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72章 错的是这个世界?35(Aline万更加更14)
    那是一把枪!

    冰凉的触感,紧紧抵住她的脑门。

    苏迷却没有任何慌张,无比冷静的视线,快速在诊室里扫了一遍。

    中枪的男人,确实是副主任。

    他的小腿部位中枪,似乎打中的脉管,鲜血不停流出,很快染红了地面。

    如果不止血,只要再过半小时,以他的年龄与身体状况,恐怕会引起休克。

    小小的诊室里,除了副主任,还有两名中老医师,都是中医馆里有名的坐诊专家。

    除了拿枪抵住自己的男人之外,最里面的小床,躺着一个男人,旁边站着两个西装男,估计是保镖,还有一个类似下属的魁梧男人,背着她站在床头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信不信老子毙了你!”

    持枪的男人,满脸凶神恶煞,拿枪重重抵住苏迷的脑袋,只是眨眼间,就留下一个明显的红印子。

    苏迷默不作声,眼见到躺在小床,男人发青发紫的大掌时,冷静出声:“他中了剧毒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原本站在小床前的魁梧男人,倏然转身:“你能解毒?”

    男人有着阳刚俊毅的面孔,但脸颊颧骨处,却有一道深深的刀疤,外加魁梧的身形,只要一个眯眼的动作,足以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可那其中,并不包括苏迷。

    她眨眨眼,面色淡淡地回:“要先看看什么毒,毒素蔓延的情况,才能告诉你,我能不能解。”

    “放肆,怎么跟我们老大说话呢!”持枪的男人,眉头倏皱,抬手就要给苏迷一个嘴巴子。

    没有人出声阻止,也不敢阻止,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被打。

    然而意料中的女人痛吟声,并未传来,苏迷只是一个抵挡的动作,男人像突然被掐住脖子的鸭子般,惨叫了一声:“啊——我的手!”

    站在魁梧男人身边的男保镖,见此变故,立即从腰间拿出枪,对准苏迷的方向,扣动了扳机——

    枪口装了消音器,尚未听到声响,子弹已秒速飞向苏迷所在之地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。

    就在子弹距离苏迷半米开外,但见她快速闪身,朝旁边一躲,男人再度传来惨叫声时,一颗子弹,正中他的肩头!

    “死女人,竟然敢躲!”男保镖气急败坏骂道。

    苏迷皱眉,冷眼看向杜妄:“如果任由你的手下闹下去,就算我能救,也被你们拖得救不了。”

    杜妄眉头倏皱,冷冷盯着苏迷,片刻之后摆摆手,那保镖这才皱着眉,将枪收回腰间。

    苏迷动作也利索,松开男人的胳膊,来到小床前,重新换上一副医用手套,戴上口罩,执起年老男人的手,开始诊脉。

    年老男人的脉象很弱,几乎察觉不到,体内的剧毒,已蔓延全身,只要二十分钟,毒素到达心脏,人将无力回天。

    她翻开年老男人的眼皮,又掰开男人的嘴,仔细查看一番,随后道:“我需要给他针灸,郑医师你去拿几床消毒被,还有大量的纱布跟酒精棉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郑医师连忙应承,刚动了一下,男保镖瞪了他一眼,他立即不敢动了。

    苏迷冷眼看向杜妄:“病人只能撑二十分钟,现在耽误一秒,施救他的时间就少一秒,如果你们不想救,请直说,别变着法的拖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臭女人,你怎么说话呢,谁不想救,谁在拖时间?这可是我们杜老大的亲儿子!”男保镖连忙凶狠呵斥。

    亲儿子?

    亲儿子好啊!

    苏迷连忙板脸道:“如果你想救你父亲,请立即将刘副主任送往医院,否则这病人,打死我也不救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臭女人,你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男保镖跟吃了火药似的,双眼瞪得老大,恨不得能喷出火来,烧死她。

    苏迷不说话,定定看着杜妄。

    一秒,两秒,三秒……

    “送人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杜妄终是出了声。

    两名男保镖不敢违逆,立即执行他的命令,将刘副主任架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郝医师,你跟刘副主任去医院,有情况给我打电话,郑医师,你赶紧让人帮你去拿消毒被。”苏迷再度吩咐一句,连忙脱去杜老爷的上衣,又拿出一排银针,开始进行针灸。

    随后又想起了什么,抬眼看向杜妄:“附近有家医院,让他们安排换血准备工作,顺便让他们过来接人。”

    杜妄点点头,走出诊室,打了个电话,随后又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时,郑医师带着两个男医师,抱着消毒被子跑进来。

    苏迷让他们帮忙,把杜老爷抬起来,将消毒被铺了三层,又将他放上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,苏迷开始拔针,与此同时,暗黑色腥臭浓稠的血液,从针眼中冒出。

    苏迷连忙拿过酒精棉,开始擦拭,随后嘱咐道:“接下来,我要加快施针的速度,每当我拔下一根针,你们要第一时间将毒血擦干净,直到血液变成正常颜色为止。”

    众医师连忙颔首应承,开始配合苏迷擦拭毒血。

    施以针灸的穴位,主要集中在前-胸与后背,以及心脏附近。

    有了其他医师的帮助,不到十五分钟,杜老爷全身的毒血,已全部逼出体外,而小床铺垫的被子,差不多快要湿透,苏迷的身上,也细汗淋漓。

    “毒血全逼出来了,送往医院输了血,你父亲的命,算是保住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说着,来到桌前开了一个配方,转身交给杜妄:“这是后期养身补气的中药,你去药房抓药,顺便把郑医师和我的诊金付了。”

    杜妄愣了愣,冰冷刚毅的脸,竟缓缓露出突兀的笑容。

    郑医师见他笑的,比板着脸还要吓人,心头猛地一惊,连忙摆手道:“诊金就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蹙眉,看了眼郑医师,又看向杜妄:“我的那份要付,医馆虽然救死扶伤,但也是打开大门做生意,这医药费跟诊金,你不能不给。”

    杜妄笑意更深,头一次觉得,女人竟然如此有意思。

    这时,附近医院的医护人员,急忙来到门口,合力将杜老爷抬上担架,又飞快离开中医馆。

    苏迷眼见没自己什么事,举步想要离开之际,一道略显粗狂低沉男音,无比狂妄响起:“你是第一个敢问我杜爷要钱的女人,小姑娘,杜爷我看上-你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