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07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39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需要向上级请示。”

    欧阳宏顿了顿,随即又问道:“请阿赞师傅施法,大概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苏迷大致算了下费用,答道:“来回飞机票,加上劳务费,十万块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等请示结果出来,我再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欧阳宏挂断电话,苏迷立马打电话给阿赞祭。

    “帅哥,最近几天可有空?”

    阿赞祭怔了怔:“有事?”

    “没事就不能找你?哼,没良心的男人,你就不想我?”苏迷怒嗔。

    阿赞祭低笑:“你呢,想我么?”

    “想啊,就是想你才打电话给你。”

    在感情上,她除了故意口是心非,平时并不隐藏自己的心意。

    想就想了,喜欢就喜欢了,爱就爱了。

    没什么不好说出口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跟你说件正事,如果最近几天没事,你跟我去趟国内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苏迷将跟欧阳宏的建议,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阿赞祭“嗯”了声,答应道:“好,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,嘴甜的家伙。”苏迷哼声。

    “你可喜欢?”阿赞祭低问。

    苏迷傲娇扬眉:“自然是喜欢,你以后多说说,我更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阿赞祭有求必应。

    苏迷说过,不希望两人相处时,隐瞒各自的感情。

    他一直记在心里,同时做出改变,对她敞开心扉,很快变得习惯。

    后来甚至觉得,这种相处模式,很不错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欧阳宏的办事效率很高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早,苏迷接到他的电话,说是申请公款经费成功。

    她将两人的护照号发给他,预定了下午三点,从曼谷出发的机票。

    苏迷之前问过阿赞祭,施法中需要使用域耶,特意跟欧阳宏提了一句。

    欧阳宏表示,会跟机场那边打招呼,让他们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苏迷这才放了心,随后打电话给阿赞祭,告知此事,两人又在曼谷机场碰头,乘坐飞机,当晚八点钟准时到达长洲。

    两人顺利过了安检,刚走出来,但见身穿休闲服的中年男人,手里拿着的白纸上,写着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苏迷走上前询问,才知道那是欧阳宏本人。

    “欧阳队长太客气了,还亲自过来一趟。”苏迷受宠若惊道。

    欧阳宏任职刑警数年,确认两人身份后,一双睿智慧眼,上下打量着他们。

    视线落在阿赞祭的半脸面具,不由怔了怔。

    刚想说些什么,随即顿了顿,又招呼两人前往停车场:“这里说话不方便,我开了车,咱们车上说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三人上了车。

    欧阳宏边开车,边将目前所有的情况,告诉苏迷,随后嘱咐道:“为了安全起见,我们先行动,将他们全抓起来,你们再处理那些佛牌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苏迷微微颔首,握住身侧男人的手,唇角轻勾。

    欧阳宏正好从后视镜捕捉这一幕,忍不住有些八卦:“两位很熟识?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男朋友,也是全泰北有名的阿赞祭师傅。”苏迷没隐瞒,将两人的关系相告。

    男人闻言,轻勾唇角,显然对苏迷的回答很满意。

    欧阳宏扬了扬眉,没再多问。

    身份不重要,能把事情解决,才重要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欧阳宏载着两人,下榻在警局附近的酒店。

    办理入住时,欧阳宏正犹豫着,是否要问他们住一间?还是分开住?

    苏迷突然出了声:“一间双人房就好,我们住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欧阳宏微微颔首,开了一间双人房,将门卡交给他们才离开。

    两人乘坐电梯上了楼,刚刷卡进屋,苏迷被男人紧紧抱住:“你想好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想好了?”

    苏迷不解,刚转过身,就被男人精准攫取双唇,深情吻住。

    身为情-侣,几天不见,亲热也属正常,但亲着亲着,男人的手,开始变得不老实。

    直到一只大手,覆住她的心口,隐忍克制rou|捏了几下,苏迷才如梦初醒,抓住他的手:“明天还有正经事,你别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一间房,难道不是希望,我们俩发生点什么?”

    男人幽沉眸眼,尽数毫不掩饰的慾||望。

    苏迷被他热烈的眼神,猛地一灼,心里一慌,抬手捂住他的眼,结果下刻就被他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就这么怕我,如果真到了那天,你会不会临阵脱逃?”阿赞祭半含挑衅问道。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屏住一口气,挺直了腰板:“当然不会,你等着,到时候我主动,榨|干||你!”

    “好,我拭目以待,只不过今晚,我要先尝点甜头。”

    话落,阿赞祭弯腰将她打横抱起,猛地走向床边,俯身压下……

    *

    次日一早。

    苏迷活动着酸痛手腕,与精神奕奕的阿赞祭,先后走出房间,前往楼下用早餐。

    由于昨晚过度活动,苏迷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偏生男人还在他耳边,轻声嗤笑:“让你用左手,你还不听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苏迷恶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昨晚。

    她最后妥协,决定帮他一回。

    心想用左手,总归没用右手得劲,谁知他怎么弄,都不出来,害的她拼了老命,整整弄了一个小时,搞得今天连吃饭都困难。

    真是害人不浅的东西,早晚给他割了!

    苏迷愤愤的想,但紧接着想到,以后还有用的上的时候,又暗暗打消了主意。

    “张嘴。”

    阿赞祭突然出声,一勺热腾腾的虾粥,递到她唇边。

    苏迷启唇尝了尝,温度适中,不烫也不冷。

    张口吃下一勺,紧接着又被男人喂了一勺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整碗虾粥已然见了底。

    周围看向苏迷的目光,个个怀着羡慕,心想那男人虽然戴着古怪面具,但另一半的俊美容貌,颜值已超高标准,即便面具下的脸再丑,也能两两抵消了。

    苏迷自从跟阿赞祭交往后,早就对各种眼光,司空见惯。

    神色如常吃完饭,两人回到房间,腻了一整天,当晚十点多钟,才接到欧阳宏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警方已秘密端掉五个传-销分点,董孟(董老师)那尊血祭拍婴,目前在青市郊区,派去的车辆一会就到酒店,麻烦你们过来一趟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