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71章 错的是这个世界?34(Aline万赏加更13)
    步履沉稳有力,没有穿鞋,急躁中稍显迫切。

    苏迷圆眸微沉,未等身后之人出声,拿出口袋中的瓷瓶与银行卡,随手放在鞋柜上:“这是解药与跟你的酬劳,密码是六个八,这间租屋月底到期,中介那边已经打过招呼。”

    详细交代几句,苏迷举步前行,身后的男人,却出了声:“我没想到你会出院……。”

    更没想到她会过来找他。

    毕竟中午去的时候,她还在跟韩慕笙接吻。

    霍尧嘴角斜勾,轻嗤讥笑,视线落在她瘦小的身体,多想将她拥入怀中,做韩慕笙对她所做的事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霍尧低头看向围着浴巾的部位,眸中沾染自嘲之色。

    刚从别的女人身上离开的他,如果现在强行留下她,估计会让她更讨厌。

    霍尧闭了闭眼,心中是懊恼的,无奈的,但看向那瘦小的身影,想要得到的慾-望,却有增无减。

    女孩是那么干净无暇,他却如此肮脏……

    如果……他把她也弄脏了,她还会嫌弃厌恶他么?

    恍惚间,霍尧的脑海里,突然冒出非常强烈的想法。

    心微微一动,赤着的脚,缓缓抬起,朝前迈了一步——

    刹那间,噬心蚀骨的灼烧痛意,铺天盖地侵袭他的五脏六腑,体内的血液,像似混淆千万根牛毛细针般,随着循环流动,划破他薄弱的脉管。

    两股难以言喻的剧痛,直冲丹田部位,汇聚男人最重要的物件。

    “唔——!”

    霍尧再也无法忍耐,痛吟出声。

    他紧紧捂住男人最痛,浑身渗出鲜红的血液,一滴一滴,滑落在光滑的地板上。

    苏迷听到男人痛苦的叫声,先是愣了一下,继而冷冷勾起唇角,拿起鞋柜上的瓷瓶,朝后一抛,头也不回的举步离开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甩上房门那瞬,隐约听见女人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苏迷未有丝毫停留,乘坐电梯离开。

    在那之后。

    霍尧没有再联系她。

    苏迷则专心在中医馆实习,很快转为正式员工。

    经过几次考核,苏迷成为最年轻的中医师专家。

    因长相与年龄的缘故,预约她的病人,少之又少,大多都是些男人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次。

    中医馆迎来一位特殊的病人。

    那天,苏迷正在诊室帮病人问诊。

    病人是有钱家的公子哥,前些天陪父亲来中医馆,因病情严重,由苏迷负责先行问诊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这有钱家的公子哥,把中医馆当成餐馆,每天都预约苏迷帮他问诊。

    苏迷虽然烦他,但这男人多少还是有些手段,每次都预约在午休之前,想邀请她吃饭,即使她推辞,他不会死缠烂打,也不会耽误她的工作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看表面,或许别人以为他很绅士深情,后经系统059调查得知,这男人就是披着羊皮的狼!

    男人在追求期间,对每个女人都很好,可一旦女人怀了他的孩子,立马就分手,而且这男人看上去斯斯文文,不但有sm倾向,还喜欢玩小孩子。

    这让苏迷想起之前位面中,有恋-童癖的谢少棠。

    此时看着眼前笑意凛然的男人,苏迷的脸,不由冷了几度:“李先生,你的身体很健康,如果可以,请把预约的机会,让给更需要治疗的病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病,自从第一次见到你,我就得了重病,只有苏医师,才能治好我的病。”

    男人深情款款,开始对苏迷放电。

    可苏迷并没被他电到,反而觉得恶心。

    刚想冷言相讥,大眼睛一转,突然从抽屉里,拿出一排银针:“既然如此,我给你扎几针,保准针到病除!”

    男人怔了一下,视线落在最里面的小床,不由滑了滑喉结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在这里面,来场医生与病人py,那该有多好。

    男人点点头,随苏迷走进去。

    刚解开一颗纽扣,苏迷笑道:“不用脱,坐在凳子上,扎几针就好。”

    男人眼底尽是掩不住的遗憾,面露失望坐在凳子上,但见苏迷二话不说,直接拔了一根最粗的针,朝他脑袋上扎去——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男人心里有些害怕,尴尬问道:“苏医师,我见别的医师针灸,都是很细的针,你这一上来,就用最粗的,会不会有点不合适啊?”

    “你在怀疑我的医术?”

    苏迷的脸色,突然变得很难看。

    男人连忙摆手:“并没有,我只是这么一说而已。”

    反正她是医生,又不能扎死他,最多疼一下,忍忍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男人这般想着,牙一咬,眼一闭,道:“来罢,苏医师,扎罢。”

    苏迷冷勾唇角,抬起手中针,朝他脑袋上狠狠扎去——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

    一道似鬼哭狼嚎的凄厉惨叫声,从小诊室中传出。

    紧接着,身穿白色衬衫的男人,脑袋顶着银针,冲出诊室的门。

    苏迷紧追其后,连忙喊来门口的安保:“抓住他,他脑袋上有针,前往不能让他跑了!”

    安保是个小青年,手脚麻利又敏捷,猛地飞扑过去,死死抓住男人的胳膊,将他按在地上:“不要动,你脑袋上有针,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扎我,好疼,好疼!”

    男人像似吓坏了,拼命挣扎着,像疯子一样。

    安保力气也不小,但差点没抓住,让男人挣脱。

    苏迷连忙走过来,按住男人的脑袋,猛地将针拔了出来:“好了,最近三天不要洗头,如果李先生愿意每天扎两针,只要半年,保证李先生年轻五岁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我不要扎针!”

    男人猛地摇头,安保刚将他放开,就逃离了医馆。

    苏迷不动声色勾起唇角,拿着银针往回走,半路经过一间诊室,里面突然传来男人惨叫声。

    她愣了一下,继续前行,可仔细回想后,又觉得不对,这声音怎么好像是副主任!

    苏迷转了个身,再次回到那间诊室门口。

    她侧着耳朵,仔细去听里面的动静,刚稍稍靠近,原本紧闭的两扇门,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。

    苏迷心中倏吓,身形猛地不稳,超前栽去的那瞬,急忙扶住门板,刚勉强站住脚,黑漆漆冰凉的圆形物体,抵住她的脑门——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