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97章 重生八零之鬼村14
    青山绿水间,伊人在水一方,侧面轮廓精致秀美,美兮幻兮。

    蓦然回首,鲜活美景霎时褪去,唯有黑色印记,令人惊吓不已。

    紧接着“噗通”两道落水声,苏迷眼睁睁看着两个放羊的小伙子,失足栽进河里。

    等他们游上岸,视线一瞬不瞬望着她的脸,露出十分惊吓与惋惜的表情时,苏迷非但没伤心,倒觉得挺好。

    最起码能掐掉烂桃花,免了诸多烦恼。

    苏迷撑着竹筏,悠闲哼着小曲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采完莲,又在河里抓了几条鱼,这才撑着竹筏回了家。

    苏老太似乎不在,苏迷喊了好几声都没答。

    “看来又偷偷帮村里人驱邪事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轻叹一声,来到前院手压井边上,准备将鱼宰了熬鱼汤。

    封平村里,装手压井的并不多,主要价格贵,他们情愿去挑水,也不想花这个钱。

    以前做饭用的水,要到一公里外的水井打水,有时候打的多,放时间长了就要生小虫子。

    苏迷不想总去挑水,花了一百块请人装了水泵,按着这手压井,只要用手一压,清澈甘甜的地下水,就能从前面的压井口出来,非常方便好用。

    宰了鱼,处理好鱼鳞与内脏,再清洗几遍,拿着鱼来到厨房。

    八零年代的厨房,又称灶房。

    一间用竹子盖起来的小屋子,大约五平方不到,门框两侧贴着褪了色的对联,旁边放着盛水的小瓷缸,上面用木盖子盖着。

    苏迷走进灶房,用水瓢舀水涮了锅,将鱼放进去兑水加料,盖上锅盖,坐在小板凳上,开始生火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外面传来说话声。

    苏迷起身走出去,见一个中年妇女,正满脸感激的朝苏老太道谢。

    她假装没看见,刚想提起水桶去压水,远处突然传来车辆声。

    苏迷抬眼望去,但见一身军绿警服的江宏,开着侧三轮摩托侉子车,朝这边开过来。

    “外婆,快进来,警察来了。”苏迷急忙喊了声。

    苏老太刚偷偷解决了村民驱邪事,还一分钱都没收,突然见到警察找上门,下意识以为又被举报了,心里慌得厉害,急忙让那中年妇女离开,自己也快步走进院子。

    “外婆别怕,你先进屋,这事我来解决。”

    苏迷护着苏老太进屋,留下一句话,刚想离开,就被她抓住了手:“小迷啊,是外婆不对,不该偷偷帮村里人,如果他们要抓人,让他们抓我这老婆子。”

    苏老太心里内疚极了,说着就要走出去。

    苏迷又把她拉了回去:“外婆,你先别急,我先去外面问清楚,你先去里屋等着,放心,我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她将苏老太推进里屋,走出院子去迎江宏:“江副队长突然过来,是有什么事么?”

    “苏丫头,你一定要帮帮江大叔啊!”江宏急忙将车停下,疾步来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哦?发生什么事了,江大叔先别急,慢慢说。”苏迷眉梢微挑,不动声色地问。

    但既然江宏对她这幅姿态,定是为了邪事怪事而来。

    兴许有让他帮忙的一天,苏迷也就顺着杆子往上爬,喊他一声江大叔,套套近乎。

    还别说,真被苏迷猜准了。

    江宏立即将发生在自家小闺女身上的怪事,给苏迷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他家小闺女叫春娥,比苏迷小两岁,前几天刚成年。

    春娥有几个年龄相仿的同学,相约成年后,要做件印象深刻的事,在青葱岁月里,留下最浓重的一笔。

    几人都是无鬼神论,同学间经常传言,学校后山有鬼。

    他们都不相信,决定集体去探险,并在后山坟头前睡一晚。

    结果睡一晚回来,春娥就出事了。

    起初她总是无精打采,喊着腰酸背疼,有时半夜经过她的房间,会听见一些奇怪的女人轻吟声。

    他媳妇拿了备用钥匙闯了进去,也没看见野男人的影子,自家小闺女也装着整齐,脸色很差,不像刚做过那种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生疑,但两人都有工作,也没放在心上,后来无意发现,春娥越来越神志不清,经常对着空气露出害怕的表情,半夜还会发出尖叫声。

    带她去医院检查,医生说是精神方面的问题,开了一些药吃了,但还是没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江大叔不是不相信封建迷信么,怎么过来找我解决?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也没往这方面想,后来问了春娥,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无意中警局说起这件事,他们建议让你去看看,我就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江宏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苏迷没继续追问,只是道:“如果我帮了江大叔,你不会反过来抓我进局子罢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!你江大叔能是那种人么?!既然找你帮忙,一定会护着你,酬劳也不能少给你!”

    苏迷听这话就放心了,当场答应:“你先等一下,我去拿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江宏这才放松下来,坐在侉子车上等她。

    刚走进屋,苏老太急忙迎上来。

    “小迷,你跟外婆说实话,他是不是过来抓人的?”

    他们站着说话的地方,离竹屋比较远,她没听清他们的对话,一双老花眼,也看不见他们脸上的表情,见苏迷走进来,立马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苏迷摇摇头,轻拍她的手,柔声安抚道:“只是找我有点事,要我跟他去趟县城,大概两三天就能回来,外婆放心,我会好好照顾自己,锅里还烧着鱼汤,一会别忘了喝,我先去收拾东西,一会就得走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进屋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出来的时候,见苏老太已经走出院子,显然是不放心,想去问问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苏迷急忙跟过去,在她开口之前,抢先道:“外婆放心,江副队长只是找我有点事,不是要关我进局子,最多两天我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江宏怔了怔,但很快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苏迷没将实情告诉她外婆,定是为了给他保留面子。

    毕竟他是警局的副队长,请她们去驱邪这种事,实在有点不像话。

    江宏连忙笑道:“老人家放心,两天之后,我一定把苏丫头安然无恙送回来。”

    苏迷听他这幅说辞,心想他一定误会了。

    但她没说破,跟苏老太嘱咐几句,坐着侉子车,急速前往县城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ps:侉子车是旁边有个座位的摩托车,国内最早产于1957年洪都机械厂,型号为长江750。

    手压井,宋代时期就有了,就是装个水泵和压井采地下水,我老家有很多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