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77章 错的是这个世界?40
    “我自己可以!你放我下来!你出去!”

    苏迷脸色更红,紧紧拧着眉,愤愤瞪着他,誓死也不愿被他看着上厕所!

    韩慕笙见她急红了眼,连忙将她放下,却见苏迷身子晃了一下,又将她抱了起来:“你体力没恢复,我还是抱着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!我自己来!”苏迷强撑着,急忙将他推出去。

    厕所里很安静,外面也是,苏迷只要想到外面的韩慕笙,能将里面的动静,听得清清楚楚,脸更红了。

    她等了一会,将水龙头打开,才走过去小解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花了五积分,兑换能量剂的苏迷,从厕所走出来。

    面色微红,但精神明显比刚才好很多。

    “我想去看看霍汶他们。”

    苏迷将之前救治霍汶时,差点失误的事,告诉了韩慕笙,表示想去看看情况。

    毕竟霍老就这么个独子,现如今又得知霍尧动机不纯,她必须走一趟,确定霍汶身上的毒,是否完全解除?

    韩慕笙一直守着苏迷,不知道外面的情况,但不代表别人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我先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他拿出手机,拨通付其的电话:“霍汶那边怎么样?”

    电话另一端,有些吵闹声,随后一阵沉默,过了一会,付其才出了声:“霍汶输的血被人动了手脚,里面有hiv病毒,现在霍家人正在医院闹。”

    “他身上的毒呢,全部解除了么?”韩慕笙只关心这个。

    “霍汶既然能醒来,就代表毒解了,有你韩慕笙在,霍老不敢将这事扣在苏迷身上。”

    韩慕笙又嘱咐几句,将电话挂断,将情况尽数告知。

    两人断定这事跟霍尧脱不了关系,但还是走了一趟。

    因韩慕笙的陪护,霍家人对苏迷,并未表现任何不满。

    苏迷礼貌关切几句,又让付其将韩慕笙送回家,来到霍尧的病房。

    隔着玻璃窗,见他正静静躺着,苏迷收回视线,准备看看钟丽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她转身那刻,紧闭的病房,突然被人打开,面色惨白的霍尧,走了出来:“就这么不想见到我?”

    说实话,苏迷不喜欢霍尧对她的口吻。

    但她却不显于面,只是淡淡道:“见你恢复的不错,所以要去看看钟丽。”

    “苏医师的医术,真是高深,隔着窗子都能看出来,我身体恢复不错。”霍尧阴阳怪气冷笑。

    苏迷没说话,冲他点点头,作势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霍尧阴沉着脸,猛地伸手扣住她的胳膊,却惹来苏迷皱了眉。

    他心中一刺,却紧紧攥住,不愿松手:“你是不是觉得,我现在比以前还要脏,一点都不想看见我,后悔救我了?”

    他知道,她是在什么时候到来,又在什么情况下,对他们进行施救。

    她亲眼看到那种肮脏场面,现在一定更厌恶他。

    苏迷忍下甩开那只手的冲动,平静与他对视:“我是医生,你们霍家出了钱,不管是谁我都会救,我跟你没有恩怨,也不欠你的,麻烦你将手放开好么?”

    “怎么?怕韩慕笙看到会生气?”霍尧冷笑。

    “是,请你放手。”苏迷认真回道,语气不咸不淡,仿佛她跟韩慕笙的事,与他无关一样。

    但霍尧心里就是不爽,看着她冷淡的样子,脑子里想的全是她跟韩慕笙之间的亲密,看向她的眼神,越来越热,掠夺意味更浓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霍尧靠近她的时候,苏迷突然笑了,喊出他的名字,不但没躲开,还主动伸出另外一条胳膊,像似要搂住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霍尧呼吸微促,满眼惊喜看着她,喉结不停的滑动,正要倾身吻住她,脖间突然一疼!

    “你——?!”

    “我从来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,既然能救活你,想要取你的命,轻而易举,霍尧,这一点,你应该心知肚明。”

    苏迷冷冷勾唇,松开手的时候,一根银针从霍尧脖间大动脉处拔出,顷刻间,鲜红的血液,急速喷薄而出,很快染红身上的病号服。

    霍尧满眼皆是不甘与愤怒,死死瞪着那弱小却不容小觑的身影,胸腔中的怒火,急剧迸发!

    直到那身影,消失在拐歪处,霍尧才阴沉着脸,准备叫护士止血。

    “霍尧~。”身后传来女人呼唤声。

    他幽幽转过身,但见一名风韵犹存的女人,正站在他身后,距离两米的位置,眉眼含情,朝他送着秋-波。

    只是那秋波还没送一半,突见他满身鲜血,连忙瞪大双眼,尖叫出了声:“霍尧,你怎么流血了?我去叫护士!”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相比女人的惊慌失措,霍尧只是面色冰冷的命令。

    那女人皱着眉,来到跟前,手足无措想要给他止血,结果还伸出手,就被霍尧扯进怀里,拉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病房中传出不可描述却努力克制的声音。

    拐角处。

    邪肆挑起眉稍的女孩,嘴角笑意更深。

    霍尧这厮,还真是大小荤素不忌,什么人都敢玩。

    须臾,她转身前行,朝钟丽的病房走去。

    路过护士站时,苏迷耳尖听到几个护士,正在议论钟丽跟霍尧三人之间的事,她脚下不停,面色淡然走过去。

    来到病房门口,眉清目秀的钟鸣,正巧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苏迷?!”钟鸣见是苏迷,又惊又喜,随后追问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姐姐身上的毒,是我们中医馆针灸师解的,我过来看看她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钟鸣闻言,眉头紧皱,脸色很难看。

    苏迷明白他的想法,直言道:“当时我也在场,霍家两位公子就是我救的,当时霍老在场,我的本事,只能救两个,我别无选择,只能指导针灸师为她施针,后来我昏了两天,醒来就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钟鸣一听,这才得知所有内情,想到之前打水时,路过护士台听到的对话,脸色更不好看。

    他沉着脸,神色很复杂,半晌才道:“我姐跟霍家两兄弟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知道他想问什么,但这种事,她并不想表达过多言论。

    刚想转移话题,身穿病号服的钟丽,突然冲出来,满脸敌意看向她:“你跟我弟说什么了?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