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31章 民国纨绔变形记36
    浅羽司笑意吟吟,衾薄唇角缓缓勾起:“不管你怎么说,总之我要追加一个条件,你如果不答应,我们之前的合作,全部作废,你算计聂匀昊、屈国智等人的事情,我将全部公布于众。”

    苏迷眉眼倏沉,慵娆痞气神态,渐渐被凛冽幽寒之气所代替。

    她倒是没想到,原先还动不动脸红的男人,如今这般胆大妄为,敢跟她叫板!

    苏迷缓缓松开挽住狐冢珒的手,来到浅羽司的面前:“你是第一个敢威胁挑衅爷的人,怎么?是皮痒了,还是故意找死,想为狐冢启贺殉情?”

    “我跟他没关系!”

    浅羽司急忙争辩,眼底掩不住其中的惊慌。

    “小浅羽,你骗不了爷。”

    苏迷轻笑,却丝毫温度全无:“这件事,爷就当没有发生过,合作彻底终止,你走你的阳关道,爷走爷的独木桥,以后两不相干。”

    “休想!”

    浅羽司低吼。

    他死死盯着苏迷,眸中带着拗执的光:“你当初招惹了我,就别想将我甩开,我要你,要你这个人,全部属于我!”

    时间似在一瞬间停止。

    苏迷满眼怔然,愣愣问道:“你这是喜欢上爷了?”

    狐冢珒紧紧皱眉,不悦看向浅羽司。

    但后者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,只是紧紧盯着苏迷:“不喜欢,但想得到你,将你狠狠踩在脚下。”

    麻了个鸡!

    这男人被她逼疯了?

    苏迷完全不明白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喜欢她,又要得到她,还想摧毁她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变-态心理?

    苏迷一时想不出,只得命人将浅羽司轰出去。

    “这人是不是疯了?”

    只要想到他那番话,苏迷有些忍不住,想要好好整治他一顿。

    但眼下的浅羽司,分明神经不正常,她又怕控制不好,出了岔子。

    狐冢珒将她神色微恼,举步来到她面前,将知道的事情,全部告诉她:“你猜的没错,浅羽司对狐冢启贺,确实有特殊的感情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听了他的话,这才明白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狐冢一族是效忠浅羽家的阴阳师,各方面的办事能力,都很不错,很受浅羽家的重用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浅羽司在整个家族中,太过不起眼。

    狐冢启贺是个很有野心的人。

    浅羽司在小的时候,把他当成导师,很尊重他。

    但狐冢启贺有意无意,将浅羽司往那方面引导,甚至使他爱上自己。

    浅羽司性子却极其拗执,意识到喜欢狐冢启贺,无法接受他跟任何人亲近,曾经在浅羽态面前,做出许多出格的事。

    日子已久,浅羽司渐渐意识到,狐冢启贺根本不喜欢他,只是故意消磨他的上进心与意志。

    他开始学会反抗,但对狐冢启贺,还是泯灭不掉的执念。

    “所以他是矛盾体,爱又不想爱,恨又恨不透彻,如今人死了,又伤心欲绝,以为是爷杀了狐冢启贺,想要将爷踩在脚下?”

    苏迷发表出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狐冢珒没有回答,但看向她的眼神,却多了几分复杂与怨恼。

    苏迷怔了怔:“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爷?爷没做对不起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狐冢珒仍然缄默。

    但苏迷身正不怕影子斜,起身就要跟他理论。

    谁知,狐冢珒上前一步,扣住她的腰身,将她放在桌上,同时用身体将她紧紧抵住:“你觉得,你欠下的风-流债,还少?”

    “你少冤枉爷,除了你以外,你见爷跟谁这般亲近?”

    苏迷觉得比窦娥还冤,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狐冢珒低垂眉眼,抬手扣住她的下巴,贴着她的唇儿说道:“除了以前那些不知名的阿猫阿狗,你别告诉我,不知道红莲跟浅羽司喜欢你?”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怔了一秒。

    但仅仅只是一秒,随即猛地摇头,满脸认真道:“红莲只是爷的合作伙伴,浅羽司也是,但爷是跟他假意合作,之后还是要散伙的,爷可不喜欢跟岛国人打交道。”

    没办法,骨子里的东西,改变不了。

    狐冢珒低笑,反问了一句:“那我呢,你是不是也不喜欢,跟我打交道?”

    “你被给爷装,你绝对不是岛国人!”

    苏迷被他提起这茬,突然道:“对了,你真名叫什么?哼,跟爷这么久,竟然连真名都不告诉爷,做人太不真诚了!”

    当初在他换西装时,她把武士服撕破好几块,他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正常的岛国人,面对这种事情,不可能一点都不动怒。

    后来,她发现他身上的禁制,还有那尊白狐,苏迷更加确定,他不但不是岛国人,还不是人,而是一只白狐狸!

    说起白狐狸,苏迷嘿嘿笑道:“你是不是姓白,叫白珒。”

    男人摇摇头。

    苏迷凝眉,显然有些不相信。

    小说或是影视剧里,白狐狸不都是姓白么,他为什么不姓白?

    “容珒,这是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男人低笑一声,低头吻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苏迷顺势拦住他的脖子,渐渐开始回应。

    但吻了一会,男人似乎有些冲动。

    苏迷红着脸,将他稍稍推开些,哑声邪笑道:“小狐狸,你动情了,不如让爷压一回?”

    容珒勾着唇,只道:“我怕你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不行?爷行着呢!休要小瞧爷!”

    苏迷气呼呼的瞪向他。

    狐狸眸子闪过灼灼之光,容珒低头,贴着她的唇,低声道:“爷,我想让你证明一下,你到底行不行?”

    男人一改常态,不再是冷淡无温,而是带着几分揶揄与挑衅。

    那双狐狸眸子,直勾勾的看着她,似看尽她的心里去,心跳控制不住的加快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苏迷突然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她眸光闪烁,抿着唇看向他,试探问道:“你觉得,爷是男人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容珒嘴角笑意微深,反问笑道:“爷难道不是男人么?”

    苏迷一噎,愤愤瞪了他一眼,猛地推开他,利索跳下桌。

    “爷是大忙人,还有正经事要办,无事勿扰!”

    苏迷冷哼吩咐,直接甩手走人。

    却不想,她刚走一步,纤细腰身被男人大手捞住的同时,后背紧紧贴附一具火热胸膛——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