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93章 重生八零之鬼村10
    “臭小子,如果你还想活命,赶紧给老子挖坟去,如果不想活,现在就给老子滚!”

    刘大爷恨铁不成钢,切齿骂道。

    刘大庆跟小梅听了苏迷的话,又被刘大爷训成这样,实在别无他法,只能壮着胆子拿起铁锨,朝坟头慢慢挪去。

    正当他们动手开始挖坟,数道亮光突然扫向几人,同时厉喝道:“住手!”

    蓦地转身而望,几名身穿军旅警服短衫的警察,手里拿着电筒和煤油灯,朝他们走来。

    苏迷突然转身,赶到现场的警察,发现桃林里还有一个人,拿起电筒扫过去,正好照在那块黑色胎记上,那警察吓得差点把电筒扔掉。

    这时,走在最前面的中年警察,突然拿出一把枪:“都不许动,全都把手举起来!”

    苏迷没想到警察会来,更没有想到——她竟然被举报传播迷信、盗墓等罪名,被警察抓了起来!

    当她跟刘家人坐着手扶铁皮车,被县城里的警察,带到警察局,关进八平方的小黑屋,心中满是感慨。

    快穿任务以来,这一抹历史败笔,算是彻底栽在了八零年代!

    这极致新鲜的体验,真是……棒极了!

    整间屋里子,除了一盏煤油灯,再也其他,刘家几口人全被警察带去问话,只剩她孤零零一个人。

    蹲在黑漆漆的墙角里,感受着四周散发的骚臭味,苏迷胃中阵阵不适,好几次忍不住吐出来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叹了一声,抬手抹了两把脸,神色微微复杂,继续蹲墙角。

    其实她本想留下替身符篆,出去看看情况,但想着刘家人就算说了实话,对她也没什么影响,于是决定就这么蹲着。

    直到晚上十点半左右。

    拘留室的铁门,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,中年警察走进来,将她带到另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里面有一张桌子,上面一盏绿色电台灯,本子和钢笔,旁边放着军绿铁瓷壶,桌后还坐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人背后是窗户,双向逆光下,苏迷看不清他的脸,但应该是警察局里的人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

    低沉沙哑的男音,轻吐一字。

    苏迷来到桌前坐下,开始沉默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拿起钢笔与本子,坐在旁边记录。

    “名字。”男人问。

    “苏迷。”她答。

    男人轻笑,缓缓抬起手中的香烟,不温不火地道:“犯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苏迷刚想回答,视线却被夹着香烟的手所吸引,最后落在他的唇角。

    焰色一点星火,随着男人轻轻吸入,烟头豁然发亮的同时,清晰印出一张冷佞狂狷雕刻般的男人轮廓!

    侧分倨傲墨发,凌乱而有规则,半掩浓眉眼帘,异常深邃的眸子,极其高挺的鼻梁,嘴角略垂稍显衾薄,却带着诡异艳色的唇,不怒自威,无形给人一种危险威慑感。

    苏迷一时看愣了,直到旁边的中年警察,喊了她好几声,才回过神来,坦白道:“被人举报传播迷信,嗯,还有……盗墓。”

    “可否属实?”

    男人继续简言意骇。

    苏迷摇头:“刘大庆被那墓穴的主人缠上,每晚半夜跑坟头吃土,以后吃了好几天,如果再拖下去,他性命不保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鬼!”中年警察呵斥道。

    苏迷立马不说话了,等待男人下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须臾。

    男人再问:“能看见鬼?”

    苏迷颔首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这间屋里有鬼么?”

    苏迷怔了怔,闭眼默念着咒语。

    在中年警察眼中,这纯属就是跳大神的假神婆,刚想制止她,苏迷突然睁眼看向西南墙角的黑影,阴测测笑道:“你们警察打死人,不犯法么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中年警察顿时惊了!

    坐在桌后的男人,倾身缓缓靠近,强势富有侵略性的雕刻面孔,距离苏迷不到半米,似乎连男人呼吸间那股烟味,都能闻得到。

    只见他邪挑嘴角,恣意笑道:“在我的地盘上,法就是我,我就是法,懂?”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却没回答。

    下瞬,夹着香烟的大掌,扣住苏迷的下巴,再度凑近。

    这一次,略显浓重的烟草气息,倾洒而至,扣住下巴的大掌,寸寸收紧,男人低低笑道:“据说你的外婆,也是个搞迷信的神婆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猛地皱眉,刚想否认,男人复又笑道:“想好了再说,若有隐瞒,罪行加重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苏家一族,以前是封平村里的巫医,会点驱邪道法,偶尔也能帮他们治治病,但我们从没传播迷信,只是单纯帮村里人解决一些怪事。”

    苏迷老实交代,心里却莫名觉得不适。

    男人给人的感觉太危险,好像只要不顺他的意,随时都能夺去她的生命。

    这种无法言喻的强势危机感,异常的强烈,以至于让她忽略了别的感知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在他身上吃了很多亏,才恍然醒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男人得到想要的答案,紧扣少女的三根手指,缓缓松开,重新坐回椅子上。

    无人看见的角度里,拇指与无名指,无意识的摩挲了几下,似在回味那仿若丝绸的柔滑质感。

    但紧接着,男人却后知后觉反应过来,微微懊恼蹙了蹙浓眉,声音随之冷了几度:“先关着,白天再审。”

    “关我多久都没事,但刘大庆跟他媳妇,一会就要被墓穴主人控制,回封平村吃坟土,如果关着他们,最好派人看着,否则会出人命。”

    苏迷的好心提议,男人跟中年警察,都不可能听进耳朵里。

    再次将她送回拘留室,重重关上铁门,又对她警告了一句,才骂骂咧咧离开。

    苏迷继续安静蹲墙角,同时等待警察前来找她。

    大概凌晨左右。

    外面突然响起两道尖叫声,紧接着重物撞铁门的声音,再是刘家老两口的哭嚷声,还有数道脚步声,以及争吵的声音。

    苏迷眼观鼻鼻观心,闭气隔离拘留室的骚臭味,对外面发生的所有事,继续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她这边倒是老僧入定,外面的警察却手忙脚乱,使劲抱住不断撞铁门的刘大庆和小梅,同时急切叫唤:“快,快去报告头儿,我们快撑不住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