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95章 重生八零之鬼村12
    苏迷心知,这男人突然态度转变,定是误会她跟冥曜的关系。

    但她没说破,只是摇头道:“这坟必须由刘家人来挖。”

    刘家几口人听了,连催都不用催,自觉拿起铁锨,动作麻溜的挖坟。

    中年警察见苏迷少气老成的模样,不禁失笑,但心里却觉得,这丫头跟他们头儿还挺配。

    两人年龄不大,做事有条不絮,头脑冷静,处变不惊的魄力,比寻常人强很多,如果这姑娘以后嫁了他们头儿,到还挺不错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,苏家丫头脸上的胎记,实在太难看了,他们头儿仪表堂堂,多半只是逗她玩玩鲜。

    不过眼下既然跟头儿扯上关系,他们这些做下属的,还是要先套套近乎。

    中年警察笑道:“我叫江宏,警察副队长,以后有什么事,可以来县城找我。”

    苏迷颔首回应,却突然想起一件事来,连忙出声询问:“举报我的是村里人,还是个年轻男人,对么?”

    江宏愣了一下,没有回答,但苏迷却已经知道了答案。

    她轻叹道:“江副队长,其实我们苏家世世代代,从来没想过要宣扬迷信,但今晚发生的事,你也看见了,有些事情根本无法用科学解释,而我们苏家,只想替他们解决这些怪事,如果这也犯法的话,那以后有人找上门,我要袖手旁观,眼睁睁看着他们去死么?”

    江宏听她一席话,不由沉默了。

    原本他不相信这些东西,但今晚见到的事,不得不让他们相信。

    可他们是警察,该遵守的规矩,必须要遵守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你们的难处,以后凡是请我解决类似事件,必须给三百块的酬劳,那些找上门的人,肯定不愿出这份钱,我也能避免继续宣扬迷信。”

    苏迷“大义凛然”道出心中所想,满脸的诚挚与认真。

    江宏都被她这模样混淆了神智,竟觉得她说的有道理,毕竟这穷乡僻壤的,根本不会有人会傻到出几百块,请一个小姑娘驱邪。

    苏迷得逞笑笑,眼见刘家人已经将坟墓挖开,一股腐尸臭味,窜入鼻中。

    刚想抬手捂住鼻子,一道轻飘嬉笑声,梭然传入耳中:“小丫头,做我的鬼新娘可好?”

    苏迷眉峰微凛,启唇默念几句,一道无形结界,将她全身罩住,冷冷看向飘在半空中的白衣男子,秘术传音嗤道:“分明不喜欢,却要装出一副喜欢的样子,不累么?”

    白衣男子面色微变,但随即可怜凄凄道:“小丫头竟然不相信人家,真是伤人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人么?”苏迷冷嘲。

    白衣男子一噎,竟不知该怎么接话。

    刚想出一番措辞,苏迷忽而抬手,拈出几个繁复手决,无声轻呵“诛邪”,胸前结出淡金红光法印,骤然袭向白衣男子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丫头,怎能一言不合就……!”

    男人万万没想到,苏迷会突然出招,急忙出手抵抗,却被那强**印击飞。

    他愤愤瞪向苏迷,心有不甘斥道:“小丫头你给我等着,我定然会回来找你!”

    话落,白衣男子凭空消失,再无踪迹。

    苏迷冷哼,刚收回手,身后突然传来江宏疑惑的声音:“苏丫头,你这是在做什么仪式?”

    “不是仪式,只是伸个懒腰。”苏迷尴尬笑道,却选择了隐瞒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都是警察,如果告诉她驱邪祟,指不定又要说她宣扬迷信。

    “苏丫头啊,这陪葬品已经放好了,我们接下来要干啥?”刘大爷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苏迷走上前,探头而望:“防腐珠可放了?”

    “放了,放了,一样都没有落下。”刘大婶连忙道。

    清冷视线在刘家人身上扫了一遍,苏迷沉声道:“如果你们确定,所有东西全部放回原处,封棺后埋好坟土,这事就算完了,但若你们私藏了陪葬品,即使是一根头发丝,也活不过七天。”

    话落,站在后面的小梅,神色有些挣扎与不安。

    苏迷冷冷勾起唇角,视线落在小梅身上:“以后如果出了事,再来请我解决,必须给我三百块的酬劳,否则即使是同村,我也不会为你破例。”

    刘大庆见小梅那副样子,顿时黑着脸:“随你爱放不放,赶明个咱们就离婚!”

    小梅一听,立马掉了眼泪,哭着求着说不要离婚,随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玉佩,放回棺椁里。

    苏迷这才冷笑着,拿出符篆封住尸身,用桃枝水泡过的墓钉,将棺椁严实封住,让他们填了坟土,又移来三颗桃树,施下禁锢封印,才离开了桃园。

    “所有陪葬品还了回去,事情算是解决,你们可以回去复命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折了几根桃枝,递给江宏:“回去用这个泡泡澡,去去邪气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,夜里黑,你回去也小心点。”江宏接过桃枝,给了苏迷一盏煤油灯,开着手扶铁皮车离开。

    苏迷将刘大庆等人送回家,欲言又止道:“你们刘家与村里人,以前可有过节?”

    刘大婶摇头:“没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或许是我多心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摇摇头,就要离开,却被刘大婶一把抓住:“苏丫头你说大婶清楚,到底是咋啦?”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什么,我只是在想那人前两天不举报,偏偏要在最重要的关头举报,会不会是有人针对你们刘家,或者针对我,或者整个封平村。

    毕竟外面的人都知道,封平村是**,但警察用高报酬限制我的行为,往后我不能免费解决村里怪事,如果村里人出不起这个钱,就会有人死,日子一久,封平村还能剩下多少活人?”

    刘大婶一听,也觉得心里慌得厉害。

    苏迷见此,却突然反口劝说:“刘大婶别怕,也许只是我太多心,总之事情都解决了,你不要多想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直接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但刘大婶却记在心里,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后来告诉了刘大爷,刘大爷也觉得,背地里有人想要害他们封平村。

    刘大婶心里有事,也管不住嘴,将这事传了出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