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52章 江山如此多病娇26【雾与情风生日加更】
    “大哥。”

    苏若言看着低眉垂眼的苏迷,又望了眼寝宫门口的守卫,小声交代一句,随后走进去,将食盒交给小太监,出了寝宫,闪身而因隐秘拐角处。

    “不知大哥找小妹有何事?”苏迷淡淡出声。

    “你跟他单独在一起时,都做了什么?”苏若言拧着眉,道出心中疑问。

    “大哥是指王上?”苏迷明知故问,复又反问:“大哥这话问得,除了解毒,小妹还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心里明白!”

    苏若言满眼愠怒:“你是不是喜欢他?是不是?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苏迷轻描淡写的回答,却在苏若言心中,瞬间激起惊涛巨浪!

    她怎么能喜欢别人?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?!”苏若言冷冷拧着眉,额上青筋突显,满腔怒火望着她。

    苏迷微微仰着头,望着容貌隽秀的男人:“大哥,我是你妹妹,这一点你比谁都清楚,别在继续错下去,我们永远没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苏若言心中更痛,重重闭上眼,只觉得一颗心,被刀刃生生剥开,痛的连呼吸都那么困难。

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他缓缓睁开眼,满眼伤痛望着她:“你曾经可有……可有喜……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苏迷轻蹙眉头,昧着良心回答。

    下一秒,便收到系统提示,任务进度已达九十。

    “呵。”喉中发出一道短促轻笑。

    虽然得到意料中的进度增加,但她看着苏若言,却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越是得不到,他越心心念念挂记着。

    相反,越是付出真心实意,倾尽所有,却得不到他的喜欢。

    事情到这个份上,苏迷相信原文女主,已经得到了,真正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完成了副线任务,当下位面进度便满百。”系统059提示道。

    苏迷唇角微勾,闭了闭眼,又睁开,扯唇讥笑道:“但那种喜欢,只是兄妹之情,迷儿一直把您当做好大哥,从未产生过别的念头,希望大哥早日脱离邪念,重回伦常正道,勿要害人害已,败坏苏家门风。”

    话落,她拎着药箱与食盒,举步离开。

    苏若言望着她离开,却没有勇气去追,浑身像似抽干了力气,怔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以前的她,胆小怕事,每次都是红着脸,低着脑袋,羞赧偷看他。

    从什么时候,她变得这般耀眼,舌灿莲花?

    陌生到无法靠近,更难猜出她的心思,却偏生……让他舍不得移不开视线。

    苏若言闭了闭眼,满腔五味复杂,片刻后才缓缓挪步离开。

    风过无痕。

    谁都没注意到,拐角另一侧,一剪修长青影,闪瞬即逝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由于帝胤要早朝,苏迷特意将解毒的时间,安排在午后。

    五日过去。

    苏迷每为帝胤解次毒,他的气色便好上一分。

    黎幕旬与苏韫几人,一方面确信她的医术,另一方面,见她每次开的方子都不同,不禁心生疑惑,但几人都拉不下脸问她,只能默默记在心里,随后自行研究。

    至于帝胤,对她依旧跟个流氓似得,动不动便对她搂搂抱抱,亲亲我我。

    苏迷虽为上次他的不挽留,心里有些不舒服,但她亦不是小肚鸡肠,过了便忘了,对两人的感情发展,报着顺其自然的态度。

    而相处的过程中,苏迷发现,他身边并没有异性,甚至连个宫女都不曾有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情况,她想到两种可能。

    于是,这日阴雨天,苏迷特意磨蹭到傍晚时分,在帝胤开口留她用膳时,故作勉强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用膳时,她吃的特别慢。

    眼见夜色渐深,苏迷才放下筷子:“不早了,臣女该回去了,谢过王上的招待。”

    话落,又叫来小太监,帮她找把雨伞。

    正要离开时,帝胤突然道:“雨太大了,今晚别回去了,在宫中住下,本王这便命人安排歇息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苏迷一听,故作为难皱起眉:“可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楚风,立即派人去苏府一趟,知会一声。”帝胤连忙吩咐,随后又让人去打扫隔壁侧间,显然是想让她住在承乾宫。

    此番对苏迷而言,无疑是正中下怀。

    她蹙着眉,没有再拒绝,放下手中的药箱,坐下来等待,同时道:“劳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有种不必劳烦的法子。”帝胤含笑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法子?”苏迷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帝胤趁着无人,倾身凑近她,偷亲了一口,复又笑道:“跟本王睡在一块。”

    “想都别想!”苏迷皱眉,猛地推开他,愤愤冷哼。

    帝胤眸色微沉,稍稍克制了下,重新变为不食烟火的仙儿:“本王只是建议,若你不愿,那便算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一噎,微微蹙眉,眼见打扫的小太监走进来,拎着药箱,便出了寝宫。

    两人走进侧间。

    但见顶级紫檀拔步床,绯色鲛纱幔帐,名贵青紫花瓶,苏迷不由感叹,皇家的生活,果真够奢侈!

    “奴才若是有打扫不到位的地方,还请苏神医见谅。”

    小太监以为她不满意,连忙颔首致歉。

    苏迷将药箱放在桌上,摇头笑道:“没有的事,已经很好了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辛苦,不辛苦,都是奴才该做的。”小太监当即应声。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有些不自然的问道:“我且问你一件事,你别告诉王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奴才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若王上不问,你不说便可。”

    小太监见她这般说辞,才微微颔首:“好,苏神医请问,奴才必定知无不言。”

    “王上这段时间,可曾临幸过别的妃子?”

    苏迷直截了当询问,随后斟酌一瞬,又道:“我问此事,只是为了更有效为王上解毒,你别多想。”

    小太监先是一怔,随后不知想到了什么,半勾唇角答道:“自打奴才进宫以来,从未见王上临幸过哪位妃子,除了苏神医以外,承乾宫亦从未有女子进来过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却未见苏迷面色稍缓,反而愈发阴沉。

    她沉吟数秒,皱着眉头,满脸凝重问道:“那男子呢?与男子做那事,亦影响解毒的效果,此事可不容小嘘,你且要如实回答我。”

    小太监瞪大眼睛,怔怔看着她,竟不知如何回答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