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32章 民国纨绔变形记37
    苏迷身形微怔,却被男人拥得更紧。

    毫无间距的亲密,让她清晰感受到,男人因呼吸而起伏的胸膛,加速的心跳,炙热的气息,均匀洒在白玉般的耳尖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?”

    容珒缓缓凑近,贴着她的耳朵,低声询问。

    苏迷眼睫轻扇,双手扣住他的手腕:“爷有要事,你放开。”

    容珒埋头在她的脖颈,轻吻着细腻凝脂:“天色不早了,明日再去。”

    苏迷透过窗户往外看,天色渐渐沉暗,院里道路两旁的路灯,不知何时已经亮起,确实不早了。

    但比起呆在这里,她情愿出去溜溜。

    这男人,从浅羽司离开后,就有点不对劲,不但跟她翻旧账,还隐隐透着不容置喙的索-取意味。

    女人的第六感,清楚告诉她,如果不快点想办法脱身,今晚绝对“小命”难保!

    苏迷大眼睛一转,忽然说道:“爷肚子饿,要吃饭,你先放开爷,有什么事,吃完晚饭再说。”

    她稍稍使劲,想将男人束缚在腰间的手拉开。

    容珒这回倒是很乖,没有任何抗拒,还主动收回力气。

    苏迷轻舒一口气,拉着他,来到餐桌前坐下,让下人布菜。

    但整个用餐的过程,十分的诡异。

    苏迷吃饭时,不习惯有人看着,偌大的餐厅里,只有他们两个。

    而容珒看她的眼神,怎么看都像看一只用食的崽子,等她吃饱了,就可以宰来开吃。

    苏迷见他不动筷,干笑道:“你怎么不吃?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饿,我有更美味的食物,一会饿了再吃。”

    容珒轻轻勾唇,似乎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抬眼见苏迷满眼防备,容珒拿起筷子,夹了一道菜,缓缓凑近,亲手喂给她:“多吃点。”

    苏迷听他这话,头皮一阵发麻,更别提吃他喂的菜,起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又要去哪?”

    容珒并未阻止,只是淡然询问。

    苏迷憋不住了,瞪大眼睛哼问出声:“你别给爷阴阳怪气,到底想怎样,直说。”

    平时跟别人猜哑谜,那都是猜心算计。

    但眼前是她男人,她不想再拐弯抹角。

    容珒静静看着她,又看看她的肚子。

    苏迷下意思捂住,眼里的防备更深:“你想干嘛?”

    容珒缓缓起身:“吃饱了么?”

    气都气饱了,哪里还吃得下去!

    苏迷不出声,只是瞪着他。

    容珒唇角轻勾,缓缓朝她走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

    苏迷正想出声阻止,却见长相平凡又普通的男人,容貌愈发精致而深邃,墨色的短发,也愈来愈长。

    顷刻间,已然蜕变成原身自有的模样。

    灼华容貌雌雄莫辩,魅色天成。

    一双碧波狐狸眸,线条细致而优美,眼尾上扬斜挑,眸光忽明忽暗,无形透出蛊惑意味,誘着众生坠入温柔陷阱之中。

    苏迷呼吸微滞,一时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这男人,一言不合就变身,难道他想用美-色,故意引她上钩?

    开玩笑,她是那种肤浅的人么?

    答案当然是否!

    苏迷定定看着他,脸上没有一丝异样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原本穿在容珒身上的西装,缓缓褪去,只留一件白色的衬衫,黑色的西裤。

    正当苏迷想要呵斥,别妄想用这招对付她时,两只毛茸茸的狐狸耳朵,从绸缎般柔滑墨发间,蹭地一声窜了出来!

    苏迷对各种动物的耳朵,有控制不住的偏爱倾向。

    每次见到小猫小狗,总是不由自主想要捏一捏。

    如今见到容珒的狐狸耳朵,喉咙滑了滑,鼻翼微微翕动,眼瞳渐渐放大。

    心底最深处,一种难以压制的冲动,似乎就要脱闸而出。

    苏迷毫无抵抗的能力,完全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,双手早已触及两只毛茸茸的狐狸耳朵,隐忍而克制的……捏着。

    好软!

    苏迷踮起脚尖,眼睛不停闪烁着晶亮星光,完全被极好的手感所征服,丝毫没有注意到,狐狸眸子里的幽光,愈发深谙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它们?”

    容珒哑声询问,伸手将她抱在怀里,让她更方便的……捏头顶上的狐狸耳朵。

    “喜欢!非常喜欢!”

    苏迷先是笑着重重点头,随后意识到什么,连忙矢口否认道:“还好啦,就是一般般,不是特别喜欢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眼里闪着不舍,又忍不住捏了好几下,这才狠下心来,将手放开。

    但晶莹发着光的眼睛,还是时不时的,看向那两只狐狸耳朵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。

    苏迷突然发现,他又将自己抱在怀里,不禁凝眉喝道:“你放爷下来,别想用这招降服爷,爷定力强着呢,绝不为美-色所动!”

    容珒失笑。

    论定力,他清修上百年,梦遗都不曾有。

    她能比得过他?

    但这种事,没必要跟她说,省得还被她笑话。

    狐狸眸子微弯,靡丽魅色尽显。

    容珒贴着她的唇,哑声道:“你挑起的火,必须由你来灭,迷迷,我很想抱你。”

    苏迷凝眉,不解:“为什么要今晚,难道你抱爷,还需要算算黄道吉日?还是说,你因为浅羽司与红莲的事,心里不高兴,吃了醋?”

    容珒摇摇头,低笑。

    “你与他们亲近,都有你的目的,我明白也理解,虽然不高兴,但谁让我相信你?”

    女人就是不能听好听的!

    容珒这句话,完全抵得前面所有话。

    苏迷心里有些感动,环住他的脖子,吻了吻他:“很快,等事情一办完,我们隐居山林,再也不干涉天下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,都依你。”

    容珒启唇,亲吻着她。

    她的味道极好,如罂粟般让人着迷,一旦沾上,一天不尝,都想得慌。

    如果以后尝不到,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如今他好不容易动了情,势必要将最宝贵的东西,交给她才行。

    思及此,容珒眸光微沉,抬手扣住她的后脑勺,更深掠夺她的甜美。

    苏迷被他吻得迷迷糊糊,但理智告诉她,男人的行为很奇怪,她想知道,到底是怎么了?

    两人站在门口,她一时挣脱不了,就伸手去拉门。

    谁知,指尖刚触及门框,一条毛茸茸的物体,缠绕住她的手腕,同时将她的双手,一并束缚在腰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