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89章 重生八零之鬼村6
    “凉拌。”

    苏迷轻描淡写道。

    刘大婶当场就黑了脸:“你怎能这么说,咱们都是封平村的人,你必须把大庆两口子找回来,否则,我死也不让你走!”

    “我苏家可不欠你什么,想帮就帮你,不想帮,谁都逼迫不了我。”苏迷冷呵,将她甩开。

    刘大婶顺势坐在地,闭上眼嚎啕大哭:“大庆啊,我的乖儿啊,你的命好苦啊,现在连苏家人都不愿帮你,我的乖儿哟,你要是活不了,我这个当娘的,也不活了!”

    哭嚎间,她猛地爬起来,就要朝墙上撞——

    苏迷眼疾手快拉住她,放高了嗓门:“你这老太婆,倒打一耙的功夫,耍的不错,楞把黑的说成白的,分明是你连个破箱子都不让我碰,这么一喊,别家人听了,还以为是我故意不愿救!”

    都说秀才遇到兵,有理说不清,可比秀才更难缠的,显然就是眼前这种——颠倒黑白的山村野妇!

    刘大婶头次见苏迷发怒。

    那本就尖细的脸,有些黝黑,左眼那块黑胎记,映在昏暗灯光下,显得更黑更狰狞,活像个恶鬼!

    刘大婶吓得心惊胆颤,咽几口唾沫,壮着胆子狡辩道:“我又没说不让你看。”

    苏迷冷哼,将手松开。

    刘大婶将木盖子掀起,用手翻找片刻,将红布包拿出来,揣进怀里,转身朝苏迷招呼着:“过来看罢。”

    苏迷走上前,却没有去看,而是紧盯着红布包。

    “把你手里的红布包打开,如果你不配合,你儿子跟儿媳,永远都好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俩的事,跟我刘家传下来的贵重东西,能有啥关系,你到底有啥居心?”刘大婶皱着眉,将红布包揣得更紧,那股极阴死气随之更重。

    “这恐怕不是你们刘家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八道,这些是我传给大庆媳妇的祖传首饰,怎么就不是我老刘家的东西了!”

    刘大婶很愤怒。

    苏迷却不咸不淡道:“打开看看,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刘大婶本来不愿意,转念又一想,她亲手拿着,苏迷总不敢当面抢。

    她警惕看了眼苏迷,谨慎打开。

    红布包里面有几个银镯子、金戒指,还有个玉镯子跟一颗珠子。

    刘大婶让她看了一眼,立即严实裹好收起来:“你都看见了,这里面的首饰,都是我老刘家祖传的。”

    “里面那颗珠子,也是你老刘家的?”

    刘大婶一怔,随即点点头:“是啊,都是我老刘家的!你现在看过了,满意了,赶紧去找大庆跟他媳妇去。”

    苏迷却丝毫未动,视线落在红布包上:“那珠子年代久远,还散发一股腐尸味,分明是死人的防腐珠,看来你老刘家,也干过‘翻肉粽’的勾当。”

    “翻肉粽”是南方对盗墓的行内说法。

    刘大婶虽然不懂这些,但明白她的意思,她是说他们老刘家偷死人的东西!

    “我们老刘家干净着呢,才不会做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!”

    “那你拿出来闻闻。”苏迷扬扬眉。

    刘大婶本来不愿意,刚想拒绝,苏迷的话又把她堵死:“如果你不愿意,那说明你在撒谎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没撒谎!闻就闻!”

    刘大婶打开红布包,刚想去拿那颗珠子,一股腐尸臭味,猛地窜进她的鼻子里,直呛得她咳嗽:“咳咳咳!”

    “臭么?”

    刘大婶憋着气摇头。

    苏迷冷嗤,从竹篓里拿出一支香烛点燃,慢慢靠近她。

    初夏时节,略显闷热。

    屋内无风,那支点燃的香烛,即使随着苏迷的行走,也只是稍稍晃动少许,可到了刘大婶旁边,香烛的火焰,突然开始诡异乱跳起来。

    须臾,那点燃的香烛突然间灭了!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苏迷不急回答,只是再度去点燃香烛,可奇怪的是,当她站在刘大婶旁边,打开煤油灯罩时,连煤油灯也灭了!

    屋内的光线更暗,刘大婶的脸色,却愈发苍白。

    低头见那红布包里,隐隐发着光,她鬼使神差打开,看向那颗珠子时,竟隐约看到一张阴笑鬼脸!

    “啊!”刘大婶尖叫一声,再也控制不住将那珠子,狠狠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苏迷走过去,将珠子捡起:“这死人的东西,长期沾死气阴气,寻常人虽然发觉不到,有灵性的动物跟香烛却能,眼下这煤油灯都灭了,说明阴气极重,看来你们老刘家翻得肉粽,生前背景与经历,不简单呢。”

    起初走进这间屋里,她就感觉一股极阴死气,拿这珠子一探,还有很强烈的煞气残留,看来这小小的封平村,不简单呢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刘大婶颤巍巍地道。

    “去村西。”苏迷收起那颗珠子,重新点燃煤油灯,离开刘家。

    走到半路,迎面看见满脸丧气的刘大爷,询问几句,三人一同赶往村西。

    封平村虽然位于南方,虽不是家家户户种植水稻,但这村西的土地,只能种些果树或旱稻,一旦种植水稻,没过几天全都淹死。

    三人站在村西的地头,入目眼帘是一片桃园。

    原本桃树是辟邪之物,但苏迷却感觉到一股至极阴气与煞气,甚至周身还有极强的压迫感,好似有很多看不见的东西,争先恐后推搡着她,又好似在抢夺什么。

    苏迷心里很清楚,四周那些东西,必定不是活物。

    但她没有开天眼的念头,也不想被各种死法的鬼,辣到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她拿出一张符篆,交给刘大婶与刘大爷:“拿好,一会看到任何东西,都不要私自行动,否则你儿子出了事,全都要怪在你们头上。”

    两人小声嘀咕几句,但还是将符篆收好。

    苏迷拿出一团红绳,绑在地头第一棵桃树上,让刘家老两口,顺着红绳往里走,而她走在最前面。

    老两口注意到,苏迷的走法很不同。

    先是直走几步,退一步,然后再往前走,偶尔又会朝左走几步,再朝右走几步,然后又往前继续走。

    老两口心里虽然疑惑,但总觉得这桃园很阴森,不敢张口多问,只得老实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谁知就在这个时候,走在最前面的苏迷,突然停了下来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