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64章 错的是这个世界?27
    其言下之意——老娘可爱也是分人的,她不喜欢他,可爱不起来!

    霍尧心里明白,苏迷喜欢韩慕笙,对那男人乖得不得了,对他却冷淡疏离,各种看不顺眼。

    可明白归明白,心里还是烦闷的很。

    “我要出去找女人。”

    霍尧冷脸说着,视线紧锁在她的脸,不想错过每一个表情。

    苏迷脸上没有过多情绪,轻轻颔首,为他让出一条道。

    霍尧周身气息极冷,沉着脸起身,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    苏迷拿起租赁的望远镜,走到窗边,望向斜对面的酒店。

    常博住在那里,二十三楼。

    只需一架望远镜,站在套房里的落地窗,能将斜对面二十二楼的苏家,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苏迷宁愿去医馆实习,或找各种理由出门,都不愿待在那个被人窥视的家里。

    身后脚步声,渐渐远去,苏迷拿着望远镜的手,微微一顿,突然出了声:“那个,你等等……。”

    霍尧脚下倏地,眼底透着欣喜与期待,结果却听见她说:“换张脸再出去,常博认得你。”

    一双厉眸寸寸冰封,霍尧凌厉回过身,走进卧室。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,甩上房门那刻,整个房间似乎都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苏迷眸光幽沉,尽是冷意。

    “强行将随时爆炸的炸弹绑在身边,如果出了意外……059,你要负全部责任。”

    他默许她在霍尧面前崩人设,甚至显露根底,无疑计划着不可告人的阴谋,却不让她参与。

    “知道啦,宿主。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系统059应了一句,再也没了声响。

    苏迷闭了闭眼,再睁开。

    不多时,卧室房门打开,英俊陌生的男人,走了出来,看向她的眼神,却那样熟悉而冰冷。

    苏迷细细看了一会,轻声嗤笑:“你这张可是真脸,不怕暴露?”

    杀手的真面目,代表最后的伪装,过多显露于人前,无疑是危险的。

    “你担心我?”

    霍尧不会承认,他觉得苏迷不喜欢她,或许可能因为他易容后的颜值不高,所以才褪去伪装。

    果然,她对他似乎关心了些。

    但苏迷接下来的话,却告诉他,那些只是他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常博不同凡人,如果你搞不定他,却被他记恨报复,恐怕你的余生,都要在无数张假面中度过。”

    霍尧一噎,神色难掩失望愠怒。

    她这哪里是关心,分明是警告他,小瞧他,不要让他拖后腿。

    “区区一个农民工,我霍尧还没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苏迷勾唇轻笑,朝他招招手: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她让他过去,绝对不是想与他亲近。

    霍尧皱眉,没有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却见苏迷面露不耐,他才举步来到她的面前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苏迷将望远镜递给他:“二十三楼,左面第三间。”

    霍尧接过望远镜,刚朝眼前一放,眉头迅速紧凝,尽是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不用怀疑,你看到的男人,就是常博,现在叫郑理文,海归,我姑姑的男友。”苏迷陈述道。

    霍尧放下望远镜,面露疑问:“他整了容?”

    “哪国的整容技术,能在短时间,将人的身高、声音、性格都改变,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,而且还能治好他的艾滋病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其中的内情?”

    霍尧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苏迷的眼神,有些迷茫。

    她摇摇头,皱眉道:“我不确定,只知道他消失一段时间,身上的艾滋病好了,容貌与外形产生很大变化,还变成了海归,以及我未来的姑父,又在短短几天,让我妈和我家的保姆,对他产生极大的好感,而且,他看我的眼神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不甘心,他想得到你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身为男人的缘故,霍尧听了苏迷的话,下意识看透常博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但他不懂,为什么常博的变化,会如此之大?

    苏迷眸光微闪,试探说道:“他是不是得到了……神器金手指?”

    霍尧定定看着她,忽而笑了:“你这小丫头,是不是小说看多了,这世上没什么神器金手指。”

    苏迷“哦”了一声,随后又道:“你不是要出去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不想去了。”霍尧冷哼,看着苏迷的脸,正色道:“你想我怎么帮你,杀了他?”

    苏迷正要回话,系统059突然道:“让他按照他的处理方式解决。”

    她微怔,眨眨眼道:“我不知道怎么解决,我只想让我妈好好的,不要背叛我爸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最近我来监视他,你等我消息。”

    苏迷颔首应承,离开了租屋。

    虽不知系统059有何目的,但只要能完成任务,其他与她无关。

    接下里的日子,霍尧负责监视常博,苏迷则在医馆实习,偶尔为病人问诊配药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切都在数位中医师的指导下完成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,不能太快出彩,她要将基础打稳扎实,等来日大放光彩,用实力去打韩父的脸。

    至于常博。

    苏迷渐渐开始不排斥,态度也稍有转变,还经常在卢彩芸面前提起他。

    卢彩芸高兴的同时,却因常博对她特殊的对待,产生了明显的醋意,甚至明显到……苏金城都看出了不对劲的苗头。

    某晚。

    两人**渐歇。

    苏金城紧紧搂着卢彩芸,凝眉质问:“老婆,你是不是喜欢郑理文那种男人?”

    男人满满醋意与丝丝不自信的语气,令卢彩芸心里一紧,她下意识的摇头:“怎么会呢!”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?”

    苏金城想要继续质问,但又没能说出口。

    两人结婚十几年,卢彩芸对苏金城很了解,他怀疑她喜欢郑理文。

    卢彩芸起初有些生气,刚想反问他,突然想起近些日子,她对郑理文的态度,心里不由有些慌。

    可她很清楚,她是爱苏金城的。

    他待她很好。

    两人在同一公司,他所有的言行举止,她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苏金城不喜应酬,与女下属和女客户之间很清白,这么多年,他从未背叛过她。

    可她最近是怎么了,为什么会对那个男人……?

    卢彩芸不安回拥他,将脑袋倚在他的心口,像对他说,又像对自己说道:“老公,我不会喜欢别人,我只喜欢你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