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09章 重生八零之鬼村26
    男人话说一半,突感凌厉遒劲脚风袭来,下意识捂住腹部,朝后退了两步:“你怎么又……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说又?难道我之前踹过你?”苏迷勾唇轻笑,澄澈眉眼,似能看穿人心所想。

    冥曜怔了怔,似乎也有困惑,为什么自己会说又?

    苏迷见他不答,径自来到床边坐下,催促道:“快去洗澡,我赶时间回去。”

    她走之前,故意没告诉苏老太实情,为的就是让她担忧自己,让她不要随便帮村里人驱邪。

    否则日子一长,又回到以前那种模式,好事做尽,却吃力不讨好,还要时时防着卓岩平,向警察举报。

    其实,很多人面对这种好事,不但觉得理所当然,还会越来越苛刻,但若让他们花点钱,得到想要的结果,他们反而觉得值得。

    人心难测,奇妙又复杂,让人难以捉摸。

    而冥曜,显然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昨晚面对的冥曜,邪妄狂肆,丝毫没有克制。

    眼下的男人,即使言语行为与她亲近,却隐隐克制着束缚着。

    两者虽有不同,但与她亲近之时,她并没有排斥,所以昨晚才认出是他。

    看来这次的他,身份又是个谜,估计还有其他秘密。

    冥曜见她若有所思,眉头轻蹙,却没有打扰她,转身走进浴室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苏迷突然回过神来,听着浴室里的水声,开始打量室内的摆设,视线最后停在角落里,那块奇怪的红绒布!

    整个房间的摆设,看上去都十分有腔调,只有那块红绒布,让人觉得有些突兀。

    难道那后面是一扇窗,红绒布其实是个……窗帘?

    苏迷一时好奇心作祟,起身走过去,想要一看究竟。

    到了跟前,缓缓伸出手,用指尖挑起红绒布,紫檀雕花镶边古镜的一角,立时印入眼帘。

    竟然是面全身镜!

    为什么要用红绒布挡着?

    苏迷不明所以,扬手将整块红绒布,全部掀起,隐约看见光滑镜面,出现繁复奇异花纹。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,那花纹却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苏迷一度以为,自己产生了错觉,正想倾身凑近去看,忽感一股强悍蓬勃古朴力量,迎面而来,似乎随时要从镜面迸出!

    紧接着,来自灵魂深处的三魂七魄,瞬间激起细微躁动。

    而那股蓬勃古朴力量,突然形成伴有强大吸力的漩涡,急速旋转的同时,苏迷还未反应过来,却被那神秘未知的漩涡所吸扯,身形不可控地往前倾——

    苏迷梭然瞪大双眼,生平第一次产生清晰惧意。

    就在她心慌失措那瞬,一只强而有力的手,猛地扣住她的腰肢,同时捂住她圆睁凤眸,硬生将那陷入漩涡中的半个身体扯出,紧紧拥在怀里,同时将红色绒布扯下。

    一切,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然而那紧贴后背,温凉又潮湿的男人身躯,以及抵住她腰身,不可忽视的某物,愣是让苏迷心跳,猛地戛然而止,而后扑通扑通狂跳起来——

    他没穿衣服!

    苏迷在宽大的掌心之中,轻轻眨了眨眼,丰润的唇,紧紧抿着,大脑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忽而,耳垂贴上两抹温凉,男人在她耳边,低笑出声:“小丫头,你的心,跳的好快,做贼心虚?”

    “我,没有……。”苏迷不适滑了滑喉咙,下意识的否认。

    但紧接着,原本拥在腰间的手,却忽然上移,攀附她的心口,哑声道:“口是心非的小骗子,心都要跳出来了,还说没有?”

    苏迷因为他的动作,梭然凝眉,意识也愈发清醒。

    刚想推开他,男人五指微拢,却略显嫌弃出了声:“好小。”

    脑子里“轰”地一声炸开,苏迷猛地拉下他的手,张口狠狠咬下去——

    “啊——疼!”凄厉无比的惨叫声,震得房子瞬间抖三抖。

    苏迷抬脚踩中他脚背的同时,用手肘往后一击,触碰柔软之物那瞬,她怔了一秒,但紧接着就挣开他的怀抱,猛地打开门,复又砰地一声,将门重重关上!

    少女暴走的脚步声,渐行渐远,男人伏在地板上,痛苦呻-吟……

    *

    苏迷急忙跑下楼,刚打开大门,想要离开,却发现竹篓忘在那间卧房没拿。

    脚下倏然一顿,重重将大门甩上,随后来到沙发坐下,试图消消火气。

    但只要想到男人那嫌弃的话语,苏迷心里就不舒服!

    视线微微低垂,落在心口的位置,空出来的手,忍不住罩住一只,试了试大小。

    结果却发现,好像真有点小……

    苏迷气馁皱眉,将手放下,身体朝后一靠,闭上眼开始默念清心咒。

    但“好小”那两个字,却总在脑海里晃荡,怎么挥也挥不去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苏迷再次睁开眼,心中的火气,稍稍减缓。

    见男人还没下来,重新回归的理智,想到刚才的情形,双眼忽地瞪大,又开始担忧起来。

    她刚刚击中的,不会是他的……

    苏迷脸上有些不自然,皱眉想了想,决定上楼去看看。

    从沙发上起身,上了楼梯,再次来到卧房门前,却没听见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刚要倾身侧耳去听,房门突然被人打开,衣着整齐的冥曜,猝不及防出现眼前。

    苏迷脸上有些心虚,但还是硬着头皮,开了口:“麻烦让让,我要拿东西。”

    冥曜这次倒没有为难她,微微侧了侧身。

    苏迷快步走进,拿了竹篓就朝外走。

    结果路过他的时候,冥曜突然拉住她的胳膊,低声道歉:“抱歉,是我的错,不该嫌你太小。”

    男人这次多加了个“太”,顿时让苏迷眼角抽了抽,但她却强忍着没说话,从口袋里拿出那三百块钱,塞在他手里:“这是我赔你衣服的钱,剩下是给你的医药费,不够的话,下次我再补给你,告辞!”

    说完,她甩开他的手,举步离开。

    冥曜非但没有阻拦,反而跟着她下了楼。

    苏迷心里虽然有疑,但他什么都没做,也不说话,她也不好说他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经此一事,她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定,一定要尽快完成任务,然后空出大把的时间,弄清楚他的秘密,彻底降服他,狠狠地蹂-躏他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