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64章 江山如此多病娇38
    风韵犹存面容上,闪过明显挣扎之色。

    太后望着眼前年轻的帝王,眉眼轻蹙,痛定思痛后,微微颔了首。

    帝胤看了苏迷一眼,继而又问:“她是你跟苏韫的女儿?”

    太后面上闪过慌张,虽未回答,却是无声的默认。

    帝胤唇角微勾,扬声唤道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寝宫大门突然被人打开,当朝丞相与大理寺宗人府官员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刚才的话,尔等已经听见,按照辰国律例,应该如何处置两人?”帝胤不咸不淡出声。

    太后这才意识到,她被帝胤算计了!

    满腔怒火尚未喷发,大理寺宗人府官员,已恭敬禀道:“按辰国律例,太后与男子私通,还生有一女,理应废除太后之位,打入冷宫。”

    “帝胤,你竟敢骗哀家!”

    太后恼羞成怒,愤愤瞪向他。

    帝胤仙气飘飘轻笑道:“本王既然答应让你见她,便不会反悔,楚风,带她去见天牢,而后打入冷宫,没有本王的命令,任何人不得见她。”

    “是,卑职领命。”

    楚风颔首应承,立即擒下太后,押出了寝宫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丞相与大理寺官员,纷纷告退,整个寝宫中,再度剩下帝胤与苏迷两人。

    他望着她,眸底幽光浮动,半晌未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苏迷同样望着他,眸色微深,轻慢开了口:“能否饶苏韫一命?”

    她是苏家人,若苏韫一死,他立她为后,势必引起朝堂百官不满,届时他与她,都会徒增一些麻烦。

    若苏韫不死,只是打入死牢关起来。

    即便百官仍有微词,但所带来的影响,多少会减小些。

    然而帝胤只是看着她,却没有做出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苏迷的心,愈渐下沉,终是忍不住开了口:“不管你答不答应,我都不会离开,但我还是希望,你能饶他一命,否则日后你立我为后,你我难免落人口舌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会办妥一切。”

    帝胤面色淡淡回答,态度却是不容置喙。

    苏迷眉梢微蹙,没有再去反驳,微微颔首道:“好,我先回苏家拿些东西,明日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沁雪园里的东西,本王已经让楚风搬来,以后你便住在寝宫。”

    帝胤话音刚落,但见苏迷皱了眉,眸色微闪,仍是沉声道:“最近宫中不太平,你好好在寝宫歇息,不要乱跑。”

    苏迷闻言,眉头皱的更紧:“你什么意思?软禁我?”

    帝胤瞳仁微缩,举步来到她的身边,伸手搂住她的腰身,低头吻住她的唇,近乎低哑呢喃道:“本王伤害谁,都不会伤害你,相信我好么,迷迷。”

    苏迷拧着眉,望入他深沉双眼,刚想说些什么,眼前突然恍惚,整个人像似被抽干了力气,瘫软跌进他怀里,彻底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当日午时。

    行刑官前往天牢,将苏韫、帝晟、洪天雲,押至午门斩首。

    随后,帝胤突然下旨,将三人府中子女与家眷,全部发配边疆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公布出废除太后的消息,以雷霆之势将太后所牵扯的势力,全部处置妥当,该除则除,该收为己用,则派出手段凌厉之士,相与镇压编遣。

    办完这一切,帝胤独自来到天牢。

    站在牢房门前,垂眼望向牢中的黎幕旬,帝胤唇角微勾,轻唤了一声:“师傅。”

    黎幕旬神色微异,恍然抬头望向他,眉头不由紧皱。

    “……?”他张了张嘴,却说不住话来。

    结果,却听见帝胤出声说道:“一日为师终生为师,五年前徒儿才出山门,师傅这么快便忘了,看来真是人老,不中用了。”

    ‘你是忘予?’黎幕旬满眼震惊,用唇语说着。

    帝胤弯唇轻笑,颔首道:“是,师傅,徒儿便是您的爱徒忘予。”

    黎幕旬静静望着他,忽而自嘲讥笑,极致沙哑刺耳的嗓音,断断续续传来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,帝胤竟是五年前,自从下山后,再无归期的徒儿。

    怨不得,他能破解八卦迷阵。

    黎幕旬满腹五味复杂,动了动唇,继而无声道:‘你是为了苏迷,前来杀我?’

    帝胤唇角微勾,如玉雕刻般的面容,染上耀眼莹润之光。

    下刻,指尖滑入宽袖之中,拿出一个白玉瓷瓶,轻抛至黎幕旬身侧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程,徒儿亲自来送您,必定让您无痛无苦,师傅且安心去罢。”

    男人嘴角沾染极致优美而诡谲的弧度,如雾眉眼温慈望着黎幕旬,仿若普度众生的菩萨般,安静而美好,与脏乱腥臭的牢房,形成极大的反差。

    黎幕旬拿起白玉瓷瓶,一道熟悉气息,窜入鼻中。

    他怔了怔,望着曾经栽赃给苏韫的毒药,竟全明白了过来:‘你当时是故意中毒。’

    帝胤淡淡望着他,并未答话。

    黎幕旬扶额轻笑:‘不愧是他的儿子,我黎幕旬机关算计,竟被你玩-弄于股掌之中,帝胤,帝胤,你真是好样的!”

    “师傅,您走好。”

    帝胤不再与他浪费口舌,颔首轻道了一句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直到黎幕旬彻底没了声息,帝胤才转身走出天牢,前往承乾宫。

    两名狱卒打开牢门,正准备处理尸体,原本死去的黎幕旬,突然睁开眼,双手扣住两人的喉咙,骨骼断裂骇人声传来之际,两人脑袋一偏,已然命送黄泉。

    他缓缓起身,来到斜对面的牢房门口,看着里面蓬头垢面的男人,冷冷出声:“帝胤的话,你都听到了,幕旬,收手罢。”

    那人闻声抬首,凌乱发丝下,显然有张与来人一模一样的脸。

    黎幕旬沉默着,不知在想些什么,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男人蹙着眉,微怒劝说道:“先前你将那本医书给了苏若言,又在雪晗果里下了药,还派人去刺杀她,不还是没能分开他们,为何还要执迷不悟?”

    黎幕旬只是看着他,从始至终都没有给予一丝回应。

    那男人见此,眉头皱的更紧,质疑出声道:“你如此针对苏迷,到底是何原因,难道你是对她有意,不想让她跟帝胤在一起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