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99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31
    但人有时候很奇怪,越是让他买某种东西,他越是不想买,可一旦不让他买了,他反而又想买。

    董老师就是这种人。

    苏迷话音刚落,他连忙开了口:“为什么又让我买人缘水,你不是说人缘水没有用么?”

    “一旦供奉血祭拍婴,必须要终身供奉,如果不供了,立刻影响自身的运势,你确定你要做传-销一辈子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可以?”

    董老师反问,随即又道:“我只是教学生们,更快的挣钱,又没有带他们走歪路,为人师表,做一辈子又何妨?”

    苏迷笑了。

    须臾,又道:“这样罢,你先加我个微信,我把照片发给你看看,你再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别挂断带电话。”

    董老师生怕苏迷不卖他血祭拍婴,连电话都不让挂。

    苏迷暗自笑笑,同意他的申请好友信息,立马将先前林安杰手里的血祭拍婴,以及最普通的人缘水,全部发给了董老师。

    图片发出去不到三十秒,董老师突然兴奋喊道:“我感觉到了,那尊拍婴跟我发生了感应,我就要它了!”

    “你可想好了,这东西要供奉一辈子的。”

    苏迷故作劝阻。

    可惜董老师什么都听不进去,眼里心里都是那尊拍婴。

    其实正常而言,有法力的佛牌,它会产生一种法效,能让事主第一眼看中它,也称作是“眼缘”。

    苏迷将人缘水与血祭拍婴发给他,又不建议他请拍婴,而每个人都有逆反心理,董老师自然而然,会看中血祭拍婴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可比人缘水贵上好几倍,你可要想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苏迷沉默了一秒,道:“两万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贵?!”

    董老师不敢置信出声。

    苏迷笑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董老师觉得贵,可以换人缘水,一千五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差别这么大?”董老师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所谓人缘水,其实就是一些草药粉和花粉、寺庙土、香灰、雷劈木、经粉和骨粉,还有尸油和坟场土跟清水一起浸泡几天的成果,材料很好找,所以价格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那血祭拍婴呢?”

    苏迷刚说完,董老师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紧接着他又想起,刚才她曾说过,拍婴内寄宿的是柬埔寨深山修行的灵体,这般一对比,董老师瞬间觉得,血祭拍婴一点都……不贵。

    “好,我决定了,就请这尊血祭拍婴!”

    董老师一锤定音,态度十分坚决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有这么多钱?如果资金不多,还是买人缘水罢,多少能起一点作用。”

    苏迷又劝了几句,口吻中满满都是为他着想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几万块我还是有的,领导上次过来,带了一些公用金,我可以先用,等教育好那些学生,就能拿到一笔丰富的奖金,到时候可以再补上。”

    董老师心意已决,不容劝改。

    苏迷轻叹一声,妥协了。

    “好罢,那你直接转账,还是走网店?”

    “网店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发给你链接,你先拍一下,然后付款。”

    两人最后走了网店流程,董老师将佛牌拍下,付了款。

    但填写地址的时候,却留了某家快递分公司的站点地址。

    苏迷立马给他发信息:“这尊血祭拍婴是一眼认主,需要你亲自去取,亲自打开,绝不能让别人看见,否则你就是白白花了钱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会亲自去取,等验了货,我立马确认收货。”

    董老师再三保证后,将电话挂断。

    苏迷立刻拨打林安杰的电话,让他帮忙发一尊血祭拍婴。

    林安杰惊了一惊,当即追问:“你不是不喜欢卖阴牌么?这尊拍婴可不是一般的阴牌,一旦供奉出错,很容易产生不好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自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林安杰相信苏迷的为人,最终没有再问下去,直接帮她发了货。

    “你跟林安杰很熟?”

    这边电话刚挂断,阿赞祭冷淡出声。

    啧,又来了。

    苏迷扬眉,勾唇笑道:“林安杰算是我师傅,我第一块佛牌就是从他手上请的,他很好,对我不错,教我很多东西,亦师亦友。”

    阿赞祭没再说话,但幽沉眸光却越来越冷。

    苏迷担心他对林安杰不利,连忙解释道:“我跟他就跟哥们一样,经常在他那里拿货,你别乱吃醋,我很专一,除了你,我不会再喜欢别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没说什么。”阿赞祭神色淡淡。

    “你确实没说什么,因为你平时都不用说的,直接用做的。”

    苏迷撇撇嘴,不满出声。

    “你怕我弄死他?”

    阿赞祭神色清冷,停顿片刻,复又压低了声音:“可你越是关心他,我越是想要弄死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能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,只要我想,只要你在我面前关心他,我能轻而易举弄死他。”

    男人说话的口吻,极其平淡,仿佛人命在他眼中,就像蝼蚁一般。

    苏迷皱眉看向他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她倏地起身,来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正当男人以为她会跟他理论时,苏迷扭身坐进他怀里,双手勾住他的脖子:“我有一个愿望,你能帮我实现么?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男人神色依旧如常,美人在怀却丝毫不乱。

    苏迷咬着唇角,徐徐说道:“我要成为全东南亚最有名的佛牌掮客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只卖正牌,我无法帮你实现这个愿望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我不是卖了一尊阴牌么。”

    阿赞祭眉梢微扬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以后只卖阴牌给那种人?”

    苏迷轻轻颔首。

    “那男人是搞传-销的,被他洗脑的‘学生’,会跟家里人和朋友打电话,骗他们的钱,或是把他们骗过去,拿人头份子钱,骗的越多,来钱越快。”

    “像你刚才那样忽悠试探,确实能发现他们的身份,但刚才那尊血祭拍婴是真货,一旦供奉,就会庇佑他。”

    苏迷明白他的意思,勾唇笑了笑,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传-销这东西,搞得动静越大,越能引起警方的注意,只要警方能找到他,成功将其锁定,进而再撒网追踪,最后定能将他们一网打尽,捣毁所有传-销点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