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49章 江山如此多病娇23
    “吱呀——!”

    随着寝宫大门,被两名太监打开,身着华服的苏聆姿,搀扶着雍容华贵风韵犹存的太后,仪态万千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苏迷恭敬坐在帝胤身侧,细心为他诊脉,见两人进来,连忙起身行礼:“臣女见过太后,大姐。”

    苏聆姿见两人如此亲近,眼底妒火更盛,却碍于帝胤与太后在场,怒不敢发,只得温婉欠了欠身:“灵溪见过王上,王上万福。”

    帝胤面色淡淡,看向太后:“母后怎会突然至此?”

    “灵溪她……哀家听说王上中了毒,特地前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太后不小心说漏了嘴,苏聆姿娇嗔了声,面色羞赧低首,像似害了羞。

    原以为,帝胤听此,会看她两眼。

    却不想,帝胤只是寡淡笑道:“母后切勿担心,有苏迷在,她不会让本王有事。”

    太后闻言,这才将视线落在苏迷身上。

    然而只是一秒,她便厌恶皱眉,质疑出了声:“难道她一个小丫头,比她父亲的医术,还要高明?”

    “本王中的毒,苏家除了她,无人能解。”

    轻描淡写的回击,立马让太后沉了脸:“哀家不信。”

    帝胤轻笑,抬手招来小太监:“让苏爱卿他们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王上。”小太监连忙应承,随后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再次进来时,苏家父子与黎幕旬,随小太监走进寝宫,恭敬向太后与帝胤行礼:“微臣参见太后,王上。”

    太后见到苏韫,面露一丝不自然,后者相比之下,却很是淡然自若。

    帝胤顿了顿,轻慢开了口:“苏爱卿,若以你一人之力,可否能解本王的毒?”

    苏韫斟酌片刻,当即道:“微臣只有六分把握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几分把握?”

    帝胤看向身边的少女。

    苏迷一时猜不出,他此言所谓何意,沉默片刻,如实道:“臣女有九成把握。”

    “剩下那一成呢?”帝胤又问。

    苏迷蹙眉道:“剩下那一成是人为因素,只要没人在背后动手脚,保全臣女与王上的安危,那剩下的一成,便不作数。”

    帝胤满意笑笑,看向太后:“母后大可放心,有苏迷为本王解毒,苏爱卿为本王把关,楚风保护本王与苏迷的安全,这毒必定解得了。”

    太后见帝胤处处维护苏迷,对她更厌恶几分。

    眼见她要为帝胤解毒,便没有久留,带着苏聆姿,离开了承乾宫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苏迷所谓的解毒之法,先是为帝胤施针,再是进行药浴,将体内毒素全部排出,最后以药膳滋补。

    听她说要全身施针,除了帝胤以外,在场几人全都皱了眉。

    还未等他们发表意见,苏迷正义凛然道:“身为医者,若连这般小问题,都无法克服,小女实在配不上医者两字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尚未出阁,若是传出去,日后还有谁敢娶你?”苏若言只要想到,苏迷要跟帝胤如此亲密接触,心底满满的拒绝。

    苏韫虽觉得不妥,倒不如苏若言那般言辞激烈,附和了几句,又建议道:“不如迷儿将施针的法子,教给为父或是你大哥,我们为王上施针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苏迷没拒绝,乖巧颔首。

    帝胤闻言,面色倏沉,立马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,只能她碰,让两个老男人碰他,这毒还不如不解!

    正要否决,苏迷突然从药箱里,拿出一本医术。

    “九转针法!你学会了?!”

    苏韫瞪大眼睛看向她,满是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这九转针法,是苏家祖上所传。

    但此针法难度极大,不好把握,苏家好几代,都只学了皮毛而已。

    即使苏韫、苏若言,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苏老爷子不希望,九转针法失传,便将苏家所传的医书药典,对内开放,只要是苏家人都可以观阅。

    之前,苏迷并不是完全假装勤学苦读,实则是专注学习这套针法。

    结果竟真学会了。

    故而,为帝胤解毒,她更有把握。

    “嗯,这套针法好难,迷儿学了近半月,才完全学会。”苏迷眨眨眼说道。

    人比人气死人,苏迷拉仇恨的功夫,比之先前更渐长。

    两父子的脸色,极其难看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“本王没闲功夫等你们学会,苏迷,立即为本王施针。”帝胤冷淡出声。

    “是,王上。”

    苏迷连忙应承的样子,看到苏若言心肝脾肺肾都疼。

    但这还不是最疼的。

    几人刚想进内室,帝胤冷着脸,让楚风将他们挡在外面,不准任何人进来。

    苏若言心里更难受了,扎心扎肺的疼,唯恐两人发生点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,苏迷走了出来,将一张药方,递给他们:“过会王上要药浴,这是所需的药材,大致半个时辰便要用。”

    苏韫伸手接下,仔细扫了几眼,眉头皱的更紧。

    但他什么话,都没说,拉着苏若言,前往御药房。

    苏迷拎着药箱,刚想走进去,黎幕旬突然出了声:“你是第一次施针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苏迷口吻淡淡,仿佛丝毫不紧张。

    黎幕旬却紧皱眉头:“若出现失误,你担当的起么?”

    “不会失误。”

    苏迷满口笃定,看起来非常自信。

    黎幕旬并不信她,伸手拉住她的胳膊,苏迷突然道:“大伯肤色暗沉,眼下发青,眼中红丝遍布,想来经常熬夜,最近一定没少掉头发,真是辛苦辛苦,此时这里用不到你帮忙,还是尽早回去补补眠,老人家还是别太拼了。”

    话落,苏迷扭身走进内室。

    黎幕旬被楚风挡住,又不放心离去,只得强行忍下愠怒,在外面等待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走进内室。

    苏迷见帝胤正自觉褪衣,想起刚才的吻,脸忍不住红了红。

    若不是太后突然赶到,她还不知道,会吻到什么时候?

    真是中了邪!

    苏迷满心懊恼,又暗咒自己竟那般不矜持,抱着一个男人肆意亲-吻,简直丢人丢到姥姥家了!

    少女独自苦恼的当空,帝胤褪去上半身衣衫,将优美流畅线条的背肌,尽数展现。

    结果却丝毫不见,她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帝胤皱了皱眉,如雾眸底暗了又沉,动作停顿片刻,便伸手去解裤带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