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78章 错的是这个世界?41
    钟丽的脸色,极其难看。

    苍白中泛着青,唇色偏暗紫,深棕色的瞳仁微红,额角处青筋突显,衬的清秀艳丽的脸,异常的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钟丽这幅模样,说明体内余毒未清。

    那剧毒十分霸道,若她不控制自己的情绪,经常发怒,但凡遇到不顺心的事,都有可能气急攻心,导致情绪崩溃或发狂。

    钟鸣似乎也知道,钟丽不能太激动,连忙解释道:“苏迷刚来,只是过来看看你的情况,什么都没说,姐你不要冤枉人家。”

    可钟丽听了,并没有冷静,反而更加暴躁。

    “我冤枉谁,都不会冤枉她!你们这些男人,就喜欢这种白莲花,表面假装纯洁,其实心机比谁都重,说不喜欢别人,还经常出现,故意吊别人的胃口,装腔作势的心机女表!”

    钟丽这是在说她,不喜欢霍尧,还故意吊着他。

    苏迷心知她讨厌自己,多说也是无益,不想浪费口舌去解释,准备找了个借口离开。

    谁知刚想开口,钟丽突然冷冷地道:“我知道你瞧不起我,故意过来看我的笑话,现在你全都看到了,满意了?”

    “我来,只因为我是中医师,没有瞧不起你,也不觉得你有什么笑话可看。”

    苏迷面色冷淡,内心却隐隐有些不耐。

    可钟丽最看不惯,她这幅清高的样子,言语更加尖锐。

    “你这种心机白莲花,根本不配得到他的喜欢,他为你付出这么多,简直就是瞎了眼!”

    苏迷凝眉,终是忍不住反问了一句:“你的字字句句,都说他喜欢我,可他若真喜欢我,为什么又要碰你,或是别的女人?他做这么多事,难道都是我强迫的他?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答应跟他在一起,他会走到这一步?都是你的错!”钟丽更加愤怒。

    苏迷讥诮挑眉:“难道天下男人说喜欢我,我全都要答应?难道你喜欢的,我不喜欢,就是我的错?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的错!霍尧有什么不好,比韩慕笙那小白脸强多了,是你自己眼睛瞎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苏迷脸色倏沉,周身气息骤冷:“我男人怎么样,轮不到你来评头论足。”

    钟丽见她变了脸,心中微惧。

    但她还是没管住那张嘴,哼声讥讽道:“我偏要说,你又能拿我怎样?霍尧就是韩慕笙强一百倍一万倍,我就是喜欢霍尧,他在我心里就是最好的,你又能怎样?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真是贱的很,他让你跟别的男人睡,你竟然还死心塌地向着他,卑贱低入尘埃的爱,男人永远不会珍惜与爱护,钟丽,你注定得不到他。”

    苏迷眸色深沉,缓缓勾起唇角,说出的话,却残忍到极点。

    钟丽眉眼更加狰狞,猛地朝苏迷扑过去,却被钟鸣死死揽着。

    她拼命的挣扎,几近癫狂咒骂道:“你个不要的贱-女人,我的事,轮不到你管!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,都是因为你,霍尧才会对我这样,都是你的错!”

    “你用一副‘错的都是别人,错的都是这个世界’的口吻,讽刺咒骂我的时候,可有想过自己?不作不会死,你现在所得的果,都是你当初自己的选择,怪不得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嘴角勾勒更冷的笑,言辞语态犀利无比。

    苏迷肆意挑着眉,看着钟丽狰狞的脸,更加残忍地道:“你现在可以去找霍尧,看看你最爱的他,正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钟丽一双圆睁怒目,瞪的更大,巨大的恐慌,迅速蔓延其中。

    紧接着下一秒,她猛地挣脱钟鸣的束缚,朝霍尧的病房方向跑去!

    “姐!姐!”钟鸣叫了两声,冷眼看向苏迷,愤怒喝道:“苏迷,你说话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苏迷神色未变,冷道:“我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,也不是骂不还口的傻子,对你们好与不好,全凭我的心情与忍耐度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!”

    “趁我现在心情好,好心提醒你一句,再不去追你姐,她若气急攻心而亡,你可别来找我哭。”

    苏迷留下一句话,凌厉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钟鸣只能愤愤低咒几句,急忙去追钟丽。

    眼见就要离开病房区,苏迷突然听见,霍尧所在病房的方向,传来吵闹声咒骂声,看着医护人员慌忙跑过去的场景,嘴角勾起一抹冷佞嗤笑。

    系统059不由打了个冷颤:“宿主,你刚才崩了人设,又黑化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“哦”了一声,笑意更深更邪肆:“黑化体验感还不错,做恶人比做好人,容易多了。”

    系统059一噎,没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而苏迷跟没事人一样,离开医院,回到家做了顿丰盛的晚餐。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当红新星钟丽,与霍家两公子high翻天的话题,荣登各大网站热搜榜榜首。

    钟丽被东家jk娱乐雪藏,算是稍稍轰动了娱乐圈,只是霍尧病房那场小插曲,各家媒体却只字未提。

    这等猫腻,显然是霍家出手,隐瞒了此事。

    但霍尧跟那老女人的丑事,估计瞒不住霍老。

    苏迷本以为,霍家近期会有好戏上演。

    谁知三天未到,霍家传出霍老旧疾病发,不治而亡的消息。

    此消息一出,黑白两道都不平静,明争暗斗抢地盘的事,没少让韩慕笙忙活。

    而苏迷得知馆主是付其,主动请辞离开,独立开设了新医馆,又找来关系不错的中西医同学与校友,合力经营。

    由于先前解毒一事,苏迷的医术,在江湖上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医馆开业当日,前来祝贺的人物,可把苏迷那些同学吓得够呛。

    但见那些人,对苏迷都客客气气,对她更为佩服羡慕。

    后来,韩慕笙与韩余帆等人的到来,更让医馆的人,惊到目瞪口呆,仿佛做梦般神奇。

    市长、少校、中校、娱乐大佬……

    这简直刷新他们所有的认知!

    反观苏迷,不急不躁,除了面对长得最好看的韩慕笙,态度稍显波澜以外,对其他大人物,那叫一个处变不惊,众同学校友不禁更加吃惊。

    但吃惊一段日子,后来也习惯了。

    经常面不改色,扶着被砍伤的大佬或小弟,进行缝合。

    至于霍尧那边,在义母赵文英的扶持下,将不赞同的声音,彻底处理干净,成功接任了霍家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