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74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6
    “这男人长得超级帅,连那东西都不同凡响,我去东京旅游的时候,跟他约过一次,活儿超好的,我对他一见钟情,可他对女友很专情,我不甘心败给一个丑女,你就当做做好事,把佛牌卖给我罢。”

    女人说着,打开手机相册,似乎想给她多看几张照片。

    苏迷刚才看到裸-l男屏保,都差点瞎了眼睛,哪里还敢看,连忙摆手道:“这种私密的照片,你还是自己欣赏罢,我不太好这口。”

    女人怔了一下,意味深长看着她,忽而笑道:“你应该是个老处-l女罢,年级这么大了,还没有男人,是不是性-取向不正常,还是有病啊?”

    苏迷对女人轻浮的口吻,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刚皱了眉,那女人突然道:“既然你不愿卖给我狐仙牌,那就卖给我依霸女神,总之我不想再找别人了,那男人过几天要订婚,我快没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一听,这拆散恋人的事,更不能做,二话不说,直接把视频通话挂断,将她拉黑了。

    “宿主,你这种做法,估计很快就能成为最有名的佛牌掮客。”系统059突然道。

    苏迷一噎,狠狠瞪了他一眼:“059,你是不是皮痒了,敢讽刺我?”

    “本系统说的是实话,哪个佛牌掮客会对送上门的生意,直接拒绝还拉黑,日子一久,宿主定能成为整个佛牌行业一朵大奇葩。”

    “滚,再说一遍,信不信我打死你!”

    苏迷作势要打他,却被系统059躲开。

    她气的不行,却也没瞒他,直言相告:“那女人不好对付,如果出了问题,我还要费心解决,麻烦。”

    系统059见劝不动,索性不再劝说,飘到一旁摇椅上躺着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里,苏迷共出手五块正牌,一个阴牌,挣了五千块。

    其中,一块正牌利润是六百,阴牌是林安杰向她拿的,挣了中间价两千块。

    苏迷终于明白,为什么那么多佛牌商,想方设法卖给别人阴牌了,因为中间利润真的高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在白衣黑衣阿赞那里,拿货价才上千不等,但卖出去的价格却提高了五六倍。

    而正牌的利润,最多几百块,或是上千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几乎没有人会不动心。

    但苏迷想法不同。

    即便挣再多的钱,最后依旧是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。

    可她没有想到,今后的经历,却让她改变了想法,决定将阴牌或是邪阴牌卖给别人。

    只不过,那其中目的并不是为了钱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苏迷在清迈带了一个礼拜。

    这天闲来无事,正准备出去逛逛街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拿起手机一看,不是z国的号码,似乎是日韩打来的。

    苏迷下意识以为,是电话诈骗,正想挂掉,突然想起一个人来,犹豫了一下,将电话接通。

    “苏小-姐,求求你救救我,我实在是受不了,他们简直是畜-生!”

    虽然过去好几天,但这声音,她还是有印象的。

    是上次那个请阴牌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,现在在哪里?”苏迷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女人似乎很激动,不停的咒骂,一会用中文,一会用岛国语。

    可是过了一会,她突然大哭,高声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苏迷刚想出声询问,那女人的手机似乎被摔在地上,一道刺耳声响起,紧接着不可描述的声音,从话筒另一边传出。

    她皱了皱眉,刚想挂断,突然听见好几个男人,用岛国语说了什么话,随后那女人再度高声尖叫——

    但这一回,她却听懂了,似乎是“不要,不要过来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苏迷一时懵比,本想再听听,但话筒中的声音,实在太辣耳朵,她连忙将电话挂断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立即联系了熟人,让他用最快的时间,给她办一张岛国签证。

    大约三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手机再次响起,还是之前那个号码。

    苏迷指尖轻滑,将电话接通,直接问道:“你是不是请了阴牌,现在控制不了阴灵,受到反噬了?”

    那女人没有说话,只是不停的哭。

    但她的声音,已经不是正常的声音,沙哑到极致,似乎声带受伤了。

    一些画面,快速在脑中闪过,苏迷皱眉道:“谁卖给你的阴牌,是什么牌?”

    “我是从,从闺蜜那里拿的货,是依霸女神。”

    女人艰难说着。

    苏迷一听,立马皱了眉,面色异常凝重。

    依霸女神牌算是地仙,但跟九尾狐仙牌不同,她的法像入灵是女鬼,狐仙牌入灵最起码是个狐仙。

    甚至有些阿赞,并不入灵,而是入的法门,将一些增加人缘和异性缘相关的咒语入内,又掺杂阴料混合而成,开放性极大,主攻异性缘和人缘,提升某方面的能力和个人的魅力。

    由于开放性极大,所有招来的桃花,均不设限制,是桃花即可,完全没保证,适合夜场,以及娱乐圈人士。

    她还是从闺蜜手中拿的货,真是讽刺。

    难道她不知道,这年头要防火防盗,还要防闺蜜么?

    苏迷瞬间感觉醉醉的。

    沉吟一秒,开口问道:“那尊依霸女神呢?”

    “那破东西,被我一气之下摔碎了!”

    女人只要想起因为那东西,将她害成眼下的样子,她心生就生气,恨不得当时没有多踹几脚。

    苏迷面色更加凝重,声色低冷几分:“你摔了她,只会让她更愤怒,你之前不是说懂佛牌,难道不知道毁坏佛牌的严重性?”

    “她说我对她不好,还挑衅我讽刺我,说我罪有应得,我气不过去,当然要摔了她!”

    女人口吻很是愤怒,牙根咬的死死的。

    苏迷听到某些字眼,连忙追问:“你是怎么供奉她的?”

    “香水,鞋子,包包,菊花,还有tt,都是我最喜欢的奢侈品。”女人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苏迷顿时风中凌乱:“是你供奉她,不是供奉你自己,如果她表示不喜欢,你就要换供奉品,而且菊花跟tt……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一半,她实在说不下去。

    苏迷真心庆幸,当初没卖阴牌给她,否则这女人,定将所有错都强行按在她身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