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45章 江山如此多病娇19
    帝胤凤翎睫羽低垂,恰巧将男子仓皇神色,尽数捕捉眼底。

    见他隐隐发红的眼角,衾薄绯唇微勾,却是无尽寒凉凛冽之意:“自去刑司领罚。”

    黑衣男子蓦地一惊,连忙磕头认错:“属下知错,请王上再给属下一个机会,属下绝不敢再犯!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短促冷呵声,从喉中梭然溢出。

    但见下瞬,两道黑影凭空隐现,快速擒住黑衣男子双臂,紧捂他的口鼻,便将他无声无息拖了出去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。

    半空传来一道轻微声响,身形瘦弱的黑衣人,恭敬跪在帝胤脚边:“属下红翼,叩见王上。”

    冰冷女声传入耳际,下刻便被一道凌厉掌风,震出几米远,重重摔在地面!

    “谁派你来的?苍暝?”帝胤幽幽出声。

    黑衣女子强行忍住气血翻涌,再度恭敬跪地,低声回道:“属下得知,王上所监视之人,是名女子,便主动向苍首领请命,心想女子监视女子,比其他男子更方面些,若王上不愿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去罢,势必要保证她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未等红翼说完,帝胤便出声嘱咐,显然是赞同她的话,默许了她的行为。

    红翼心中一喜,连忙叩首:“谢王上,属下告退。”

    话落,瘦弱身形骤闪,消失在承乾宫中。

    帝胤淡淡收回视线,垂下凤翎睫羽,望向掌心那把简朴檀木梳,指尖轻划流连,似在回味着,她所残留的温度与气息。

    苏迷,苏迷……

    心中呼唤着她的名字,隐忍而克制。

    下瞬,静静舒展的掌心,像似握住她的手那般,寸寸将檀木梳紧握,直到空气中,蔓延淡淡血腥之气,紧握的手掌,却未有丝毫松动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苏府。

    沁雪园。

    苏迷回来后,没再理会过彩蝶。

    不止是气她,还气自己铤而走险,在众人面前,拿帝胤刺激苏聆姿。

    即便心知,别人都以为,她跟帝胤亲近一回,便自傲麻雀变凤凰,高调显摆亦纯属正常,不会怀疑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但苏迷却自知,她失态了。

    面前爱慕帝胤的苏聆姿,她竟像个吃醋的女人,故意出言刺激挑衅……

    苏迷双手捂脸,顿时苦恼出声:“疯了,真是疯了!”

    彩蝶端着精美糕点,刚走进屋子,见她神色烦躁,不由关切问道:“小-姐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苏迷摁了摁眉心,轻叹道:“有些头痛,估计是着凉了,你去烧些热水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彩蝶将糕点放在桌上,转身出了屋。

    再度折回之际,见桌上糕点丝毫未动。

    彩蝶心想,苏迷一定还在生她的气,但又不敢多说什么,只得默默将热水倒进浴桶。

    “你先出去,我自己洗。”

    本想伺候苏迷洗澡,还未说出口,彩蝶便被她遣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是,小-姐。”彩蝶蹙着眉,走出屋子,又反手将房门关好。

    褪去衣衫,跨进浴桶中,温热的水,顿时驱散满身满心疲惫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苏迷不由轻舒出了声:“没什么大不了的,左右费神去烦恼,日子还是要过,任务还是要完成,索性不如走一步算一步。”

    她想通了,既然阻止不了这份情感,那便让它继续蔓延。

    若喜欢便喜欢,若爱便爱,若是……伤了心,她亦不会让他好过!

    思至此,苏迷顿感豁然开朗,闭目泡会澡,换上干净衣衫,坐在梳妆台前,用布巾擦拭头发。

    须臾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起了什么,不由再度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良久后,苏迷渐渐回神。

    眼见天色已晚,她简单梳了妆,匆忙出了门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苏韫刚从太医院回来,半路见一道熟悉身影,疾步朝东院走去,定睛看了看,忙声唤道:“迷儿?”

    那道身影顿了顿,转过身来,果然是苏迷。

    苏韫又问:“你这急着做甚?”

    苏迷欠了欠身,如实道:“迷儿有要事找父亲商议。”

    苏韫见她面色凝重,急忙与她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书房,苏迷这才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启禀父亲,迷儿今日去游湖,碰巧救了王上,为他诊断时,发现他身中剧毒,回宫为王上治疗时,又遇到了大哥,王上便命迷儿与大哥,共同为他解毒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苏迷一直留意苏韫。

    见他神色阴沉,心中的猜测,不由又明确几分。

    毕竟按常理而言,身为太医院院使,自家儿女若能为王上解毒,这无疑是莫大的荣幸。

    但苏韫这幅样子,明显是忧心更胜欢喜。

    苏迷没有再出声,静静等他平复心情。

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苏韫睁开眼,满是复杂望着她:“你大哥又怎会觐见王上?”

    “当时迷儿开了药方,大哥定是认出迷儿的字迹,便随楚统领一并去了承乾宫,王上见到他后,便提议让大哥与我共同为他解毒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王上主动提议?”苏韫凝眉问。

    苏迷连忙颔首:“是,除此以外,王上似乎,似乎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王上怎么了?他还说了什么?”苏韫急切问道。

    苏迷见他这般失态,大致猜到他扮演的角色,不动声色勾勾唇,当即又抛出另一个重大消息:“王上似乎想娶迷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苏韫坐不住了,猛地站起身,皱眉道:“此言当真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真。”苏迷轻掀眼帘,看来苏韫一眼,又道:“可父亲看起来,似乎并不高兴,难道您不希望王上娶迷儿么?”

    苏韫闻言皱眉:“你可知入宫后,需要面对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迷儿虽有耳闻,但王上说过,他会保护我,不会让那些女人伤害迷儿。”苏迷低垂眼帘,面露羞赧。

    苏韫眉眼讥诮,不由冷笑道:“帝王家的男人,说话从来比唱的好听,他只是在哄你!”

    苏迷闻言,顿时觉得他话中……有故事。

    眼睫轻眨,却没有急着追问,而是固执倔拗道:“万事不能一概而论,父亲您这是对王上有偏见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多言,为父这么说,自有为父的道理,总之你绝对不能嫁入皇家!”

    苏韫神色冰冷,愠怒出声,似乎气的不轻。

    苏迷怔了怔,故作被他吓到般,怯生生抬眼看着他,而后紧抿唇角,委屈不甘道:“说到底,父亲还是更疼大姐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