉眼,微微上扬的同时,血红唇角轻勾:“我跟他是清白的,你可不能瞎说。”

    这话虽然在否认,但在蒙庆看不到的角度,那张扬肆意又嘚瑟的眸光,完全就是……挑衅!

    “既然你这么喜欢男人,那我多送你几个,一定狠狠满足你!”

    阿赞琅眸中迸出阴森戾光,猛地冲上前,将一直藏在手中的粉末,扬手洒向雷艺玲等人,立即念出咒语,催动尸骨骨粉。

    只是顷刻间,眼神无比清明的蒙庆与保镖们,突然变得空洞木讷。

    他们缓缓来到雷艺玲身边,将她团团围起,伸出双手撕扯着她的裙子。

    而嗅到骨粉的雷艺玲,神色呆滞,像木偶一样,没有丝毫拒绝。

    紧接着,废弃水果加工厂里,传来一些不可描述的声音,阿赞琅恍若未闻,径直来到戴旭贤身边。

    “旭贤,旭贤,你醒醒,醒醒。”

    阿赞琅摇着他的胳膊,想要将他摇醒。

    须臾,戴旭贤的睫毛眨了眨,缓缓挣开了眼睛:“琅……?”

    “对,是我,我是琅,我来救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阿赞琅急切出声,拿出一张符咒,往身上一贴,弯身就要将他扛在肩头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她清楚看到戴旭贤的眼瞳,褪去原本的深棕,变为两道竖瞳。

    “你中了降头?!”

    阿赞琅心下倏惊,刚想扛起他,带他离开,心口突然被眼前的男人,狠狠扎了一刀——

    *

    一个小时候后。

    苏迷闻讯赶来。

    还未走进门,阿赞祭突然伸手,将她拦下:“不要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阿赞琅不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苏迷本想说,既然来了,去问问蒙庆到底发生什么情况,结果刚往前一步,突然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。

    皱眉仔细一听,多道男声中,掺杂一道女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女人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雷艺玲?!

    苏迷心下梭然一惊,下意识回头看向阿赞祭。

    后者鼻尖轻嗅,当即皱了眉。

    “是催||情骨粉,一旦男女闻了骨粉,只要念出咒语,便能控制他们的心智,让他们疯狂的行||欢,直到其中有人死去,方能解咒。”

    “那雷艺玲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救她?”

    阿赞祭望入她的眼瞳,认真的询问。

    苏迷虽知雷艺玲的生死,与她无关,但见死不救这种事,她似乎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要怎么救她?”

    这是她比较关心的。

    如果需要费很大功夫,面对自己的男人,与别人的性命,无论何时,她都会选前者。

    想了想,苏迷不放心的又问:“你不用进去罢?”

    “你想让我救,还是不想?”阿赞祭轻勾唇角。

    苏迷蹙着眉,听他这么问,立马回答道:“如果还要进去,还要进行接触,那就算了,大不了我见死不救!”

    她到底还是个俗人。

    但凡关乎于他,下意识都会顾忌很多。“

    阿赞祭扣住她的后脑勺,在她额上吻了吻,轻笑安慰:“放心,我跟她同出一门,念出解咒咒语即可。”

    苏迷听他这么说,这才点了点头,朝旁边挪了挪。

    阿赞祭站在门前,抬手拿下半脸面具,同时念出极其繁复的咒语。

    苏迷站稳脚,稍稍抬头,就看见男人手中,拿着半脸面具。

    她猛地瞪大双眼,倏然抬眼望去,竟隐隐看到有墨色暗光,从阿赞祭另一半面孔迸出!

    脸还能发光?

    还能发暗光?

    苏迷不敢置信伸出头,正要去看他的另一半脸,结果阿赞祭突然将半脸面具,戴了回去,转头望向她:“好了,我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好了?”

    话落,里面突然传来女人的尖叫声与咒骂声。

    看来确实是好了。

    苏迷轻轻颔首,拉住阿赞祭的手,匆忙离开。

    一路上,她不停询问着,什么时候才能一睹他的全部真容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