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69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2
    “抱歉,我唐突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启唇,立即向他道歉。

    阿肯摇摇头,脸上带着温柔的笑:“客人,没关系的,这种问题,经常有人问,我家里很穷,但父亲不希望我动手术,所以从事了这种工作。”

    苏迷“哦”了一声,不再多问。

    正想着怎么支开他,接收原剧情,阿肯突然站起来,礼貌颔首道:“客人,我先去洗了澡,您稍等。”

    话落,他将香槟杯放在桌上,转身进了室内。

    苏迷坐在阳台上,开始接收原剧情。

    眼下的故事背景,发生在t(泰)国与z(中)国。

    女主苏迷,本是一名普通白领。

    可她不但事业不顺,人缘也不怎么好,后来还被人陷害,毁了一桩生意,被老板直接辞退。

    她在朋友圈里,发现有人买佛牌,抱着试试的态度,在佛牌商林安杰那里,请了一尊人缘鸟。

    两人在同一城市,面谈交易时,林安杰细听她的过往,怀疑有人故意整她。

    女主拿出随身携带物,最后在钱包里,找到朋友送她的平安符,拆开发现里面有灰白粉末,还有一小瓶油状液体。

    当时林安杰告诉她,这白色粉末是人的骨灰,油状液体是死人的尸油。

    女主又害怕又气愤,立即找到那个朋友。

    两人当场撕破脸,女主这才得知,那人的男朋友跟她分手,是因为喜欢自己,那人心存恨意,找到佛牌商,买了极阴的材料,制成平安符,送给了她,让她接二连三倒大霉,还失去了工作。

    苏迷虽然气愤,但事情已经发生,只能认栽,与那人断了来往。

    但在那之后,她的运气却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次买饮料,店主正好没零钱,给她一张彩票,让她试试运气,谁知随便填了几个数字,没过几天后,就有人打电话,告诉她中奖了。

    女主刚开始不信,后来那个店主给她打电话,她这才得知,这事是真的。

    经此一事,她更加相信,佛牌真能为人转运。

    她立即联系林安杰,说要做他的下家,在他手里拿货,正式开启了佛牌生意。

    女主从事过销售行业,口才不错,再加上那块人缘鸟,几乎每隔一个多礼拜,就有人打电话给她,或跟她私聊,询问她关于佛牌的事。

    她虽然口才不错,但对佛牌知识了解不深,总要去问林安杰。

    时间久了,她怕老麻烦他,林安杰会烦,就跟他说,准备去趟t国,学习佛牌知识,以便更好回答客人的问题。

    林安杰觉得女主不错,心里也想着,以后他们能多多合作,主动为她找了些门道,让她去接触正规寺庙的龙婆,又带她去见白衣阿赞与黑衣阿赞。

    白衣阿赞制作正牌阴牌,黑衣阿赞则是正阴牌,拿人钱财替人消灾,不管对方是谁,只要有人出钱,即使取人性命,也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女主胆子大,对此不但不害怕,还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半年多的时间,坟地也跑过好几次,了解许多佛牌知识,随后在各个平台上,做起了佛牌生意。

    佛牌中间差价利润高。

    仅仅半年过去,女主足足挣了十几万。

    若是照着这种挣钱速度,不出两年,绝对都在市中心买套大房子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切,最终都毁在一个男导游,也就是原文男主戴旭贤手里!

    事情的初始,发生在某一天的晚上。

    女主二十五岁,从未谈过恋爱,虽然不老,但初中同学的小孩,都能跑了,她却还单身。

    每每想起此事,心里总会有落差,夜深人静时,难免会感到孤单寂寞冷。

    一次酒后失言,被林安杰知道了此事,一直嘲笑她,还说她性-冷淡。

    女主气极,准备找个活儿好的破-l处,当场就挑了个夜店红牌,在附近开了房。

    却不想,阿肯跟女友玩仙人跳,想要讹她一笔,结果中间出了差错,他女友跟路过的戴旭贤,发生了争吵,还差点打起来。

    阿肯听到动静,立即开门跑出去。

    女主在三人争吵中得知,戴旭贤曾经被阿肯女友玩过仙人跳,损失了一大笔钱。

    她立即报了警。

    阿肯和女友不敢久留,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戴旭贤低咒几声,说他最近倒霉时,女主跟他提起佛牌的事。

    两人很快成交,正巧她刚请了几尊佛牌,将其中的兰纳黄蜂咩冷扑,卖给了他。

    戴旭贤知道佛牌利润高,问了些行内问题。

    当时女主喝了酒,见他是z国人,不小心多说些。

    后来去了趟厕所,戴旭贤又要跟她喝酒。

    结果喝着喝着,女主不知怎么,竟跟他睡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事后,戴旭贤说她是初次,非要负责。

    女主原本不同意,但在他猛追不舍的攻势下,最终答应了他的追求。

    两人相处的还不错,戴旭贤对她也很好。

    可没过多久,他说有朋友想整人,需要大量的阴料。

    女主虽做佛牌生意,但很少卖给别人阴牌或邪牌,于是追问他原因。

    戴旭贤不愿告诉她,而是采取睡服的方式,事后让她去找黑衣阿赞,买下大量的阴料。

    在那之后。

    戴旭贤每隔几天,就向她请佛牌,而且请的大部分是正阴牌。

    女主每次问他,他都不说原因,后来嫌她烦,提议让她带他去找黑衣阿赞,由他自己去请。

    她本来不同意,结果睡了一次,不知怎么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可在那之后,戴旭贤却再没跟她联系过,连手机号码都换了。

    女主疑惑又费解,心里更惴惴不安,无奈之下,只得采取守株待兔的法子,在黑衣阿赞住所附近等他。

    这一等就是三天,再次见到戴旭贤时,见他带着旅游团的游客,请黑衣阿赞驱邪,又请了一尊正阴牌。

    女主总觉得不对劲,在他们离开后,亲自去问了黑衣阿赞。

    那位黑衣阿赞跟她经常合作,将实情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女主这才得知,戴旭贤先是将阴料,偷偷放在游客房间里,等游客倒霉时,就带他来黑衣阿赞这里驱邪,再哄他们请正阴牌,赚取中间高利润的差价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ps:朋友在清迈卖佛牌,作者听他说过一些,但不精通,如果文中有解释不到位的地方,请勿深究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