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96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28
    苏迷算是看透了。

    这男人每次都吊着她,可但凡她跟别人稍微亲近,就各种阴阳怪气。

    纯属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的类型。

    阿赞祭没说话,眸眼深沉望着她。

    可即使他竭力掩藏,苏迷还是清晰捕捉,男人眼底那抹被人说穿的慌意。

    真想不到,他也有这么一天。

    苏迷不由暗爽,立即想到以后应对他的方法。

    但与此同时,她也十分明白。

    想从他口中得到答案,还不如不问!

    虽然这男人古怪多疑,又阴阳怪气,可谁让她喜欢呢。

    苏迷轻叹一声,摇头道:“算了,你不想说,我也不勉强你,但有些事,我想跟你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话落,见他还是不吭声。

    苏迷呼出一口气,坦然道:“我身为佛牌掮客,平时要打交道的人,形形色色,有男有女,但他们都是我的客人。

    我既然认定了你,即使你另一半的真容,长的比猪还丑,我也不介意,更不会轻易变心,跟别的男人好,这一点你完全可以放心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阿赞祭眼角微抽,但很快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这时,苏迷又道:“但有一点,我希望我们都能做出改变,毕竟咱们要携手共度余生,误会什么的,我最讨厌了,以后不管发生什么,我希望我们能坦诚,不要互相隐瞒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男人这次倒是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轻轻颔首,道了一声:“好。”

    苏迷见此情景,不由暗叹,搞定这男人,真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菜食全部上齐。

    两人很快吃完饭,离开了料理店。

    回到民宿后,苏迷订了回曼谷的两张机票。

    次日中午离开前,听民宿老板说,之前的老板木野峻夫已经被抓,警方正在对他进行审问。

    苏迷向他嘱咐了几句,才跟着阿赞祭前往机场。

    当晚,两人顺利到达曼谷。

    由于时间比较晚,苏迷与阿赞祭乘坐机场大巴,来到市中心的一家酒店。

    结果碰巧的是,酒店只剩下一间房,其他客房已被几个旅游团预订出去。

    酒店前台说这话时,一直盯着阿赞祭,唯恐他不满意,下降头惩戒他们。

    却不想,阿赞祭不但没感到不悦,眉宇间反而隐着若有若无的笑意,似乎对眼下的状况很满意。

    但他全程没说话,将决定权交到苏迷手里。

    苏迷心知他的用意,但也没说破,让前台接待办理了入住手续。

    随后,酒店服务人员将两人的行李,送到房间门口。

    苏迷给了他五十泰铢,刷了门卡走进房间。

    阿赞祭跟着走进来,见到房间里有两张床时,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苏迷瞥了他一眼,径自走进浴室洗澡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当她再次走出来,阿赞祭已将上衣褪掉,古铜色肌理分明的肌肉线条,看的苏迷身心微热。

    男人听到动静,转身望向皮肤嫩白的女人,眸色渐深。

    空气与时间,在顷刻间停滞,一种称之为“暧-昧”的分子,在两人之间无声蔓延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苏迷率先回神,慌忙移开视线,来到桌前拿起一瓶水。

    用力去拧瓶盖,结果却没打开。

    苏迷皱着眉,再度使劲,还是没能打开。

    这时,一只古铜色-骨节分明的手,伸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将瓶装水递给他。

    阿赞祭轻轻一拧,就拧开了。

    哎,男人跟女人,到底还是不一样!

    暗叹一声,伸手去拿瓶装水,结果男人却没给她,反而半勾唇角:“我也渴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没多想,转身就去拿另一个瓶水。

    然而当她转身那刻,男人仰头喝下手中的水,在她再度转回来时,阿赞祭单手扣住她的下颌,说了句“一起喝”,飞快噙住她的唇,将口中的水,渡进苏迷口中,随即辗转允-吸,尽数汲取口-腔中的甜蜜。

    原本只是一个简单的吻。

    但随着时间的流逝,男人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,苏迷蓦地睁开眼,抬手推了推他,结果却被男人用手擒住,同时放在手中瓶装水,单手扣住她的腰身,稍稍使力,轻松放到桌面。

    苏迷完全没有心理准备,被他这般一折腾,一时间有些混乱。

    双手无力抵住他的胸-膛,迷蒙着双眼摇头道:“还不行,现在还不行。”

    阿赞祭见她这样,腹部蒸腾的火焰,更加旺盛。

    倾身叼住她的下唇,四目相对道:“我有点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难受也不行!”苏迷很是坚决。

    这节奏太快了。

    而且让男人太轻易得到自己,会对以后的生活很不利。

    苏迷不想被男人压得太死,坚决镇守阵地,两腿猛地夹-紧,不容任何人侵-犯。

    却不想,阿赞祭眼疾手快,在她使力之前,强势分开-她的-腿,挤进她的领域,苏迷因此正好紧紧的夹-住了他。

    结果下刻,便成功换来男人一声轻笑。

    “嘴上说不要,身体却这么急,口是心非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苏迷气的牙根痒痒,心中一恼,趁男人不注意,倏然抬起脚,将男人重重踹开,随即快速跑到床前,猛地扑倒又翻了个身,将被子紧裹于身,怒视汹汹瞪向他。

    “不许过来!否则我咬死你!”

    阿赞祭见她这般,不禁失笑。

    虽然身体上依旧难受,但不可否认的是,他很喜欢鲜活多变的她。

    唇角勾了勾,举步来到她面前,抬手扣住她的下巴,将唇印了上去,又在她挣扎之际,松手放开她,转身走进浴室。

    苏迷被他一系列行为,弄得有些懵。

    但还是在浴室大门关上那瞬,快速起身,将衣服穿戴整齐,重新又裹进被窝里。

    虽然旅途很疲劳,但苏迷不敢睡,生怕他做出对自己不利的禽-兽事,硬撑着眼皮子,不让自己睡着。

    可阿赞祭不知道在里面做什么?

    整整半个多小时过去,除了哗啦啦的水声,里面没有一点动静。

    苏迷又等了一会,还是不见人出来,最后实在撑不下去,成功被睡意打败,紧裹着被子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原本紧闭的浴室大门,突然被人打开。

    腰间围着白色浴巾的阿赞祭,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