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30章 江山如此多病娇4
    这男人是生气了?

    苏迷眸光闪烁,不知不觉中被突然出现的男人,夺去所有注意。

    等她回过神,苏家父子早已站起身,带着疑问望着她:“你与王上是何关系?”

    苏迷倏怔,转念又想到,刚才帝胤询问她,又按照她的意思处理,想来他们定是怀疑她,私下与帝胤是熟识。

    青黛娥眉微蹙,两剪秋水明眸轻眨,苏迷面露胆怯,坦然说道:“启禀父亲,迷儿与王上,今日只是初次见面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苏韫与苏若言,同时皱了眉头,显然是不信她的话。

    苏迷眸光微闪,暗暗闭气的同时,拢了拢身上的外衫,双颊渐染浅粉,她略显羞赧道:“王上与迷儿初见,便将衣衫相赠,或许是对迷儿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王上乃辰国天子,又怎会对你着丫有意,为父劝你尽早收了那份心思。”

    苏韫轻嗤,冷然出声。

    但心中原先的怀疑,却亦随之打消几分。

    帝胤是天子骄子,多少个王公贵族千金与异国公主,做梦都想被他纳入后宫,他又怎会看上一个废材丫头。

    思及此,苏韫转头看向苏若言,面露愠怒:“还有你这混账,她即便再不济,亦是你妹妹,你怎能如此欺-辱她?”

    “父亲,孩儿只是帮小妹治病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治病?你当为父是傻的!”

    苏若言还想狡辩,苏韫冷声呵斥,重罚道:“禁足十日,抄医经千遍!”

    “父亲,您听孩儿解释啊,孩儿真的只是帮小妹治病,不信您还可以问小妹。”苏若言垂死挣扎。

    苏韫没说话,却依言看向苏迷。

    后者怔了怔,心中快速理清现状,当即忸怩道:“迷儿确实生了怪病,但迷儿没想到大哥,要用那种法子治病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苏小妹,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!”

    苏若言心生怒火,万万没想到,苏迷会反将他一军。

    苏韫见此情景,不由蹙眉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启禀父亲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启禀父亲……。”

    两人异口同声,苏韫朝苏若言一扬手,示意苏迷来说。

    苏迷抿了抿唇,唯唯诺诺道:“迷儿昨晚做了个梦,梦见大哥将各种毒物喂给我吃,那些毒物令我很痛苦,迷儿惊醒后,一旦有异性靠近,便会出手打人,大哥刚才被我打了几下,说想法子给我治病,便将我绑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苏韫眉头皱的更紧,但他不信这些光陆怪离,举步来到苏迷身边,朝她伸出手。

    苏迷愣了一下,缓缓伸出满是伤痕的手。

    苏韫眯了眯眼,反手一搭——

    但奇怪的是,苏迷并未作出任何抵触。

    “苏小妹,你敢骗我!”苏若言见此,怒火更甚,几步跑上前,伸手去扯她身上的外衫。

    谁知,指尖尚未碰触丝毫,苏迷抬脚便是一记狠踹,将苏若言踹倒在地!

    “苏小妹!”苏若言痛的龇牙咧嘴,愤愤瞪着她。

    苏韫细细打量着苏迷,将她脸上的不安,与毫不拖泥带水的动作,尽收眼里,对她的话,不禁信了几分。

    他将手收回,沉吟片刻,道:“你这几日好生修养,尽量与若言少接触,为父去查查医经,有消息会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,父亲。”

    苏迷怯生生回道。

    苏韫见她这模样,对怪病的真实性,又信几分。

    三人回到苏府。

    苏若言本以为,苏韫了解情况后,禁足之事便算了。

    谁知他刚回屋,便有两名护卫走进来,称是苏韫吩咐,十日之内,不允许他外出,还有那千遍医经,一遍都不能少。

    苏若言怒不可遏,暗骂苏迷几句,认命去抄医经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苏迷透过系统059得知此事,不由冷笑:“苏韫对他那儿子,还真是护得紧呢。”

    “宿主为何这样说,苏老头不是罚他了么?”

    “苏韫不知帝胤为何护着我,却怕他问起此事,若没罚苏若言,帝胤会怪罪他,怪罪苏若言,所以才小惩大诫,在帝胤面前,也有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此举,一方面得以自保,一方面保住苏若言的名声,又免去帝胤继续追究。

    果真,姜还是老的辣,老狐狸不愧是老狐狸。

    系统059听完她的话,心里同样有此感慨。

    虽然她不记得以往的记忆与经验,但对待事物的看法,还是如此透彻清晰。

    怨不得,那人倾尽全部,亦要护她周全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”苏迷见他若有所思,眨眨眼问道。

    系统059连忙摇头,正色道:“原文女主发布的任务,宿主有何想法?”

    提到这茬,苏迷不由皱了眉。

    原文女主想知道,为何付出所有真心,苏若言却不爱她。

    对于苏迷而言,这答案非常明显——因为不爱,所以不爱,即使付出再多,不爱还是不爱!

    而且,大部分人都有贱性,得不到的,永远在騒动,她越是对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好,那人便永远不会发现她的好,更不会爱她。

    可是,她该用什么办法,让原文女主知道答案呢?

    苏迷坐在凳子上,翘着二郎腿,快速转动大脑思考着,很快想到一个法子。

    “我想到一个法子,但具体行不行,还有待考证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法子?”系统059问道。

    苏迷摆摆手:“先保密,等我实验成功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起身去找伤药,准备处理手腕的伤。

    刚清洁了伤口,正想上药,身穿花红柳绿衣衫的小丫鬟,推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三,三小-姐!你这是……偷汉子了?”彩蝶满脸惊愕,不敢置信看着她。

    苏迷低头看着身上的外衫,温然笑问道:“你可知这汉子是谁?”

    彩蝶闻言,眼睛差点瞪出来:“三小-姐,你真去偷汉子了,你不怕被老爷发现,重罚于你么?!”

    “呵,骗你的,我受伤了,这是我救命恩人赠予的衣衫。”苏迷轻描淡写笑答一句,低头继续上药。

    彩蝶听此,这才轻舒一口气,走过去给她处理伤势。

    苏迷没阻止,静静看着她,轻声叹道:“我这点小伤倒没大碍,但苦了大哥,被父亲禁了足,还要抄千遍医经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大少爷被老爷禁足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