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47章 江山如此多病娇21
    初见那一袭青衫,墨发半束,清冷眉眼的男人,苏迷神色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但下瞬便弯唇轻笑,颔首招呼道:“大伯好。”

    黎幕旬眼角微抽,冷冷瞥了她一眼,径自走进承乾宫。

    苏迷不以为意,跟着走进寝宫。

    帝胤今日未上朝,刚洗漱穿戴好衣衫,神色略显倦怠,似乎昨晚没睡好。

    见他眼下两抹青色,苏迷心中的余怒,这才稍稍减缓,可当她视线下移,不经意看见帝胤手上的伤,眉头不由皱起。

    苏迷板脸走过去,将手里的东西放下,打开药箱,准备为他处理伤口。

    谁知摊开掌心,细看受伤的痕迹,眉头皱的更紧:“除了手掌,王上身体各处,是否还有其他伤口?”

    “只此一处。”帝胤摇头,见她神色不悦的模样,眼底笑意更浓。

    黎幕旬在一旁看着,脸色阴沉的厉害。

    而两人似乎没当他存在,直到苏迷将伤口处理好,帝胤才恍然出声道:“黎居士既然愿意出山相助,那日后便胜任太傅一职,若黎居士不介意,可长住宫中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王上好意,本居士还是住在碧云山,比较习惯些。”黎幕旬婉言拒绝。

    帝胤没勉强,视线落在食盒上。

    苏迷净了手,正巧将食盒打开,见他望过来,笑着招呼道:“王上吃早膳了么?”

    帝胤见她端出两人份的包子与牛肉汤,唇角微勾,笑意不明道:“你准备了两份?”

    另一份,又是为谁而准备?

    这话,帝胤没直接问。

    苏迷却听懂了,如实答道:“本是为大哥准备的,但若王上没吃,不如一起吃,臣女食量小,吃不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话落,如雾眉眼间,迅速凝聚幽沉冷意。

    即使帝胤快速敛下眼睑,端起茶盏,故作喝茶,但其中的深意,还是被苏迷尽数捕捉。

    生气了呢。

    苏迷唇角微勾,在他身边坐下,笑意吟吟道:“王上若不嫌弃,可尝尝这李记家的包子,味道挺不错。”

    帝胤心里有气,并不想吃,但他更不想让苏若言吃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静静看向她,勾唇轻道:“本王手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看了眼他的右手,眨了眨眼,一时没明白他是何意。

    但黎幕旬却听懂了。

    帝胤的意思是说,他手受伤了,要让人喂。

    黎幕旬皱了皱眉,连忙唤来小太监,让他去准备干净碗筷。

    苏迷饿的厉害,等了会,见小太监还未回来,伸手捏起热包子,咬了一小口。

    “咳。”黎幕旬皱着眉,清咳警示。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将咀嚼的包子咽下,舔了舔-唇角的汤汁,冲帝胤笑了笑:“臣女太饿了,一时没忍住。”

    少女俏皮柔和的笑,异常暖心温情。

    但对正常的男人,尤其还是对她有想法的男人而言,却是极其致命的誘惑。

    帝胤眸色倏沉,紧盯着她的唇,难以抑制的灼热。

    正当外面传来一些动静,黎幕旬朝外张望之际,帝胤鬼使神差的倾身,一口咬在苏迷塞进嘴里的包子上。

    只是一瞬,叼在嘴里的包子没了,唇角还被两抹温凉碰触,所残留的男人馥郁龙涎香气息,细细密密萦绕,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两片唇儿,无声动了动,随即紧抿微噘,愤愤瞪向他:“你——!”

    “味道确实不错,很美味。”

    帝胤慢条斯理嚼着,舔了舔红誘嘴角,故意压低的声线,异常的性-感撩-人。

    苏迷脸色猛地爆红,像只煮熟的虾子般,懊恼咬着唇,压低声音喝道:“我还没同意嫁给你呢!你不要太过分!”

    帝胤闻言轻笑,稍显得意扬起眉。

    苏迷启唇,正要再开口,黎幕旬突然回过头,目光探寻看向两人。

    她连忙敛了神色,抬眼望向他。

    黎幕旬眸光微闪,竟皱起了眉头,又回过头去。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还未捕捉到什么,楚风突然走了进来:“启禀王上,东明王与洪将军,门外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王上。”

    话落,楚风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两人依次走进,向帝胤行了礼。

    东明王帝晟先行道:“听楚统领说,王上中了剧毒,不知此事是真是假?王上可知是何人所为?”

    “王叔切勿担心,现有苏院使之女,为本王尽心医治,相信很快便能解除,至于何人下毒,本王暂且不知。”

    帝胤神色淡淡,轻描淡写回答。

    帝晟面上虽未半点显露,心下却惊涛万丈!

    原本见帝胤未上早朝,便与洪天雲过来看看,刚才听楚风说,他中了剧毒,如今他又说,苏韫之女能为他解毒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消息,实在太出乎意料!

    但最出乎意料的是,苏家庶女人尽皆知是废材,何时能有这么大的本事,解了帝胤身上的毒?

    视线落在帝胤身侧的苏迷,一双锐利眼眸,满含探究。

    正要开口,楚风领着苏韫父子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帝晟见到苏韫,浓眉紧皱片刻,很快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苏韫见到两人,脸色同样不太好,但双方都碍于帝胤在场,不敢轻易显露。

    “微臣见过王上,东明王,洪将军。”

    苏家父子恭敬行礼,看向帝胤:“微臣听小女说,王上中了剧毒,便特意过来看看,不知微臣可否为王上诊诊脉?”

    “自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帝胤爽快答应。

    苏韫上前为其诊脉,随后满脸震惊道:“王上所中之毒,由上百种毒物,加入特殊药引所制,想要解其毒,实属不易。”

    他看向苏迷,谨慎问道:“迷儿确定有把握解此毒?”

    话落,所有人的目光,都看向苏迷。

    帝晟更是冷笑出了声:“小女娃,你可想好了,若是解不了王上的毒解,那便犯了欺君之罪,若在解毒过程中,王上稍有差池,你们整个苏家,都要受你所牵连。”

    这话,算是打着质疑的幌子,实则是在警告吓唬她。

    最好吓得她,不敢冒这个风险,强行为帝胤解毒。

    但这只是帝晟按照他的角度,所设想的结果,并没有以苏迷与苏韫的角度,去看待这件事。

    若她突然反口说解不了,同样犯了欺君之罪,而苏韫与苏家,依旧会受到牵连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