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30章 民国纨绔变形记35
    火龙吞噬式神之际,狐冢启贺设下的所有幻象,不攻自破。

    法桌的最高层,本供奉着不知名的法像。

    苏迷用神识去探,发现那尊法像的气息,与狐冢珒很相似。

    狐冢珒顺着她的视线望去,心中不安渐渐放大。

    却见那尊法像,突然产生蜕变,最终变成一具白狐干尸!

    狐狸眼瞳骤然紧缩,漫天的慌恐,巨大的悲戚,急速感染站在他身边的苏迷。

    虽然她分得很清楚,除了自家男人,位面里的人物,跟她没多大关系与感情,但此时见到他这么伤心,苏迷下意识竟然有些排斥。

    但仅仅一秒,苏迷迅速调整了情绪。

    那只白狐,是他在位面中的母亲。

    苏迷见他走向法桌,抢先他一步,闪身将白狐干尸收入空间,同时道:“此地不宜久留,我们要尽快离开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狐冢珒还未回神,一道红光乍现,两人已然消失木屋中。

    离开浅羽家。

    苏迷按照狐冢珒的意思,来到云城百里外的一处深山。

    一路无话。

    其实不用问,苏迷也猜出了几分。

    狐冢启贺必定抓了他的母亲,逼迫他效忠浅羽一族,之后杀了他的母亲,又用他的内丹消耗修炼。

    看来,不能轻易饶过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苏迷冷眸狠眯,随他走进洞府,将白狐干尸放在石台之上。

    看着一直沉默的男人,苏迷轻叹一声,伸手拥住他:“婆婆本体的怨气很大,需要超度才能往生,你放心,我不会让那人轻易死去,一定会用十倍百倍的残酷手段,让他永世不得超生。”

    苏迷的声音,不是平日惯有的男人腔调,而是江南女子般的软糯侬语。

    温醇低靡,带着蛊-惑哄誘的意味。

    她希望,他尽快走出悲伤。

    狐冢珒沉默片刻,唇角微启,最后什么都没有说,而是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苏迷运转魂力,诵念一段梵文佛经,为白狐进行超度,随后设下结界,与狐冢珒重新回到云城。

    她将狐冢珒安置好,再次去了浅羽家。

    凭空隐现在木屋中,苏迷感受四周躁动的幽幽鬼影,口中默念了几句,原本无形的幽幽鬼影,渐渐变成无数道残缺不全的灵体。

    每个灵体的怨气,都非常的强大,死死瞪着地上的狐冢启贺,恨不得将他拆分入腹。

    他们也确实这样做了。

    每个灵体都大张着鬼口,猛地扑向狐冢启贺,将他身上每一块肉,尽数吞吃。

    甚至是他的灵魂,都来不及挣脱,被所有灵体,全部瓜分。

    苏迷看着地板上,那堆露出森森白骨血肉模糊的尸体,满意勾起一抹冷笑,转身消失在黑夜里。

    过了几天。

    狐冢启贺的尸体,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浅羽态满腔震怒,立刻让巡捕房的人,着手调查此事。

    经过现场采验,巡捕房的人,确实在木屋中,发现很多可疑的痕迹。

    但让他们感到费解的是,那些痕迹,不属于一个人,而是很多人,甚至还有动物!

    众人大惊,不仅联想到鬼神之说。

    随后又在供奉的法桌上,发现大量尸坛。

    里面有人的尸体,还有动物的尸体,正巧跟现场采取的证据相吻合。

    最后得到一个结果,非自然不正常死亡!

    苏迷将此事告之狐冢珒,希望他知道后,能够泄恨。

    谁知,狐冢珒只是抱着她,一句话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苏迷有些担心,整天将他绑在身边,不让他离开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同时正常管理商铺、码头,将手里的产业越做越大。

    由于表现极其杰出,苏迷被列为云城商会副会长人选之一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选举,只要在各个方面打点一二,想要的东西,自然而然得到。

    苏迷让董蔺将这件事办妥,届时准备给整个云城,一个大大的惊喜。

    可有一件事,她比较疑惑。

    浅羽司已经半个多月,没有过来找她了。

    他向来视狐冢启贺为眼中钉,如今他都死了,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?

    但这个疑问,并没有困扰她多久。

    两天后。

    苏迷刚下车,一道颓废身影,正坐在她家门口。

    “小浅羽?”

    从衣着上来看,似乎就是浅羽司。

    只是他身上弥漫的酒气,却让苏迷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,被他老爹打了骂了?

    苏迷刚向前一步,浅羽司猛地站起身,冲到她的面前:“他是你杀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他?”

    苏迷疑惑挑眉:“哪个他?”

    浅羽司猩红着双眼,目呲欲裂瞪向他:“你心里清楚!”

    苏迷自然清楚。

    但浅羽司这幅模样,却让她觉得诡异。

    眼中钉死了,不但不开心,还颓废成这个样子?

    这两人难道是……相爱相杀的好基友?

    苏迷眸光微闪,嗤笑道:“爷听说你的眼中钉死了,这不是你所希望的么,怎么还来向爷问罪?不知道的,还以为你跟爷有同样的癖好,喜欢男人呢,嘻嘻。”

    浅羽司眼里闪过慌张。

    苏迷一瞧,觉得还真有戏,不禁低笑:“即便真被爷说中了,你也不能怪爷,当初可是你要求的,这世上可没有后悔药卖。”

    她拥住狐冢珒的胳膊,走进院子。

    浅羽司怔了怔,立即追上去,在他们后脚进了屋。

    眼见两人如此亲密无间,他紧紧凝眉,冷声开了口:“他是狐冢启贺的人,向来对他百依百顺,你找人杀了狐冢启贺,就不怕他为他报仇?”

    苏迷愣了一下,扬着眉,无奈笑道:“爷现在喜欢他得紧,若他真想为狐冢启贺报仇,能死在他手里,爷也是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她侧着脸,当着浅羽司的面,轻轻亲了他一口。

    狐冢珒见她嘚瑟又挑衅的模样,心知她在故意气浅羽司,满眼宠溺看着她,没有拒绝,也没有做声。

    但,浅羽司的脸上,并没有表现出,不悦或是生气的意味。

    他只是定定看着苏迷,忽而问出声:“狐冢启贺是不是你杀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如果承认在岛国租界杀人,那她脑子一定是秀逗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的合作,并不算数,毕竟,人不是你亲手杀的。”

    苏迷面色微沉,倨傲挑眉,冷嗤道:“当初说帮你除掉眼中钉,可没说爷要亲自动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