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06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38
    “不!不可以!我的生活才刚刚发生改变,它怎么就丢了呢?!”

    刘女士自说自话,完全陷入自己的世界。

    苏迷多次试图插话,刘女士都没理她。

    直到——

    “你想找回它么?”

    苏迷平淡询问开口。

    顷刻间,喋喋不休的刘女士,仿佛被人掐住脖子般,毫无预警的止了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,无线电波中,传来刘女士满怀期待的颤抖声:“小苏,你能帮我对么?我相信你,你一定能帮我找到它,拜托,拜托了,求求你,我求求你了,没有它,我根本无法正常生活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刘女士在电话里,小声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苏迷早已预料到,但刘女士的情况,比她想象中更加严重。

    没了皇帕雅固鲁,她的生活完全被打乱,情绪也不能得到控制。

    苏迷暗叹,放低声音询问:“还记得是什么时候丢的么?”

    “不记得,我不记得了,呜呜,我真是该死,连它什么时候丢的都不知道,我真是该死!”

    刘女士将所有的错,全揽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苏迷犹豫片刻,建议道:“不如你再请一尊?”

    “不,它是唯一的,无可代替的!”刘女士极其固执。

    苏迷无奈嗤笑:“那你打给我,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希望你能过来一趟,帮我找到它。”刘女士道出心中想法,又怕苏迷不愿意,急忙又道:“你出个价,不管多少钱,我都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钱的问题,而是如果我找不到呢?你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丢的,我怎么找给你?”

    苏迷对此很为难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没有它,我根本无法生活!”

    刘女士的情绪,又开始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苏迷皱眉想了想,忽而眼睛一亮,当即道:“我有一个办法,或许能把它引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引出来?”

    “对,引出来,只要你恢复之前受它庇佑的状态,重新获得同事的友善对待,领导的重视,做一个有自信有主见的女人,或许能将它引出来。”

    刘女士听完,并没有出声,而是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苏迷没有催促,安静等着她的答案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刘女士哽咽“嗯”了一声:“好,我会努力找回之前的状态,努力引它回到我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相信自己,你一定会成功。”

    苏迷挂断电话,迎上林安杰半含兴味的眸光,无奈耸耸肩:“没办法,我们这种人,天生注定挣不了大钱,或者说黑心钱。”

    “我比你黑一点。”

    苏迷扬眉,啧声道:“你倒有自知之明,不错,挺自觉。”

    话落,电话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呦西,大忙人呐,电话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低头,看着屏幕上“雷艺玲”三字,不由皱了眉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林安杰探头而望,看见三字时,眉梢轻挑:“很难缠的客人?”

    “何止是难缠,还记得上次,让我去岛国的那个客人么?她遇到的真爱男,其实是个男|优,后来又跟三个男|优搞上,还找了阿赞,给他们下情降,现在打电话给我,恐怕没好事。”

    苏迷想起雷艺玲,头阵阵作疼,皱了皱眉,直接将她的号码拉黑。

    钱虽然要赚,但赚也要赚的开心,像雷艺玲这种客人,不要也罢。

    苏迷没有久留,向林安杰交代一些事,随后离开他的住所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回到清迈。

    苏迷突然接到赵总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南平妈妈是假的,我老婆又生了一个死胎!姓苏的,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苏迷闻言道:“南平妈妈保生产顺利,你老婆如果没事,那说明南平妈妈有效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当时分明说过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轻笑,反唇相讥:“你说你要请南平妈妈,我说手里有绝版真货,你老婆现在又没生命危险,而是生了个死胎,难道这也怪我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mmp!你给我等着!”

    赵总很愤怒,二话不说,直接将电话挂断。

    苏迷将这件事,告诉了欧阳宏。

    后得知警方以长洲市为中心,约十几个传-销站点、人贩子窝藏点、人工残疾站的具体位置,尽数掌握,正准备收网,将那些罪犯擒下,减少被拐被骗人员的伤亡率。

    苏迷之前不知道,什么是人工残疾站?

    后来问了欧阳宏才知道,平时在大街上,见到的残疾乞讨者,虽然有一小部分本身就是残疾,但大部分,都是人为致使其残疾,再将他们放到街头乞讨,利用人们的善心来挣钱。

    曾经有人不止一次目睹过,一旦到了夜深人静,行乞者会挪到无人偏僻的角落,紧接着就被抬上车子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苏迷明白,欧阳宏想要现在收网,也是因为顾忌与担心这些人的安全。

    她“嗯”一声,嘱咐道:“希望欧阳队长吩咐下去,不要让警务人员动那些佛牌,否则出了事,必须请阿赞法师亲临,才能彻底解决。”

    欧阳宏起初并不相信这些东西,但派去的眼线,却亲眼目睹董老师一系列变化,就算他不想信,都难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会提醒他们的,对了,我们这行整天出生入死,有什么佛牌能保命的么?”

    苏迷想了想,道:“有些子弹符管,挡灾避险效果不错,危机时刻能挡灾化险,用的是真枪弹壳,内部填充大量保平安圣物,无佩戴禁忌,挂钥匙扣或佩戴都可以,但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什么?”欧阳宏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苏迷轻笑道:“如果欧阳队长想请,我这里绝对是真货,但有句话,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,面临危险时,绝不能把珍贵重要的性命,托付于一件死物,不能抱有侥幸心理,不管什么样的护身符,都不如您平时小心谨慎行事,来的更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倒是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欧阳宏低笑:“不过你说的对,护身符只是求个心安,对了,如果方便的话,我希望你能来一趟国内,把那些佛牌全带回去,当然,最好把它们毁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闻言,眼底闪过精光,笑道:“不管是毁还是带回来,我一个人可没那么大能耐,不如你们警方出劳务费,我找这方面的阿赞法师,让他出面解决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