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01章 重生八零之鬼村18
    苏迷笑而不语,可眉眼半含的挑衅意味,显然就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冥曜凉凉勾唇,眉梢斜挑,轻慢颔了颔首:“既然你想比,我随时奉陪。”

    江宏见这情景,心中微微懊悔。

    本以为冥曜对苏迷有意思,他想借此饭局,给两人制造相处的机会,但如果知道,这两人一见面就斗上,绝对不会请冥曜过来。

    如今看他俩这架势,一旦喝起酒来,估计更加没完没了,自家小闺女的事,定然也没了着落。

    真是棋差一招,大大的失策!

    江宏懊恼一瞬,连忙低声阻止:“头儿,这苏丫头还是个小姑娘,说话没分寸,你别跟她置气。”

    结果话音刚落,苏迷却摇摇头,满是认真道:“江大叔,我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江宏瞬间无话。

    冥曜扬眉,看向他:“去拿碗。”

    江宏更加无语,但他能不从么?

    不能!

    江宏无奈跑去厨房,拿了两个小碗回来。

    苏迷略微嫌弃看了看,冥曜又道:“小丫头嫌小,去拿大碗。”

    江宏皱眉,江玉娇却突然出了声:“我去拿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兴冲冲跑进厨房,明显是要看苏迷的热闹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。

    江玉娇拿了两个大口碗回来,顺便问了一句:“这碗怎么样,够大不?”

    碗倒是大,可苏迷跟冥曜,谁都没理她,径自倒了酒,看了对方一眼,仰头喝起酒来。

    “059,我要兑换千杯不醉。”

    “哇,宿主好奸诈哦!”

    苏迷立即皱了眉,不悦出声;“我们才是一国的好嘛?你到底是谁的人?”

    “哼哼,本系统不是人,是宿主的系统,嘿嘿,本系统现在就为宿主兑换。”

    “叮!千杯不醉丸兑换成功,扣除五个积分。”

    苏迷立即服用,一口气将碗中的白酒喝光,同时将碗底朝天,扬眉挑衅看向刚喝完酒的冥曜:“继续?”

    冥曜不答,径自再倒一碗酒,继续喝。

    苏迷也不甘示弱,又喝了一碗。

    冥曜随后紧跟其上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功夫,三瓶白酒全部喝光,可两人却丝毫没有醉意。

    江宏看着空酒瓶,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这可是家里最好的几瓶酒,现在桌上的菜还没动,两人就喝光了,那接下来怎么办?

    正当江宏为难之际,冥曜醉意微醺,示意他去拿酒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他只能将稍稍逊色的白酒,跟几瓶普通白酒,全从酒柜里拿出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两人又是一番海喝,看的江家四口人,阵阵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男人酒量好就算了,可苏迷是女人啊,她酒量怎会这么好?

    江家人疑惑的同时,一直端着狂佞姿态的冥曜,心里同样有这样的疑问。

    按理说一个村女,即使精通驱邪之道,酒量也不可能这么好?

    冥曜想不通原因,但又不愿甘拜下风,猛地将碗中酒喝光,却因为喝的太急,一股酒劲冲上头,顿时头晕目眩,甚至有些想吐的不适感。

    这身体,真是弱……

    冥曜冷冷眯着眼,刚硬撑着倒满一碗继续喝,突然闻到劣质酒气,眉心倏皱,死活都喝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像他这种男人,凡事都讲究。

    抽烟喜欢抽好烟,喝酒喜欢喝好酒,劣质的酒水,他连闻都不想闻。

    结果这么一闻,冥曜不但喝不下去,还有些反胃。

    苏迷虽知酒水不好,却硬撑着喝光,结果一看男人,瞬间就乐了:“你输了,局长大人。”

    冥曜没吃东西,胃里有些难受,神色微醺低笑着,却没说话。

    栽在一个小丫头手里,实在有损他的男人尊严。

    江宏一家人也没想到,最终会是这个结果,为了给冥曜台阶下,连忙招呼他们吃菜:“来来来,既然都喝尽兴了,咱们再吃些菜。”

    苏迷秉着不跟狂妄男人一般见识,放下手中的碗,转身就要离开,结果刚走一步,腰身就被一只手捞了回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当着众人的面,大刺刺坐进某人的腿上!

    苏迷还未回过神来,耳边倏地紧贴两片温凉薄唇:“怎么?赢了我,让你很得意?”

    这突然的转变,吓得江家四口人合不拢嘴,皆瞪大双眼,满脸不敢置信!

    谁说冥曜不近女-色?

    找出来,立即打死他!

    苏迷也吓得够呛,但她更生气。

    这男人先前那么恶劣,现在又对她耍流氓,自以为长得帅了不起?

    苏迷冷着脸,猛地使劲挣扎:“放开!”

    “不要,你先回答我的问题。”冥曜轻声呢喃,隐隐还带着其他诡异口吻。

    苏迷不答,再次发力挣扎。

    男人却抱她更紧,似要将她生生勒入皮肉血骨里。

    结果苏迷怒了,拎起桌上的酒瓶,猛地一使劲,狠狠砸向男人的脑门——

    “呵……。”

    耳边传来无尽阴寒低笑凉音,让苏迷心神微悸,但紧接着就随男人朝后倒去,“砰”一声重重摔在地!

    江家四口彻底惊呆,怔怔看着眼前的一幕,几度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。

    直到那道巨响传来,江宏才反应过来,急忙跑过去,查看冥曜的情况。

    结果却听见苏迷不满的吐槽:“脑门这么硬,石头做的不成,连点皮都没破,看来还是使的力道不够。”

    江宏听的心惊肉跳,上前一把夺过她手中的酒瓶,愤愤呵斥道:“你怎么能砸他,砸死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放心,只是砸晕了,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缓缓起身,但想想还是觉得不解气,抬腿又朝男人心口上,狠狠踹一脚,又在江宏胆颤心惊的眼神中,像没事人一样,回到饭桌上,径自吃着饭菜。

    江宏垂眼看向陷入昏迷的冥曜,一时没了注意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他醒来之后,又该怎么交代?

    苏迷见他面露为难,吃下一口米饭,才起身走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跟前,她弯腰抓住男人的胳膊,将冥曜抬起来,同时示意江宏过来帮忙:“来,帮把手,把他先抬进客房,等他醒了我来解决,放心,一人做事一人当,我不会让你受牵连。”

    即便她这样说,江宏也没能安心,但他一时又没别的注意,只能先把冥曜安置在另一间客房。

    眼见外面天色已黑透,苏迷催他们快些吃饭,并要求江玉娇与他们同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