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50章 江山如此多病娇24
    “王上躺着便好,臣女等会帮你。”

    苏迷见他要脱-裤子,连忙瞪大眼睛阻止。

    帝胤闻言轻笑,转身看向她:“你要帮本王脱?”

    苏迷红着脸,思索片刻,抬眼望向他:“身为医者,这种事情是臣女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这话听着没什么不妥,但帝胤却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“若是换做别人,你亦会帮他脱?”帝胤轻蹙眉眼,下意识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苏迷眼底露出得逞的笑,当即正色道:“臣女身为医者,自然要一视同仁,其实男与女在臣女眼中,都只是一具皮囊,都是过眼云烟,看看便忘了。”

    帝胤眉心紧蹙,眸色倏沉。

    刚想说些什么,腰身被纤细的手揽住:“王上小心,臣女来扶你。”

    这明显打一巴掌,再给一颗甜枣的行为,虽然让帝胤有些适应不了,但很快随着苏迷的温声细语,心头微软,下意识随她来到床榻边,仰着躺下。

    “王上,等会施针有些酸痛,你且忍忍。”

    “无碍,本王不怕痛。”

    帝胤话落,苏迷拿出几排金针,按在他的穴道上,便扎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。”男人轻吟一声,婉转悠长,还带着慵然拖曳尾音。

    可苏迷听着,只感觉到头皮发麻,眉头下意识皱起。

    这男人,不能小声点叫,还故意叫的那么销ll魂?

    但这话,苏迷不敢说,又不敢伸手堵住他的嘴,只能皱着眉,闷声为他施针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身在外面的黎幕旬与楚风,清晰将一声声男人轻吟,尽数听入耳中。

    前者下意识皱了眉,后者脸上却露l出别番意味,他显然在想,两人到底在做什么,弄出如此动静?

    嘿嘿,恐怕并非只是施针这么简单罢。

    楚风不是没有过女人,偶尔有生理需求时,亦会去花楼,自然知道男女之间那些事。

    男人嘛,但凡遇到这种情景,都会往某方面去想。

    黎幕旬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但他却一直觉得,苏迷对帝胤另有目的,有可能背着他们,做出不知羞耻之事,蓦地站起身,便要闯进内室一看究竟!

    “太傅大人不可,王上吩咐过,谁都不能进。”楚风眼疾手快挡住他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黎幕旬自然不会听他的,而且他功夫不差,抬手便与楚风过起招来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内室中。

    苏迷正专注施针,回过神来,突然听到外面的动静,不由心生疑惑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嗯,什么这么快?”帝胤满头是汗,闻言半掀眼眸,慵然看向她。

    那一眼的无限风l情,顿时让苏迷的心跳,漏跳了两拍。

    但她很快移开了视线,同时站起身来:“臣女去看看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刚走一步,手腕便被拉住,帝胤有气无力道:“你还未回答本王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苏迷蹙眉看着他,突然觉得,每当她将注意力,放在别的事情上,这男人总会将她的注意力,强行转移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角,如实说道:“臣女刚为王上施针,外面便传来打斗声,臣女以为是下毒之人派来的刺客,所以才说这么快,但又不确定,所以想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有楚风在,你继续施针,无碍。”帝胤扯了扯她的手。

    苏迷侧耳听了听,还是不放心,当即道:“施针需要相对安静的环境,臣女去去便来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挣开他的手,疾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由于走的匆忙,苏迷丝毫没注意到,当她挣扎那瞬,男人原本慵然如雾的眸子,倏然闪过近乎狰狞阴鸷的嗜血幽光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苏迷走出内室。

    眼见楚风跟黎幕旬打了起来,心里立马猜测出事情原委。

    她紧皱眉头,随手捞起一个花瓶,猛地朝黎幕旬的脑袋上砸去——

    黎幕旬微微侧目,眼见花瓶飞来之际,倏然闪身去躲,随即“砰”地一声,名贵青瓷花瓶,顿时摔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苏迷冷冷看着他:“小女正为王上施针,需要绝对安静的环境,大伯若是不满,立即回你的碧云山,不要在宫中撒野,省的扰人心烦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放肆!”

    黎幕旬学识渊博,别人见了他,向来都是恭恭敬敬,从未被人这般羞-辱过,此时闻言,当下便怒了。

    苏迷却冷笑一声,扯唇嗤道:“大伯难道不知,医者施针时,不能被外界干扰,否则极有可能,影响到病患的安危?”

    “本太傅自然知道!”

    这一次,黎幕旬自称为太傅,显然是在证明,他亦是有官职之人,容不得她言语挑衅与羞-辱。

    可苏迷没给他一点面子,讥诮笑道:“既然知道,还故意找茬,难道太傅大人便是那下毒之人,或是下毒之人的同党?”

    “苏迷,你休要血口喷人,本太傅绝不会对王上不利!”

    “楚统领,刚才可是太傅大人先动的手?”

    苏迷不再理睬他,而是问向楚风。

    后者怔了一下,如实颔首:“是。”

    苏迷微微挑眉,冷晲他一眼,却未有言语,径自转身进了内室。

    黎幕旬平生第一次,被人训斥,但仔细又想想,却觉得这件事,确实是他的不对。

    可面对训斥自己之人,竟是一名小女娃,心里仍有一股火气,憋在心口,无处可发。

    楚风见此情景,不由对苏迷暗暗点了赞。

    他心想,这王上看中的女人,果真是好样的,连太傅大人都敢训!

    *

    再次走进内室时,帝胤见苏迷面色阴沉,心里那点怒气,顿时消失大半。

    她跟黎幕旬的对话,他在里面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当他听到苏迷训斥黎幕旬,后者却没怎么还嘴时,帝胤心下微惊!

    要知道,当初请他出山,他可是费了一番功夫。

    可如今,苏迷出言训斥他,黎幕旬竟无反驳的余地。

    不亏是他看上的女人!

    帝胤在心里小小得意一把,连带着眉眼间,都沾染几许喜色。

    “王上为何事这般开心?”苏迷刚训完黎幕旬,心里火气还未消,见他一反常态,笑的倒是开心,难免口气有些不好。

    帝胤却丝毫不在意,伸手捉住她的手,将苏迷扯进怀里,低头吻了吻她的唇:“本王在笑太傅……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