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92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24
    一年半前。

    云雷用男人身份入住民宿。

    但木野峻夫路过那个房间时,看到的却是他女人的一面。

    当时云雷穿着裙子,身材高挑又修长,是木野峻夫喜欢的那款,主动提出想要跟他聊聊天。

    云雷并没有拒绝,反而跟他聊得很投机。

    两人无论在爱情观,还是事业观上,都很相似。

    后来说到两性-话题,木野峻夫情不自禁吻了他。

    步入主题时,先进了后门。

    忘-情之际,木野峻夫伸手一摸,才发现云雷是个男人。

    当时的他,很愤怒,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,当场掐死了云雷!

    直到人没了气息,木野峻夫才意识到自己杀了人。

    他不想坐牢,于是将云雷埋在花圃里,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可没过多久,民宿里的女客人,说那个房间闹鬼。

    晚上睡的正香,突然被冰冷双手掐醒,睁眼一看,身穿白裙子的女人,惨白着脸,一动不动站在床前,差点没把人吓死。

    木野峻夫心里害怕,于是找到佛牌商,请了一块魂魄勇。

    魂魄勇是护身符中的守护利器,召唤古时军魂纳于小人像里,附带名字以及心咒,不需要供奉,一旦念出心咒,就会出现。

    若在入睡前念出心咒,军魂会护在门口保护。

    若放在车里或屋里,它会化为主人模样,可防盗贼行窃。

    此外,若放在店里,可为主人招财进宝,帮助生意人招来客源,客似云来,源源不断。

    木野峻夫请了魂魄勇之后,民宿再也不闹鬼,生意也变得更加红火。

    可最后还是百密一疏。

    有次应酬回来,魂魄勇恰巧掉在车上,木野峻夫醉醺醺走进民宿,却鬼使神差进了那间房,被云雷的鬼魂,差点掐死。

    木野峻夫为此得了一场病。

    痊愈之后,又请了一块拉壶天神,用来驱邪挡恶灵。

    但他却忘记告诉另外一个佛牌商,自己之前请过魂魄勇。

    而魂魄勇跟别的神佛不同,军魂会基于军纪,毫无情面可说,不管任何灵体,不管善意还是恶意,家神或别的守护灵,统统都会被军魂赶走。

    于是,拉壶天神跟军魂内斗起来,最终虽然是天神胜,但法效却大大影响。

    木野峻夫再次受到云雷鬼魂攻击后,将民宿卖给现任老板,随后回到老家。

    但那在之后,他却天天做噩梦,多次产生错觉,与死亡擦边,严重影响日常生活。

    直到警察找到他,木野峻夫才真正得到“解脱”。

    法院最终判刑三十五年,木野峻夫当下已经四十多岁,相当于后半辈子,都要在牢中渡过。

    这件事,终是得到了解决。

    而民宿老板,也在收到拉壶天神佛后,生意越做越红火。

    当然这是后话。

    时间回到云雷尸骨被警方带走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苏迷刚回到房间,就接到雷艺玲打来的电话:“芈馨那小贱-人已经来了,现在就在我家,你们快点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苏迷冷淡应承,挂断电话后,与阿赞祭前往市内居民区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苏迷刚走进屋子,就看到一个被打成猪头的女人,呆呆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而雷艺玲,正站在她面前,狠狠抽她耳光!

    “你特么小贱-人,竟然干阴|我,信不信我打的你爹妈都不认识!”雷艺玲边打边骂。

    苏迷蹙了蹙眉,当即笑道:“你现在说什么,她都听不见,还不如省些力气,等事情处理好再打。”

    雷艺玲动作一顿,随即又打在芈馨的脸上,而后抬了抬手。

    赵吉磊与藤田俊等人,连忙走上前,一个给她揉手,一个给她捏肩,另一个给她喂水擦汗。

    苏迷被眼前的一幕,彻底看傻了眼。

    阿赞祭站在她身后,不动声色在四人眉眼间,来回扫了扫,眸色深沉幽暗,却丝毫不显于表。

    须臾。

    阿赞祭走上前,拿起桌面两颗红玉石,进了走廊尽头的房间。

    苏迷没有跟过去,站在客厅等待。

    雷艺玲从她进门,就没正眼瞧过她,一直跟三个男人聊天。

    而三男对她,也是各种温柔体贴,完全一改先前的霸道与主导。

    苏迷虽有疑惑,但想着是别人的私事,只当雷艺玲,发现他们三人的男-优身份,三人为了弥补,反过来讨好她。

    大概半个多小时过去。

    阿赞祭手持残破依霸女神像,从房间里走出来:“阴灵已被收进法像,这尊法像,我要带回清迈。”

    “法师如果想要,我就送给您,全当我们交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雷艺玲面对阿赞祭与苏迷,完全是两幅面孔。

    苏迷扁扁嘴,没说话。

    阿赞祭也没搭理雷艺玲,来到芈馨面前,抬手在她天灵盖上一拍,芈馨整个人一哆-|嗦,立马恢复了神智。

    视线渐渐聚焦,落在雷艺玲脸上时,芈馨猛地皱眉:“你怎么会在我家?”

    雷艺玲冷嘲嗤道:“智-障,请睁大你的狗眼看看,这里到底是哪?”

    芈馨四下望着陌生环境,满眼不敢置信:“不可能,我分明是在家里,怎么会在东京,这不可能,我一定是在做梦。”

    话落,雷艺玲抬手一巴掌,打在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痛意传来那瞬,芈馨抬手触及高高肿起的脸颊,这才意识到,眼下的一切,都是真的!

    但她分明在家里,怎么会来东京呢?

    芈馨完全懵比!

    但紧接着,一些不可思议的记忆,猝不及防涌入脑海里。

    芈馨倏然皱眉,转身瞪向苏迷与阿赞祭:“你们为什么要帮她?”

    “我们只是拿钱办事。”苏迷立即表明立场,随后示意雷艺玲,将余款结清。

    雷艺玲抬抬手,赵吉磊拿着手机来到她面前,将剩下的余款转给她。

    苏迷微微颔首,礼貌却疏离笑道:“即使事情已经办成,我们也要离开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话落,苏迷拉着阿赞祭,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芈馨眼见雷艺玲身边人多,担心她会对自己不利,急忙拿起包包,想要跟苏迷两人离开。

    谁知她刚跑了几步,长长的黑色卷发,突然被人死死抓住,猛地用力朝后一扯——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