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59章 江山如此多病娇33
    一场闹剧,终是收了尾。

    眼见大夫人离开,彩蝶被两名老奴,带去处理脸上的伤。

    苏迷正准备低调出现,低调离开之际,身后突然传来一道低哑男音:“迷儿,你怪大哥么?”

    她脚下微顿,却未回头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才缓缓开了口:“只要大哥真心对待彩蝶,小妹便不怪你,希望大哥好好照顾她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正想离开,苏若言突然叫住她:“太后不会让王上娶你,王后之位,终究属于聆姿,你最好死了那份心,不要付出无谓的感情。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喉中发出短促低笑。

    苏迷明知他在试探她,还是淡淡出了声:“王上是否会娶大姐,大哥应该比谁都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小妹这话是何意?”苏若言心中微紧,急忙出声追问。

    苏迷微微扯唇,反问道:“大哥与我为王上解毒多日,难道还看不清,王上对小妹的真心?”

    “他若钟情于你,又怎会联合黎幕旬等人,故意陷害父亲?苏迷,你必须清醒清醒,你跟他,根本没有可能!”

    苏若言去过天牢,见过苏韫,经他提醒才明白,原来这一切,都是帝胤与黎幕旬联手安排的好戏!

    苏迷眸光微闪,下刻却讥诮笑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真凭实据,大哥可不能乱说,但若真是他们联手陷害,你可曾想过其中的原因,比如王上体内的毒,比如有人想置王上于死地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若言闻声,突然想到一种可能。

    但他很快打消这个念头,皱眉喝道:“这种话,你休要胡说!”

    “是,小妹记下了,但同时亦希望,大哥能够谨慎言行,若无其他事,小妹先行告退了。”苏迷侧着脸,微微颔首,举步离开。

    直到她的身影,完全消失在视线里,隐忍怒气的苏若言,猛地抬脚一踹,将桌子踹翻在地。

    英俊的面容,狰狞可怖,猩红的双眼,染上嗜血的红。

    苏若言大口粗-喘着,气的胸膛不断起伏。

    她对帝胤还真是用情至深。

    不过可惜了,他是不会让他们在一起的,绝对不会!

    苏若言冷冷眯着眼,转身来到内室,打开精致古朴的匣子,从里面拿出一本残破的古书。

    他专注看了片刻,执笔写下来后,将古书重新放进去,而后出了屋,来到苏聆姿的院子。

    “珠兰见过大少爷。”

    苏若言冷着脸,吩咐道:“你们全部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大少爷。”珠兰与另一名婢女,立即颔首退出门外。

    苏聆姿见到苏若言,想到迷-乱的那晚,脸上有些不自然,但不可否认的是,那晚她很快乐,并没有怨他。

    他是她的大哥,又知道她喜欢的是帝胤,在第三日便寻了花楼里的秘方,让她重新变成女儿家。

    经过此番作为,苏聆姿便彻底原谅了他。

    但此时他过来,又是为何故?

    “妹妹可想让王上钟情你一人?”

    苏聆姿尚未开口,苏若言直接抛出誘饵。

    她做梦能想成为王后,连忙颔首:“想,大哥有好法子?”

    苏若言从袖口拿出一张纸,伸手递给她:“此药方可永葆青春,美容养颜,更重要的是,一旦男人碰了你,便会爱上,眼里再亦容不下任何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些……都是毒物啊!”

    苏聆姿看着药方上的毒蜈蚣、蜘蛛、蝎子等毒物,心下一阵寒颤,但更多的是呕心,她连忙掩口,干呕了几声。

    苏若言凝眉,当即言语相激。

    “虽是毒物,但上百种合在一起,会有不同的效果,若妹妹真心喜欢王上,难道这点牺牲亦不敢么?”

    “可是,若不成功呢,那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苏聆姿担心这个问题,毕竟比起王后之位,更重要的是性命。

    她不敢轻易冒险。

    苏若言面色稍缓,上前揽住她的肩膀,低声哄慰道:“只要妹妹听为兄的话,为兄保证,绝不会让你有事。”

    苏聆姿心中忐忑,却又在苏若言讲述日后种种,忍不住为之所动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选择了放手一搏,为了帝胤赌上一把!

    *

    且说。

    彩蝶成为苏若言妾室后,曾来看望苏迷数次。

    可面对苏迷不冷不热的态度,彩蝶如今身份不同,自然不愿像往日那般低姿态,于是便与她疏远,而是尽心去讨好苏若言,以及更好与其他妾室相处。

    可她不会想到,此番结果,正是苏迷想要的。

    不仅对她如此,即便面对原文女主的生母,她的态度,同样冷淡。

    仅仅数日过去,整个苏府上下,对苏迷的印象,那叫一个差,几乎所有人对她都敬而远之。

    苏迷却乐得清静,整日在院子种种花,下下厨,倒是逍遥自在。

    然而某天晚上,正当她准备宽衣而眠,一道黑影突然破窗而入,同时对她放出两把利箭——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。

    毫无功力的苏迷,连忙侧身闪躲,另一道瘦弱黑影,凭空出现,赫然拔剑迎上那名黑衣人!

    “铮——!”

    两人功夫都不差,在屋中打斗的同时,所经之处,皆被凛冽剑气所毁。

    但瘦弱黑影,明显落于下风,稍不留意便被那人重重刺了一剑!

    苏迷见此,连忙从枕下拿出一支玉笛,对着那人轻轻一吹,数道银光骤闪,没入黑衣人肩膀之际,瘦弱黑影倏然加快攻势,步步紧逼,随即一脚将那人踹出屋!

    “抓住他!”

    苏迷连忙出声。

    瘦弱身影脚下微顿,下刻才跟着苏迷出了屋。

    但院子里,早已没了黑衣人的踪影。

    苏迷皱着眉,嗅到淡淡血腥气息,才转头望向她:“你受伤了,我帮你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劳烦。”红翼连忙拒绝。

    谁知,苏迷只道了句“进来”,便径自走进屋里。

    红翼只得硬着头皮,紧跟其后,任由她为自己处理伤口。

    简单包扎后,苏迷望向她,冷淡出声:“回去转告你家主子,明日午时,我必须要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多说。”

    苏迷打断她的话,闭了闭眼,又睁开,冰冷出了声:“若他故意找借口,避而不见,以后别想再见到我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