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04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36
    “如果是好事,为什么你的学生还要反驳你,为什么你还要利用佛牌,让他们听信于你?”

    苏迷的质问,令董老师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但同时又觉得,她这样说很正常,毕竟她是佛牌商,东西一旦售出,货物到了买家手里,自然想第一时间拿到钱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董老师对苏迷最后的怀疑,也打消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现在就确认收货。”

    董老师挂断电话,没过一会,苏迷就收到确认收货的提醒。

    紧接着,欧阳宏打电话过来,告知已成功锁定董老师的位置。

    第二天晚上,苏迷再次接到董老师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我昨天晚上供奉,今天就开始发烧,整个人晕晕的,很不舒服,那东西不会是假的罢?”

    “别担心,这是正常现象,说明拍婴已经认你为主,过一两天就能好。”

    原先董老师还不信,结果第二天就退烧了。

    之后的几天里,血祭拍婴正式发挥法效。

    但凡学生们做出改变,董老师都会第一时间,打电话告诉苏迷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天,董老师成功搞定,很多不听话的反骨,获得上头高度赞扬。

    但正如苏迷所说,传-销是骗人骗钱,在欧阳宏里应外合的控制下,那些被骗的人,只是在钱财上,造成了损失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方面,警方尽力将伤害与损失,减少到最小。

    在这个期间,苏迷接到刘女士的电话。

    不是她出了事,而是皇帕雅固鲁,给她带来的效果很好。

    先是成功升了职,后是同事对她的态度,发生极大的变化,而且刘女士为人本身就不错,又请了皇帕雅固鲁,在整个公司里,很快获得极高的赞许。

    这种结果,苏迷早已预料到。

    可她同样预料到,一旦佛牌丢失或破损,失去依附的刘女士,生活就会变得一团糟。

    苏迷曾经提醒过,刘女士对此很排斥,她也就没有再提醒的必要。

    “希望你的生活,以后越来越好。”

    苏迷说出了刘女士最希望听到的话。

    好听,顺耳,却对弊处,丝毫不提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小苏。”

    听着刘女士欣喜的口吻,苏迷讥诮勾唇,心想人果然都喜欢听好听的,之前提出建议时,被她各种怼,现在昧着良心说好听的,反倒被她感谢。

    人真是奇怪的生物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三天后。

    董老师打电话过来,说是要请一尊佛牌。

    “一尊就够了,请多了反而不好,还会造成法效相冲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请,是我们领导要请。”

    苏迷闻声扬眉,随即紧张追问:“那尊拍婴怎么样,千万不要让他乱碰,更不能沾上别人的血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保护的很好,没有让任何人碰,而且我们领导,对佛牌很懂,家里已经请了好几尊,现在想再请一块。”

    “总之你注意点,最好别出事。”

    苏迷嘱咐一句,又道:“如果方便的话,把电话给你领导,我要问问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好,稍等。”

    董老师话落三秒,电话另一端,突然传来中年男人的声音:“我想请一块南平妈妈。”

    相传百余年前,一位法术高强的巫师,临盆生产时,胎位不正,导致大出血。

    母子危在旦夕,受过她恩惠和帮助的邻居,用白酒帮她减轻痛苦。

    最后虽然没能保住她的生命,但她在临终时,发下大愿,愿天下的妈妈,不再受到这种痛苦。

    这种善心,感动天地,她的灵魂留在了人间。

    直到龙婆up在森林禅定时遇到她,听了她的遭遇,决定帮助她,制作了南平妈妈的塑像,并用法力引灵,帮助世人解除烦恼。

    后来,龙婆up的寺院,建造一尊南平妈妈像,供人膜拜求愿。

    据说佩戴这块牌的人,80%都会梦到南平妈妈,男女佩戴皆可。

    而这牌除了保护孕妇不受干扰、平安顺产的功能,还有招财的功能。

    但这男人,张口就请南平妈妈,对半是为了前者。

    苏迷直言问道:“家中曾有女生产不顺?”

    “对,而且还不止一次。”

    男人重叹,痛苦道:“每次怀了孩子,要么在生产前流掉,要么直接成死胎,还有一个是生下来了,可他竟然没有……哎!我跟老婆想过很多办法,但就是解决不了,前几天听老董说,你这里的佛牌都是真货,所以想请一尊真南平。”

    “真货倒是有,还是龙婆up大师,制作的稀有南平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那真是太好了,多少钱,你说?”中年男人欣喜道。

    苏迷没出价格,而是继而问道:“你说有个孩子生下来怎么了?”

    男人一怔,吞吞吐吐道:“这事你就别问了,总之你说个价,我立马把钱给你汇过去,你赶紧把南平妈妈给我寄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问清楚情况,我不会卖的。”苏迷很是坚决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领导,你还是全都告诉她罢,小苏姑娘人比较细心,问这些情况,也是为了审核我们是否适合请牌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正要发怒,董老师突然劝说。

    苏迷憋住笑,正色道:“感谢董老师的理解与信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,我只是实话实说。”

    董老师说完,给中年男人一个鼓励的眼神,让他赶紧说出来。

    后者脸色有些难看,最后将董老师赶了出去,才道:“我老婆之前生了个大胖儿子,但他没有,没有竟然p||眼!”

    苏迷怔了怔,差点没憋住,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这时,又听见男人叹声道:“我老婆的身体,现在一天不如一天,如今好不容易又怀上一个,我不希望她再次失去,求求你帮帮我们夫妻俩!”

    苏迷闻声敛了笑,面色冷凝。

    人在做,天在看。

    人一辈子每走一步,都在积阴德。

    他们干传-销这一行,骗了多少人的血汗钱,造成眼下的局面,又能怪得了谁?

    可这些话,她不会去说。

    或许她有些偏激,但对她而言,善就是善,恶就是恶,即便作恶的人悔过,曾经作的恶,也不可能一笔勾销。

    须臾,苏迷开了口:“我这边正好有龙婆up的,稀有绝版南平妈妈,价格是一万五,如果你觉得价格没问题,今天就能发货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