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06章 重生八零之鬼村23
    男鬼看着突然冒出的吊死女鬼,微微愣了愣。

    “你是哪块坟头的,本大爷怎么没见过你?”

    “奴家上辈子,被吊死在山脚的大树上,没有坟冢,整日风吹雨打,奴家孤单寂寞的很,想跟亮爷同睡一坟快活快活,不知亮爷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男鬼还是头次见到,如此直白的女鬼,但见她容貌长得不错,甚至比江春娥还要好看,忍不住有些小心动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又看向不停跟江宏解释的江春娥,轻轻点了点头:“好,以后你就是本大爷的鬼婆娘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啊,亮爷不是哄奴家?”

    男鬼摇摇头:“自然当真,但你跟了本大爷,一定要坚守妇道,万不能做出对不起本大爷的事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,奴家仰慕你,更喜欢你,万万不会背叛亮爷!”

    吊死女鬼眉眼流转,不停朝男鬼放着电,谁知一个没控制住,血红长舌突然伸了出来。

    男鬼微微一怔,刚想说些什么,苏迷突然默念咒语,同时双手结印,凭空从两具鬼体之中,牵出两股鬼气,快速打成同心结。

    口中继续默念咒语,从口袋里拿出,先前收集阴气的聚阴匣,将男鬼的纯阴之气放出,重归他的鬼体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一切办妥,你们以后好好修炼,必能事半功倍。”苏迷交代了一声。

    男鬼怔了怔,似乎还没缓过神,见她转身朝鬼书生走去。

    吊死女鬼见他,似乎有些不高兴,含糊不清问道:“相公,你是不是不喜欢奴家,后悔了?”

    男鬼轻叹一声,摇摇头,看了眼女鬼的血红长舌,蹙眉道:“赶紧把你的舌-tou收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,相公。”

    女鬼应声后,抬手将长舌一卷,塞进嘴巴里的情形,直看的男鬼一阵心惊。

    他娘的,这以后接吻怎么吻?

    可惜事到如今,即使他有异议,也没有任何改变的余地,只能默默接受。

    眼见江春娥那边,先是解释无用,后来全推到苏迷的身上。

    苏迷耳朵也不聋了,但她听见就当没听见,径自来到鬼书生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受人所托,本无意冒犯,现在你儿子的婚事已经解决,若以后你我井水不犯河水,你体内的禁魔符篆,绝不会对你产生危害。”

    鬼书生低头看着她,似有些疑惑:“你不杀我?就不怕我反过来杀了你?”

    这话,显然是她刚才说的,现在他再次推回去,倒是想知道,她突然改变注意,究竟是何原因?

    苏迷却未答,默念两句咒语,抬手轻轻一挥,接触他的禁锢后,转身又朝江氏父女两人走去。

    鬼书生看着她的身影,勾唇的同时,冷冷眯起双眼,再次化作那股黑暗鬼气,急速朝苏迷方向袭去——

    然而到了跟前,尚未触及她丝毫,一道细微淡金赤焰,突然从黑暗鬼气中窜出,原本聚在一起的鬼气,迅速随着那道隙缝,蔓延而出!

    鬼书生顿时慌了神,急忙收回功法,再次变为白面书生。

    他紧紧捂住心口,惨白的脸上,出现数道黑色裂纹,看起来尤为怵目惊心。

    这女孩好生厉害,竟然留这么一手,怨不得一点都不畏惧他。

    鬼书生阴冷着脸,却见苏迷不紧不慢转过身,冷淡勾起唇角:“只要你不犯我,那东西对你没害处,我事情已经办完,咱们……后会无期。”

    说完,苏迷举步前行,江氏父女紧跟其后,朝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“爹,你怎么样?”男鬼这才想起他的爹,急忙跑过来,查看他的伤势。

    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!

    鬼书生体内的鬼气,竟所剩无几!

    男鬼立即运转体内阴气,为鬼书生疗伤,足足用了一大半,才勉强封住流失鬼气的隙缝。

    他紧紧拧着眉,扶着鬼书生朝坟冢走去,同时不解问出声:“那丑女到底是什么身份,怎会这么厉害,连爹你也能伤成这样?”

    鬼书生忽而笑了:“先伤我的不是那丫头,而是另有其人,总之这件事从此一笔勾销,以后不要再提。”

    “是,爹。”男鬼恭敬颔首。

    鬼书生无奈嗤笑:“老子认你做徒弟,又不是干儿子,不过与你开两句玩笑,你叫爹还叫上瘾了?”

    “一日为师终生为父,你说叫爹,儿子就喊你爹。”

    鬼书生甚是无语,索性随他叫。

    谁知,那吊死女鬼也凑了上去,扶住他另一只胳膊:“公爹,您老小心脚下。”

    鬼书生满是黑线,顿时化作黑暗鬼气,窜入坟冢之中。

    紧接着,原本裂开的坟冢,随着一道幽光乍现,重新合二为一。

    “相公,公爹这是生气了?”吊死女鬼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“爹做事情,自有他的原因,咱们不用多管。”男鬼摆摆手,朝自己的小土丘走去。

    吊死女鬼立即跟上,与他共同消失。

    随着苏迷等人的离开,死寂幽冷的山头,渐渐隐现出数道灰白虚影,在山头各处游荡。

    夜,才真正开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迷等人回到办公室。

    副校长见他们从后山走一趟,竟然毫发未损,看向苏迷的眼光,不由多了几分敬佩。

    苏迷来到江玉娇面前,伸手在她额上一拍,江玉娇轻吟一声,立即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这番情景看在众人眼里,更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但江春娥却因刚才的事,记恨着苏迷,非但没觉得她厉害,还冷哼了一声:“雕虫小技。”

    “春娥!”江宏冷脸呵斥。

    江春娥立即止了声,可怜巴巴噘着嘴。

    王淑霞本想说他几句,结果对上江宏阴沉的脸,有把话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天色晚了,我们该回去了。”苏迷出了声,率先举步前行。

    随后,一行人乘着车,回到江家。

    江宏进了家门,立即来到客房看望冥曜,见他安稳睡的正香,这才放了心。

    苏迷住在对面的客房,打开房门后,顺势反了锁,随后拿出换洗衣物,走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八零年代的浴室,很简易。

    白色的瓷砖,类似大众浴室的水蓬头,旁边还有一个洗漱池。

    但即使如此,比起乡村用浴盆,或是下河洗而言,眼下已经属于豪华设施了。

    苏迷调好温水,冲了澡。

    简单洗漱后,穿上的确良布料做的睡裙,走出了浴室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