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18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50
    阿赞琅神色微滞。

    放眼望向院子里的长裙女人,眼眸倏眯,唇角冷勾道:“看来师兄的法力,比以前更高了。”

    修习黑巫术,能行降解降,能操纵生魂与死魂,也能让人永葆青春。

    法力越高强的阿赞法师,本身自带百种法效。

    说白了,他们就是一尊活的百通法体佛,只要他愿意将精血供给,所得精血的女人,便能容颜不老,永葆青春。

    但有必要说的是,只有从小练童子黑巫术的阿赞,才具备此神奇功效。

    当下,面对繁华世界,能住守身不动俗心的阿赞,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阿赞祭常年居住深林,没沾过荤腥。

    苏迷是他第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她得到的,自然是最好最纯的。

    又因阿赞祭曾加持旺人缘、招挑花类佛牌,日积月累,难免沾染法效融入自身。

    拥有苏迷之后,一并过渡给予了她,所以那天雷艺玲等人,见到她时,眼珠子都移不开。

    阿赞琅是降头师,虽对苏迷的影响免疫。

    但她却能将苏迷的变化,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阿赞祭对她的话,恍若未闻,刚想将木门合上,阿赞琅突然用手抵住:“师兄曾说过,会我在需要的时候帮我,现在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祭现在是我男人,做任何事,需要经过我的允许,而且戴旭贤的事,不是你的事,祭没有义务帮你。”

    苏迷来到门口,稍稍靠近阿赞琅,就被男人拥住腰身,又带了回去,牢牢锁在身边。

    阿赞琅见此,不由冷笑:“师兄这么防着我,难道怕我给她下降头?”

    “你还没这个本事。”

    阿赞祭冷着脸轻蔑道。

    阿赞琅脸色有些难看,但她想到此行的目的,半眯着眼,看向苏迷。

    “我希望你放过戴旭贤。”

    “戴旭贤睡了蒙先生的小情|人,又企图谋财害命,现在走到这一步,也是罪有应得,如果你想救他,应该去找蒙先生,而不是我或祭。”

    苏迷温然浅笑,将所有事情与责任,推卸个干净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你在背后出谋划策,蒙庆怎么会跟雷艺玲搭上线,还有那个林安杰,他应该也是听了你的吩咐,才故意跟旭贤合作的,不是么?”

    这些都是戴旭贤的猜想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,自己落得这步田地,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搞他。

    后来躲到红灯区,遇到跟人解降的阿赞琅,得知她降头师的身份,有意跟她攀交,后来顺利睡服她,让她为他打听消息。

    发现蒙庆与苏迷有联系,戴旭贤认定背后搞鬼的人,一定就是苏迷。

    虽不知他们有何恩怨,但既然找到主谋,他势必要搞死她!

    阿赞琅告诉他,之前去岛国帮雷艺玲下情降,曾遇到过师兄阿赞祭,戴旭贤便让她联系雷艺玲,给阿赞祭下情降,以此要挟苏迷。

    可阿赞琅表示法力不如阿赞祭,戴旭贤还是执意让雷艺玲过来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只要有办法让苏迷过不好,那都值得试上一试。

    结果却不想,雷艺玲竟然临时倒戈,突然跟蒙庆合作。

    戴旭贤心想必定是苏迷搞的鬼,又想到阿赞琅跟阿赞祭这层关系,于是让她去找阿赞祭说情。

    但他万万没想到,阿赞琅前脚刚出门,蒙庆后脚就带人将他捕获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苏迷见她这么说,索性大方承认:“如果不是你联系雷艺玲,妄想拆散我跟祭,你以为我会做的那么绝?”

    “那之前呢,你敢说你没算计过旭贤?”阿赞琅冰冷质问。

    苏迷轻呵,扬眉嗤道:“当初林安杰跟他合作,我发现后,阻止了他,在那之后,我跟戴旭贤从未有过交集,蒙庆的小情|人,不是我让他睡的,谋财害命的事,也不是我给他出谋划策,一切的一切,都是他自作孽,跟我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戴旭贤走到这一步,虽有她在背后推动,但那些都是他的选择,与她无关。

    阿赞琅觉得她在推卸责任。

    正想出声反驳,苏迷忽而扬眉道:“如果你真的想要救他,现在应该马上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雷艺玲去了红灯区,好像蒙庆也去了,你现在赶回去,或许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苏迷话音刚落,阿赞琅眉眼冷凝,二话不说,猛地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,戴旭贤给她下了什么药,让她对他这么死心塌地。”苏迷望着她的背影冷笑。

    男人未答,稍稍使了使力,直接将她打横抱起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苏迷瞪大眼睛询问。

    自打那天起,男人一直憋着,现在被他这么一抱,苏迷难免会想到接下来的事,心中莫名有几分胆怯。

    阿赞祭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,唇角勾了勾,轻笑道:“不是说那里还疼么,先回屋休息,放心,我不碰你。”

    “说话算话?”

    苏迷狐疑望着他。

    阿赞祭“嗯”了一声,将她抱进屋里。

    结果当天夜里,某男又以上药的名义,变相得逞了一回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阿赞琅回到红灯区,只看见一滩血水,还有一封信。

    她打开快速看完,眉眼倏地冷眯,咬着牙将信纸撕毁:“雷艺玲,苏迷,蒙庆,我不会放过你们的!”

    *

    当晚。

    雷艺玲从红灯区回到酒店,接到了苏迷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阿赞琅不会放过你和蒙庆,你最好今晚就离开。”

    雷艺玲掩口轻笑,言辞中尽是不屑:“现在戴旭贤在蒙先生那里,她不敢动我,再说我又不怕她。”

    苏迷之所以打这个电话,只为求了心里舒坦。

    当初反利用她,联系上蒙庆,现在成功抓到戴旭贤,阿赞琅一定会报复他们。

    她有阿赞祭罩着,蒙庆有钱,保护他的人,多不胜数。

    而雷艺玲,身边只有三个男|优,一旦阿赞琅找到她,根本无法抵挡。

    现如今,她提醒了,雷艺玲既然不听,那就算了。

    左右最后是死是活,都与她无关。

    “好,那随你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苏迷刚想挂断电话,雷艺玲突然叫住她,轻笑道:“知道我为什么不怕她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求我啊,求我就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电话中,传来雷艺玲异常得意的话语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