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28章 江山如此多病娇2(海上生明月生日加更)
    哪怕只是兄妹间的亲情,苏迷分毫都没感觉到。

    眼下对苏若言唯一的想法,便是将他打成猪头,一脚踹飞,眼不见为净!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进入特殊ss级位面后,宿主所有的情感体现,都来源于宿主自身的感知。”系统059突然出声提醒。

    苏迷眉头微皱,启唇细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我没有接收原文女主的情感,对待位面人物,全部都来自我本身的喜恶。”

    系统059轻轻颔首:“是的,宿主。”

    苏迷想起一件事,继而又问:“那人设呢,难道全程要靠我来演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只要前期宿主不能崩人设,后期发生的改变,尽量保证位面人物,不对宿主的身份怀疑的前提,不会扣除额外的积分与奖励。”

    那便是说,如果她的身份被怀疑,即便完成副线任务,积分与奖励,都要被扣除。

    真是坑爹。

    苏迷深吸一口气,重重闭上眼,脑中回想着,原文女主的人设。

    废材,性格内敛懦弱,没有安全感……

    “苏小妹,你竟然又踹我,是不是不想活了?!”苏若言狼狈爬起,气冲冲来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苏迷睁开眼,立即换了一副面孔,眉眼微蹙,怯生生看着他:“大哥,小妹不是故意的,还请大哥原谅小妹。”

    苏若言扬眉轻嗤:“刚才还凶得很,眼下反倒装起来了,怎么?怕我在父亲面前,告你的状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大哥千万不要告诉父亲。”

    苏迷紧蹙眉眼,神色焦急又无措。

    她多次抬眼看他,好几番欲言又止,结果却怯生生低着闹到,紧紧咬着唇,一句话亦不说。

    苏若言这才觉得,自家的小妹,终于正常了些。

    毕竟以往欺负她时,她向来打不还手,骂不还口,今个突然踹他,还真把他吓着了。

    想到刚才的一幕,苏若言放低了声音,温声道:“苏小妹,你老实告诉我,刚才为何要踹我?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,因为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支支吾吾,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苏若言猛地逼近,冷声喝道:“大哥问你话,你敢不说?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,我病了。”苏迷眉眼挣扎,抬手指着自己的脑袋:“小妹这里得病了,而且病得很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脑病?你又不懂医术,又怎会知道得了脑病?”

    苏若言双眸微眯,对她的话,表示怀疑。

    苏迷扬起手,目光胆怯,面色羞赧道:“大哥若是不信,一诊便知。”

    苏若言对自己的医术,向来有信心,隔着一层薄纱,指腹搭在她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可下一刻,原本内敛羞赧的少女,抬脚又是一踹,直接将毫无防备的苏若言,再次踹飞,猛地倒栽了两个跟头,狼狈趴在地!

    “苏小妹!你找死!”

    苏若言怒火滔天,忍痛爬起来,冲到她面前,愤怒扬起手——

    “小妹纵使无心,仍是伤了大哥,大哥打便打罢,最好一巴掌打死小妹。”

    苏迷吸了吸鼻子,眼眶迅速染红,一瞬不瞬望着他:“能死在大哥手里,小妹甘之若饴。”

    苏若言动作一怔,视线落在那张梨花带雨的脸,喉结不由滑了滑,眼底灼热几分。

    “你想寻死?”

    “小妹不想死,但自打昨晚做了个噩梦,一旦有异性靠近,小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脚,大哥,你说,我是不是无药可救了?”

    苏迷紧紧皱着眉,满脸挣扎与无措,但她望向苏若言时,双眸却隐隐闪着信任与期待的光芒。

    如此强烈的信赖感,顿时令苏若言心神微动。

    他缓缓凑近,同时不忘保持安全距离,薄唇微启,带着商量的口吻道:“不如大哥将你绑起来,先给你诊断一二,若是无救,大哥再想别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苏迷低垂着眉眼,假装仔细思考,但眸底微沉的冷光,却令人无比的惊心。

    玩捆绑啊。

    既然他要玩,她自然愿意奉陪。

    “小妹都听大哥的。”苏迷唯唯诺诺颔首。

    苏若言心中一喜,让她在这里等他,而后急忙跑开。

    男人前脚刚离开,苏迷后脚朝反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苏家位于城郊西山,只要穿过后院,便是青山绿水,风景秀丽的密林峰峦。

    而皇家的猎场,正处于那片密林峰峦之中。

    苏迷跑出青草地,刚想放出神识,却突然意识到,眼下位面不能使用技能。

    她连忙召唤出系统059:“我要兑换一件东西,但我不能使用神识,等会有人过来,你立即通知我,按我吩咐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若宿主要求本系统帮忙,需要多扣除三个积分。”

    苏迷颔首,表示了解,花了五个积分,兑换了商品,而后转身快速折回。

    刚回来没多久,苏若言手拿一条麻绳,朝她走过来。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道:“大哥可以把小妹绑在树上,绑紧点,这样一来,小妹便不会伤害大哥了。”

    苏若言转念心想,多解锁几个姿势亦不错,于是按她所说,将她牢牢绑在大树上。

    但他拿的绳子不够长,勉强只绑住她的腿与腰。

    不过苏迷一再强调,她会尽量克制,苏若言才扣住她的手腕,开始为她诊脉。

    紧接着,苏迷的肢体,表现出排斥与厌恶,开始剧烈的挣扎。

    但那张清丽秀美的脸,则是完全不同的反差,让苏若言深切感受到,她不排斥他的碰触,又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。

    最终,苏迷因挣扎而勒红了手腕。

    苏若言却一声不吭,显然是没诊断出结果。

    苏迷红着眼睛,像只小兔子般惹人怜爱,可怜巴巴看着他:“大哥,小妹是不是没救了?”

    苏若言闻声而望,见到她这模样,眸光立时暗了几分。

    床笫之间,他最喜爱苏迷这类女子,所纳的五房妾室,个个都是人美声甜,性子温-软易推倒,他爱极她们在他身-下,哭着喊着求着他的模样。

    之所以经常逗她,亦是想要得到她的依赖与信任,让她放下戒备,尝尝她的味道。

    但苏若言没料到,她却突然得了怪病,连碰都碰不得。

    即将入口的肥肉,他又怎能甘心放弃。

    苏若言缓缓凑近,言语哄誘道:“其实大哥还有一种法子,或许能治疗你的怪病,小妹可否让大哥一试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