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80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12
    女人与两个男人,用岛国语沟通了几句,得到同意后,对苏迷和阿赞祭,做出邀请的姿势。

    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苏迷心里其实是拒绝的。

    即使捂着鼻子,她都能闻见屋里的味道,实在不想迈开脚。

    但她知道,女人在东京没有住处,眼下的房子,是其中的男人所有。

    当初女人故意借着租房的名义,在这栋房子里住下,又靠着依霸女神的法效,成功挤走男人女友后,与他发生了关系。

    那依霸女神佛牌,应该就是在这栋房子里,被女人毁掉的。

    苏迷斟酌片刻,看向阿赞祭,用眼神询问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后者神色冷淡,接收到她的目光,径自举步前行,先一步走进房间,同时口中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苏迷虽然听不懂,可当她跟着阿赞祭进入房间,原本到处弥漫的腥臭气味,竟无形变淡了些。

    眼眸轻眨望向他,后者却目视前方,看向走廊的尽头。

    苏迷转头看着女人,小声询问道:“他们能听懂我们的话么?”

    女人摇头。

    听不懂就好办了。

    苏迷勾着唇,笑意吟吟道:“那尊依霸女神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在我以前的卧室,走廊最后一间。”

    话落的同时,阿赞祭已经走了过去,停在那间屋子的门口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见此,眉头微皱,不悦用岛国语询问女人。

    女人刚想回答,门口突然传来一道轻佻男音:“哟,家里怎么来客人了,艺玲,这是你的朋友?”

    苏迷闻声,看向女人的同时,两人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脑子急速运转,缓缓勾唇,看向走进来的男人:“你好,我是雷小|姐的好朋友苏迷,不知先生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我是赵吉磊,艺玲的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苏迷“哦”了一声,又看向另外两个男人,神色疑惑。

    赵吉磊扬眉,坦荡介绍道:“他们也是她的男友,我们三个人都很爱她,又不舍得放手,于是决定——共享。”

    苏迷心下微惊,却也在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“雷小-姐,你希望这件事,该怎么处理,又想要怎样的结果?”

    雷艺玲看了眼赵吉磊,似乎有些忌惮,不敢贸然开口。

    斟酌许久后,才道:“我希望回到从前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回到从前,难道你想离开我们,是不是最近我们对你太好了,还是没把你调教乖巧?”赵吉磊皱着眉,神色暴戾。

    雷艺玲猛地摇头,连忙摆手否认:“不是的,我会乖乖的,不要再那样,我受不了!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乖,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赵吉磊笑着摸摸她的脑袋,神色再度恢复先前轻佻模样。

    苏迷将女人手腕上的红痕,清晰捕捉眼底,眉头微皱,显然已猜出三男调-教女人的方法。

    这时,阿赞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赵吉磊见到他时,稍缓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:“他又是谁,为什么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这位是阿赞祭师傅,之前这位雷小-姐,在她朋友手里请了块佛牌,由于供奉不当,得罪了法像的阴灵,现在请我们过来,帮她驱除阴灵,我刚才询问她的意思,只是问她如何处理那块佛牌,没有别的意思,赵先生不要误会。”

    苏迷连忙解释,说出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赵吉磊只听说过佛牌,具体并不了解,但见阿赞祭长相英俊,还带着半脸面具,神神秘秘的,他怎么看都觉得不顺眼。

    正想将他们赶出去,阿赞祭突然道:“你们四人身上,都有阴灵的气息,如果不尽快化解阴灵怨气,你们性命难保。”

    赵吉磊显然不信他的话。

    刚想动手,阿赞祭突然启唇,念诵出听不懂的经文。

    赵吉磊猛地抱住脑袋,痛苦低吼。

    另外两个男人和雷艺玲,听到诵经声,也抱住自己脑袋,痛苦的叫喊。

    “你对我们做了什么?快停下!别再念了!”赵吉磊愤怒咆哮,想去打阿赞祭,却奈何头疼的厉害,根本动不了他分毫。

    “阿赞祭师傅念诵的是驱邪经文,你现在头疼,说明你被阴灵侵蚀的最厉害。”

    苏迷对降魔驱邪经文,稍有了解,连忙出声解释,随即道:“只要你们相信阿赞祭师傅,他必定能救你们的性命,但若你们不配合,我和师傅现在就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别,不要走,你需要我们怎样配合,尽管说就是。”

    无论什么人,一旦涉及生死攸关大事,不信也信了,不配合也配合了。

    赵吉磊此话一出,苏迷刚想跟阿赞祭使眼色,后者已经停止了念咒。

    真是自觉,自觉的一点都不可爱!

    苏迷扁扁嘴,先是借着师傅做法需要良好环境的理由,让他们将门窗打开,通通风,又将房间整理干净,随后跟着阿赞祭,进了雷艺玲的房间。

    地板上。

    那尊依霸女神,被摔的四分五裂,隐约还能看得出,大体的构造与形状,旁边有小片油渍,应该是阴料尸油。

    而最奇怪的,依霸女神的眼睛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依霸女神法大多都是不着寸缕的女人法像,大张着腿,露出那里的部位,眼睛上镶嵌红色浸血玉石。

    可眼前的依霸女神,眼睛上却空空如也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她的眼睛呢?”苏迷皱眉看向雷艺玲。

    后者怔了怔,看了眼阿赞祭,如实道:“我当时看着吓人,就抠下来给我闺蜜了,后来这东西让我如愿以偿,没出现意外,我也就没放心上。”

    苏迷与阿赞祭神同步蹙眉。

    “让你闺蜜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让她把那对眼睛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两人异口同声,互看了对方一眼,视线又快速分开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因为那对眼睛,才出了问题?”雷艺玲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阿赞祭没说话,而是屈膝盘腿,坐在地上,开始念诵经文。

    雷艺玲刚想再问,苏迷将她拉出房间。

    “你把依霸女神毁了,还抠了她的眼睛,如果不让你闺蜜找来那对眼睛,阿赞祭师傅很难化解**灵的怨气。”

    雷艺玲意识到事情严重性,连忙拨打闺蜜的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很久,一直没人接。

    雷艺玲打了好几遍,始终无人接听。

    苏迷想到一种可能,拿出自己的手机,拨了过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