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23章 重生八零之鬼村40
    苏迷朝后踉跄几步,脚下刚站稳,温热掌心倏然紧贴后背。

    紧随而来的强大蓬勃力量,涌进她周身各处,贯通每寸经络,急速修补召唤术所激发的反噬。

    苏迷蓦地回头,棱角分明的轮廓,顿时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分明是同一张面孔,但那冷佞狂狷眉宇间,无形流露凌驾天地王者般的威慑力,却令她感到无比的陌生!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苏迷眉头微凝,问出心中的疑问。

    男人嘴角微勾,低头吮去她唇边的血渍,低哑出声:“我是冥曜,你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苏迷眸光闪烁,眉眼轻挑:“我现在被怪物欺负了,你既然身为我的男人,是不是该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定让你满意。”

    冥曜低笑,骨节分明的手,微微扬起,整个空间随之停滞,一切的声音,瞬间消弭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桃园尽头外的莲池,突然响起一道清晰踏水声。

    苏迷还未回过神,接二连三的踏水声,密密麻麻惊悚传入耳边。

    她心头微惊,蓦地回头而望,但见无数个灰黑身影,从莲池的尽头,踏水而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?”

    苏迷唇角微张,一双凤眸睁得老大。

    她望着那些灰黑身影,冥曜却一直望着她,目光缱绻应道:“他们都是……我们的兵。”

    “兵?”苏迷蹙眉,更加不解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她突然想到了什么,转头望向苏老太。

    后者显然也注意到莲池那边的动静,沧桑双眼倏然大睁,看向冥曜的眼神,满是不敢置信:“你是冥……?”

    “冥王!你不守信用!”

    女怪物打断苏老太的话,愤怒出声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不要说苏老太,纵使是苏迷,都惊了!

    “你是冥王?”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瞬间风中凌乱,表示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她在修仙位面的修为,最多称得上散仙,而冥界之王,那可是古神级别的存在!

    冥曜微微颔首,承认了身份。

    苏迷顿时懊恼不已,怨不得打不过他,原来他们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!

    “小丫头,你在想什么?”冥曜轻笑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苏迷摇头,看向女怪物,却见她周身青光闪烁,瞬间化为一名貌美女人,气冲冲朝他们走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过不会插手我跟苏家人的事,为什么要不守信用?”女人面目狰狞而愤怒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苏迷看向冥曜。

    后者笑意微滞,只道:“回去再跟你细说。”

    苏迷眸光忽明忽暗,静静看着他,忽地扬起下巴,讥诮看向那女人:“他现在是我苏家人,今天刚入的赘,我的事,就是他的事,不存在不守信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强词夺理!”

    “强词夺理又怎样,不服你打我。”

    苏迷狂妄出声,硬把女人气得够呛,却又忌惮冥曜,不敢对她怎么样,只能愤愤瞪向他们。

    冥曜却恍若未见,从始至终,只望着身边的小女人。

    两方僵持数秒,苏迷突然出声:“把她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女人闻言冷哼,似乎笃定他不会动她。

    但下刻,冥曜却宠溺温笑,一句“如你所愿”,狠狠打了她的脸!

    “你怎能……我本体属于三界之外,你不能抓我!”女人爆睁双眼,满脸凶神恶煞。

    冥曜唇角冷勾,扬手一抛,一块黧黑寒铁令牌,落在她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冥王令……。”

    女人怔了一下,还未回神,令牌再次回到冥曜手里。

    “听吾令,立即擒下盗取冥王令的罗刹女!”

    “遵命,吾王。”

    无数道幽渺死气鬼音,沉闷响起。

    罗刹女见情况不妙,转身就要逃离,可面对无数冥兵,纵使任由她逃,又能逃到哪里去?

    但见下刻,无数道灰黑身影,化为幽暗鬼气,急速飞窜而至,将罗刹女死死缠绕住!

    她越是挣扎,周身鬼气缠的越紧。

    最后,无数道鬼气化为黑色沉铁锁链,将罗刹女紧锁擒下,带到冥曜面前。

    “卑鄙!”罗刹女狠狠瞪着两人。

    苏迷不以为意,却想到答应邓大嫂的事,带着商量的口吻,询问道:“能把她先交给我么?”

    冥曜失笑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他既然因她而出手,自然会依照她的意思处理,不管是杀是剐,他都会替她担着。

    苏迷要做的事,并没有那么血腥。

    她只是祭出一张现形咒与封言咒,让罗刹女现出原形,封住她的声音,但因她身上的锁魂链,身形被束缚,最终现出比正常人类稍显高壮,青面獠牙的罗刹原形。

    随后,苏迷唤醒邓大嫂与卓岩平,押着罗刹女,朝村南苏家走去。

    他们赶到戏台前,却不想,原先看戏的村民,早已不见,连唱戏的戏班子,都跑光了。

    “头儿,你们没事罢?”

    江宏见他们回来,连忙跑过去,见到罗刹女的时候,猛地吓一大跳:“这是……怪物?!”

    “别怕,她现在不能伤人,那些村民呢,都吓跑了?”

    江宏听苏迷这么一说,才安了心,立刻将所有来龙去脉,全部相告。

    原先,村民们都在听戏,突然发现异变,吓得立马鸟兽散,连那帮唱戏的人,都拿着东西跑了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担心,但深知即便去了,也帮不上忙,于是做好安全疏散工作,让他们一个个安全回了村。

    苏迷闻言,向江宏等人表示感谢,随后又让他将邓虎放出来。

    邓虎出了屋,见到衣衫不整的邓大嫂,脸色瞬间黑成一片。

    “虎子,你听我说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邓虎厉声打断她的话,再看同样衣衫凌乱的卓岩平,抬手就狠狠给他一拳!

    卓岩平刚想躲闪,却已经来不及,迎面挨了一拳,眼镜都给打碎了。

    邓虎还是不解气,将他按在地上,又重重补了几拳,同时切齿骂道:“他娘的斯文败类,衣冠禽-兽,敢玩-我媳妇跟我妹,看我不打死你!”

    “我跟她都是你情我愿……啊!”

    卓岩平想要解释,却比不上邓虎的拳头快,一拳拳下去,他连回击与解释的机会都没有,只能嗷嗷叫唤着。

    邓虎是机械厂的工人,力气大得很,出拳又狠又快。

    江宏等人费力将他扯开时,卓岩平的脸上,青一块紫一块,没有一处完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