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62章 江山如此多病娇36
    洪天雲本以为,帝胤派他前去搜查,定是对他极其信任。

    对于帝晟的指控,应该会给他解释的机会。

    但帝胤并没有。

    二话不说,直接将他打入天牢,关在苏韫与帝晟对面的牢房。

    曾经共谋反叛的三人,在如此狼狈环境下相见,不由暗自感叹,帝胤真是心思至深,老谋深算!

    而后,楚风将搜集的证据,全部交于大理寺。

    其中包括洪天雲与帝晟,多年来联系的信件,以及苏家药阁炼药房中,残留的毒物药方与药渣。

    各方面证据确凿,三人图谋造反,谋害王上的罪名坐实,大理寺终判——三日后午门斩首,以儆效尤!

    而三人府中所有家财,全部充公国库,家中女眷则从轻处理。

    苏若言得知此事,顿时乱了阵脚。

    他立即找到苏聆姿,加快毒物实验的进度,争取赶在三日内,将苏聆姿送到承乾宫的龙床。

    心想只要能睡服帝胤,自然不怕救不了苏韫。

    行刑前一晚。

    承乾宫灯火微暗,两名侍卫站在宫门外,坚守其职。

    一道奇异香气,突然窜入鼻中,待他们发现不对劲之时,已然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下瞬,两名黑衣人凭空隐现,手脚利索将侍卫接住,轻轻放到一边,随后来到窗边,往内室里吹迷-烟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。

    高大壮硕的黑衣人,抱着身穿黑袍的苏聆姿,飞檐走壁而下,落在寝宫门口。

    苏聆姿眼里闪着光,像似狼要见羊一般,急忙推开门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,房门紧紧关上。

    四名黑衣人,正想藏在暗处守着,一股古怪气味突然传来,他们刚皱了皱眉,神思已经开始恍惚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楚风带着侍卫突然出现,立即将四人全部擒下。

    而寝宫中的苏聆姿,对外面所发生的事,却丝毫不知。

    她举步走进内室,玉指轻解衣带,黑色的袍子缓缓滑落在地,曼妙多姿的身体,立时曝-光昏暗灯光下。

    莹润无瑕,仿若上好的羊脂玉,却未着丝毫寸缕。

    苏聆姿唇角微勾,来到床榻边,轻唤了一声:“王上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唤的,那是一个千娇百媚,娇滴滴。

    苏聆姿眼里闪着渴望的光,伸手撩开幔帐,脸上带着最美的笑容,垂眼望向那抹明黄绸衣身影,眼底微热。

    正想倾身扑过去,明黄身影突然转过身来——

    “大姐……哇,大姐身材真好!”

    清晰望见苏迷的脸,苏聆姿神色微怔,闭了闭眼,又睁开,见床榻躺着的,仍然还是苏迷,不由万分恼怒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王上呢?快把王上还给我!”

    苏聆姿满腔怒火,张牙舞爪去挠苏迷的脸。

    但苏迷不是软柿子,抬脚便猛地一踹,将苏聆姿踹倒在地。

    苏聆姿狼狈之极,满眼不甘瞪向她:“父亲明日便要问斩,你我身为他的女儿,我与大哥都在想办法救他,你却百般阻挠,此乃大不孝!”

    “他身为臣子,研制剧毒谋害王上,与东明王等人图谋造反,大理寺亦是秉公判刑,不作不会死,这便是他应得之罪。”

    苏迷目光铮铮,言辞凿凿。

    “可他是我们的父亲!”苏聆姿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又如何?他为了一个女人,不惜毁了整个苏家,你觉得他配做父亲么?”

    苏迷冷笑出声,扬眉又道:“而你被大哥派来,他却连个影子都没有,你觉得,自己又在扮演什么角色?”

    “大哥只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跟大哥那些丑事,又有什么资格,献身给王上?”

    苏迷打断她的话,所言之语,令苏聆姿惊到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缓过来心神才道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做没做过,你自己心知肚明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!”

    苏迷不屑与她争论,当即高喝一声,冷然吩咐道:“立即将她打入天牢,没有王上的命令,谁都不准见,包括太后,亦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楚风领着人进来,见到一身明黄的苏迷,不由怔了怔,随即依言抓起苏聆姿,带出了寝宫。

    大门紧闭那瞬,同样衣着明黄绸衣的帝胤,从身后抱住她,像只无害的小宠物般,轻轻蹭着她的后颈。

    “你怪本王么?”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摇头道:“他们犯了错,理应受到惩罚,我并不怪你。”

    帝胤眸底隐有眸光浮动,却依旧深不可测,晦暗不明。

    片刻后,艳绯誘唇,印在她的后颈,轻啄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今晚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苏迷闻言微怔,下意识以为,他想跟她发生点什么。

    刚想出声拒绝,帝胤保证道:“只是睡一晚,本王保证什么都不做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话,哪里能信。

    苏迷扁扁嘴,道:“我认床,在这里睡不香。”

    话落,帝胤低笑出声:“那晚你在侧间,睡的很香甜,似乎并没有认床的习惯。”

    提起那事,苏迷便一肚子火,转身凝眉道:“那晚是你对罢?”

    男人眸底闪过一道幽光,摇了摇头,否认了。

    苏迷冷哼,随即挑眉道:“那怎么办呢,那晚臣女被一个禽-兽给欺负了,全身上下都被占了便宜,早已不是清白之身,恐怕配不上王上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介意!”

    苏迷见他不愿承认,瞪了他一眼,挣扎着要离开。

    但紧接着,便被帝胤重新揽在怀里:“本王知错,下次不会了,迷迷不要生本王的气,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满眼无辜与诚恳,突然像只小奶狗般,可怜兮兮看着她。

    苏迷神色稍怔,虽然不太习惯他这样,但最终还是停止挣扎,瞪了他一眼:“若有下回,绝不原谅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本王保证。”

    帝胤浅笑吟吟,温柔望着她,倾身印在她的嘴唇,伸手揽住她的腿弯,将她抱在怀里,转身走入内室。

    夜色漫漫。

    寂静偌大寝宫中,只有两道均匀呼吸声。

    可孤男寡女,共处一榻,帝胤还紧紧搂着她,真心有点睡不着。

    但她又不敢乱动,生怕身后的男人,产生生理冲动,到时候办了自己,她哭都没地儿哭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苏迷突然想到一个人,抿唇轻声道:“王上准备如何处理黎居士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