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60章 江山如此多病娇34
    承乾宫。

    “她当真这样说?”

    帝胤半卧床榻,慵然眼眸微凛,沉如寒潭望向双膝跪地的红翼。

    “是,红翼绝不敢有半点隐瞒!”

    帝胤眸光幽幽,沉吟片刻,慢条斯理道:“你先去办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王上请吩咐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帝胤绯唇轻启,出声交代了一句,随即摆摆手,将她遣了出去:“退下。”

    红翼闻言微怔,随即恢复如常,恭敬退出屋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简单梳洗后,苏迷吃了早膳,便着手准备前往王宫。

    眨眼间,半个时辰过去。

    苏迷粉黛略施,拎着药箱,走出院子,却见彩蝶突然跑了过来,神色慌张道:“不好了,姨娘出事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别急,你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彩蝶连忙调整呼吸,将事情经过告诉她,随后又道:“姨娘被大夫人抓去浸猪笼了!”

    “快带我去。”

    两人急忙赶到后山,但见鹊榴与男仆,被几名护院装进猪笼子,直接丢进了河里。

    “这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彩蝶紧抓苏迷的胳膊,满是急切的询问。

    苏迷不吭声,没有上前阻止,而是转身回了头。

    “三小-姐,你干嘛去,三小-姐……!”

    彩蝶叫唤几声,苏迷最终还是没回头,她噘了噘嘴,不由哼了声:“真是不孝,连自己的亲娘都不管!”

    本想让苏迷跟大夫人对上,顺便再破坏她们的关系,没想到苏迷竟然不上当,真是气死人了!

    彩蝶双手捏着手帕,指尖微微泛白,抬眼望向河边,扁扁嘴收回视线,随即扭身而行,前往自己的院子。

    眼见鹊榴与男仆,渐渐沉入水中,再无丝毫动静,大夫人带着众仆离开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原本离开的苏迷,再次折回,纵身一跃,跳入河中,将鹊榴救了上来。

    双手猛地一按,鹊榴吐出河水,渐渐苏醒。

    她睁开眼,见是苏迷,不由神色微怔。

    但下刻,鹊榴突然想到什么,连忙艰难开口:“快,救他,快去救赵郎!”

    苏迷唇角冷勾:“救他可以,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好歹是你的母亲,你怎么能……?”

    “你若应,我便救,若不应,我便不救,没有商量的余地。”苏迷打断她的话,态度十分坚决。

    鹊榴迟疑一瞬,最终还是颔了首:“你先救他。”

    苏迷扯唇讥笑,纵身跳入河中,很快便将男仆救上来。

    简单施救后,起身望向两人,冷淡了开口:“大夫人不会放过你们,立即离开辰城,从今往后,你与我再无干系,是死是活,两不相干!”

    “迷儿……?!”

    鹊榴完全没想到,她提出的条件,竟是与她彻底断绝关系。

    她想向她问清楚,奈何如何叫喊,苏迷都没理她,头亦不回离开了。

    两人生怕大夫人再回来,不敢在此久留,互相扶持着,匆忙逃离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苏迷抄小道,回到沁雪园。

    快速换了件衣裙,走出院子,赶往王宫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租赁的马车,停在宫门。

    苏迷走下马车,让他们进行检查。

    守卫大部分都认识她,简单检查后,正准备让马车通行,恰巧有一辆马车出宫。

    苏迷打眼一看,那不是皇家专用,而是极其低调简朴的马车。

    猜不出是何人,正准备收回视线,一道熟悉清冷男音,突然叫住她:“苏迷。”

    苏迷一瞬怔然,但下刻便弯唇轻笑,颔首欠身。

    “小女见过太傅大人。”

    黎幕旬撩帘而望,见她面色温然,气色极佳,冷淡出声:“青崖仙医刚为王上解毒,此时王上已经睡下,你还是不要去打扰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苏迷沉吟片刻,微微颔首:“是,小女明白,但小女有一事相求,不知太傅大人能否答应?”

    “你且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“小女听闻,太傅大人手下,有名无事不知的百晓生,可否引荐小女见他一面。”

    黎幕旬蹙眉反问:“你是如何得知?”

    “小女与太傅大人初次见面时,您还不认得小女,可当您再次出山门,却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上来罢。”

    黎幕旬打断她的话,将帘子放下。

    苏迷眉梢微扬,婉言谢绝:“谢太傅大人,小女有马车,不敢劳烦。”

    话落,她径自上了马车,随黎幕旬赶往碧云山。

    两人刚离开,楚风驾马而来。

    眼见宫门外,未有苏迷的影子,他不由皱了眉:“尔等可见过苏家三小-姐?”

    “苏姑娘刚跟太傅大人离开。”守卫连忙应声。

    楚风浓眉紧皱:“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?”

    “小的听苏姑娘说,要去碧云山,找什么百晓生,他们往西南方向,刚走不久。”

    楚风面色微变,立即拉起缰绳,调头回了宫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马车渐行。

    穿过十里长街,出了东城门,来到碧云山下。

    苏迷先付一半银两,让车夫原地等候,随黎幕旬上了山。

    黎幕旬见她神色如常,不由讥诮问道:“你可知,让百晓生开口的代价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。”苏迷摇头,诚挚问道:“还请太傅大人请教一二。”

    黎幕旬高深莫测勾唇,却笑而不答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,苏迷会继续追问,可两人来到山顶,她却没开口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黎幕旬冷哼,又不知她在搞什么鬼,最后索性不管,带她进了掌星阁,指着身穿白衣的男人,道:“那便是江湖百晓生衡坦衡先生。”

    苏迷微微颔首,举步走进。

    她来到衡坦身旁,拱手行礼道:“小女苏迷,见过衡先生。”

    衡坦闻声回眸,静静望着苏迷片刻,才道:“你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苏迷未急于回答,只道:“衡先生不妨说说,得到答案的代价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的眼睛很美。”

    衡坦突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但苏迷却听懂了。

    想从他这里得到答案,代价是——她的眼睛!

    “小女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故作惶然,拱手便告辞。

    谁知,她刚走到门口,原本大敞的铁门,突然缓缓合起。

    苏迷神色微慌,急忙加快步伐,朝门口跑去:“太傅大人,等等我!”

    黎幕旬眸光幽幽,衾薄唇角微微紧绷,下瞬便倏然转身——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