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44章 江山如此多病娇18
    “大姐,你,你这是做甚?”

    苏聆姿万分欣喜之际,一道惶恐惊愕声,从头上方梭然传来。

    嘴角笑意倏僵,恍然抬头望去,无比熟悉的容颜,映入眼帘那刻,刚编织好的美梦,瞬间被现实击碎。

    “苏迷?”

    苏聆姿轻唤出声,隐隐带着不确定的口吻,引得苏迷掩口直笑:“大姐这是不认得小妹了?”

    “你怎会乘坐王上的……御驾?”

    苏聆姿见是苏迷,当即忍不住愠怒质问,结果刚说到一半,又将声音刻意放柔,脸上重新挂起笑容,小声问道:“王上可在里面?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她满含期待的朝车厢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苏迷稍稍敛了笑,走下马车,摇头道:“王上身体有恙,此时正在承乾宫歇息,未曾送小妹回来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着没毛病,但深层意思,苏聆姿却听得很明白。

    苏迷她不但见到的王上,还去了承乾宫,王上身体有恙,便让御前侍卫统领楚风,亲自护送她回来。

    此时她身上又穿着宫装,这明显是在故意显摆,她与王上的关系很亲密!

    苏聆姿心中怒火中烧,正要发作,楚风却在此时跳下马鞍,抱拳行礼道:“楚风见过灵溪郡主。”

    “楚统领,不必多礼。”苏聆姿连忙挂上笑容,冲他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楚风笑了笑,转头看向苏迷:“苏姑娘若无别的吩咐,我先回宫复命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摇摇头,颔首谢道:“劳烦楚统领了。”

    “苏姑娘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楚风冲她笑了笑,翻身上马,又朝苏聆姿颔首示意。

    正要驾马离开,却见苏迷走到鼻青脸肿的彩蝶面前,低头询问道:“谁打的你,为何原因打得你?”

    “小-姐呜呜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聆姿在场,彩蝶只能哭,不敢说出真相。

    苏迷沉吟片刻,视线依次扫过丫鬟们的掌心,最后来到右手微红的丫鬟身边,抬手便是一记巴掌,重重打开她的脸上——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那丫鬟被打倒在地。

    苏迷面色未变,冷声道:“刚才她打你几巴掌,立即给本小-姐打回去。”

    这话,显然是对彩蝶所说。

    但彩蝶没那个胆子,边哭边扯苏迷衣袖,希望她不要再追究。

    那丫鬟是苏聆姿的贴身婢女,名叫珠兰,苏聆姿见她聪明有眼力劲,对她极其不错。

    此时被人突然打了巴掌,心里自是不甘,爬起来便愤愤说明缘由:“这贱-婢偷东西,奴婢按大小-姐的吩咐,赏了她几巴掌,奴婢没有错,三小-姐为何要打奴婢?”

    “那银子是本小-姐给她的,她并没有偷东西,即便她真是个偷儿,本小-姐的人,本小-姐自会处理,何时轮到你来多嘴!”

    苏迷扬手,刚想再给她一巴掌,苏聆姿突然出声道:“珠兰是听从我的吩咐,小妹这是拐弯抹角骂我么?”

    “大姐言重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转身看向她,有条有理道:“大姐是太后的干女儿,堂堂的灵溪郡主,言行举止代表着皇家形象,眼下大姐的婢女犯了错,更应该严惩不贷,以儆效尤,天子犯法尚与庶民同罪,难道大姐想徇私维护她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

    苏聆姿急忙否认。

    虽知苏迷在哄她,但她说的却有理,此时楚风在场,而她是灵溪郡主,日后要做王后的女人,怎能让一个小小的婢女,影响到她的未来。

    至于苏迷,以后有的是机会,好好惩治她。

    苏聆姿敛了敛神色,当即道:“既然她犯了错,那便按照小妹的意思处理,我有些乏了,先回府歇息。”

    “小妹恭送大姐。”

    苏迷欠了欠身,随后看向彩蝶:“刚才她怎么打你的,你怎么打回来,若此时不打,可不要说本小-姐,不为你讨回公道。”

    “小-姐……。”

    彩蝶面露为难,但她想着日后,总归是苏若言的妾室,若是打了苏聆姿的婢女,势必对她有影响。

    思来虑去,最后还是决定忍气吞声,不再追究。

    “不知者无罪,不怪珠兰姐姐,小-姐饶过她罢。”

    苏迷闻言,忽而笑了。

    彩蝶这话说的倒是漂亮,若是她不为难珠兰,好人便让彩蝶当了,若是她不饶珠兰,那她便成了坏人。

    苏迷不由暗自轻叹,心想自己好不容易做回善事,别人不但不领情,还给她扯后腿。

    罢了,罢了。

    苏迷摇头轻笑,下刻便一巴掌,打在洋洋得意的珠兰脸上:“身为奴才,便要有奴才的自觉,本小-姐即便在苏府不得势,亦是苏家的三小-姐,若下回再敢以下犯上,本小-姐定不饶你!”

    珠兰怔了怔,却被苏迷周身威慑力所迫,下意识颔首道:“是,奴婢明白,下回绝不再犯!”

    苏迷冷哼一声,举步走进苏府的大门。

    直到她身形消失,楚风才带人离开,却因此一事,他对苏迷的印象,产生大大的改观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藏在暗处监视的暗卫,见到这般情景,同样感到惊讶。

    苏迷虽不是传闻中的废材,但性子软弱胆小,从未像刚才那般盛气凌人。

    好似突然变了一个人……

    暗卫腹诽片刻,身形骤闪,施展轻功,飞往东城王宫所在之处。

    承乾宫外的守卫,只觉得一道风袭来,稍稍眨眼,那道风便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承乾宫内。

    身穿一袭黑衣的男人,跪在容貌俊美,面色却过分苍白的男人脚边,将刚才所见到的一幕幕,如实坦然相告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她不但一改常态发了火,甚至多次提到本王,故意刺激苏聆姿?”

    黑衣男人顿了一秒,当即颔首:“是,以属下看来,苏姑娘确实是有意气苏聆姿。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帝胤闻声轻笑,眉眼间掩不住欢喜之意。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。”他又道。

    黑衣男人跟随帝胤已有数年,从未见他如此愉-悦开怀。

    如今突闻其笑声,神思晃了晃,下意识循声而望,想要一看究竟。

    然而当他清晰看见,那渲染笑意的谪仙容姿,似闪烁着璀璨耀眼的神采之际,一双明亮眼眸忽而闪了闪,心跳亦随之加快几拍,吓得他急忙瞥开眼,竟不敢再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