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25章 民国纨绔变形记30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苏杰超为外人,暴打亲儿子的消息,在整个云城传开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在议论,说那人一定是苏杰超的私生子,所以才会那么维护。

    唐储看到那篇报道,更加确定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苏迷针对的是苏杰超,而不是他,他只是被人当枪靶,顺带利用了而已。

    唐储冷笑。

    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既然敢利用他,势必要付出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但他没想到,没过几天,却突然收到生母的电话,并命令他,不要跟苏家人走得太近。

    唐储想不通,于是瞒着生母,暗地里打听原因。

    不出三日,还真被他查了出来。

    但其中的内情,却令他万万没想到。

    但他更没想到的是,近日所有的动向,都到了苏迷的手里。

    她知道,一旦将消息大肆传播,必定会传到某些人耳中。

    人都有好奇心,喜欢追根究底。

    既然后续的调查,有免费的苦力,她何必又要浪费资源。

    看完那份重要文件,苏迷心里有了更明确的打算。

    她很快出院,扬言要找唐储的麻烦。

    也确实主动找到了唐储,以各种手段纠缠他,气的苏杰超无心生意,每天在唐储居住的小洋房附近,专门堵她。

    在那之后,苏迷再也没有去找唐储。

    她开始整天整夜不回家,一直待在绯云楼。

    浅羽司见到苏迷的时候,觉得滑稽,还有点心情复杂。

    苏迷这人城府极深,百变莫测,猜不透,又难以控制,现在突然跟苏杰超、唐储作对,实在想不通,她到底有什么目的?

    “你什么都不用想,总之爷会给你想要的,你只管配合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抽了一口旱烟,吞云吐雾着出声。

    浅羽司心下一惊。

    原以为他将心里话,不小心说了出来,仔细想想并没有。

    苏迷又是怎么知道,他心中所想?

    “你想的东西,全写在脸上,爷一眼就知道,根本不用动脑去想,小浅羽,你可长点心,否则,最后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苏迷轻嗤,眉目倨傲又肆意。

    浅羽司点点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扬扬眉。

    想起岛国人的习性,又觉得很正常。

    他们向来喜欢,将别人的优点吸收,加以改善或转变,最后再变成自己的。

    说好听的,是学以致用,说不好听的,那就是强盗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不能一概而论。

    苏迷勾唇,看向浅羽司:“聂匀昊那边,你要替爷看着点,否则他突然想要报复,爷若是不小心死了,你目前可就少了一个帮手。”

    “他已经效忠浅羽家,不会对你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浅羽司话落,苏迷忽而冷笑:“如果哪天,爷不愿与你同一战线,你在中间挑拨一二,跟他联手对付爷,还不分分钟将爷给灭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——。”

    浅羽司梭然皱眉,定定看向苏迷:“我不会。”

    话虽这样说,但他心里确实有这样打算。

    在苏迷看透人心的眸光下,浅羽司没敢多留,随便找了借口,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“爷,红莲能为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这里可是爷的老巢,只要内外打理好,其他不用多费心。”

    红莲轻轻颔首,眼见瓷盒里的烟丝不多了,连忙招来伙计去拿,随后帮她清理废弃烟丝,又给她装了些,转手将旱烟杆递给她,执起灯盏,为她点燃。

    苏迷轻轻吸了一口,吐出云雾的时候,看了那伙计一眼。

    那伙计身形微怔。

    苏迷又将视线移开,继续抽着旱烟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苏迷整个人开始精神颓萎,连走路都是有气无力,面色惨白,黑眼圈极重。

    绯云楼的客人看见了,说苏迷定是抽了,参有福寿膏的神仙烟。

    董蔺知道后,想要阻止。

    谁知苏迷根本不听,还差点打他一顿。

    这事传到外头,众人得知神仙烟的危害,纷纷都在议论,说苏家大少爷这辈子算是完了,估计活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有人欣喜,有人忧。

    就连薛紫都坐不住了,跑到绯云楼找苏迷。

    “迷儿,你最好把那鬼东西戒了,它会害死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。”苏迷轻笑,又抽了一口:“这味道可是极品,多多享受尚且来不及,又怎会害人呢。”

    薛紫见她不听,还继续加着烟丝。

    她心中甚是恼怒,蓦地跑上前,将装有烟丝的瓷盒,打翻在地,同时抬起手掌——

    “娘,你想打我么?”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看着她的手掌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听娘的,娘又怎么舍得打你?”

    薛紫凝着眉,眼里尽是痛苦。

    她的丈夫,一直冷落她恨她。

    她的女儿,这么多年女扮男装,还成了这般模样。

    薛紫真不知道,当初为何执意要嫁给苏杰超?

    苏迷紧握她的手,将手帕递给她,同时又给上次那个伙计,使了使眼色。

    那伙计立即收拾好,将瓷盒拿出去,来到一处拐角,从怀里拿出一个布袋,将新鲜的烟丝,全装了进去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他刚想回头,突然一道白光骤闪。

    他吓了一大跳!

    猛地转头一看,一名身穿白色衬衫、背带裤,带着圆片眼睛,复古鸭舌帽的男人,手中拿着相机与闪光灯。

    很显然,刚才的一幕,全被男人拍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人满脸惊慌,反应过来,正想逃离,身穿西装的男人,不知何时出现他身边,还死死扣着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”

    那人大声呼救。

    男人理都没理,拖着他跟背带裤的男人,一并走进壹号厢房。

    那人进了屋,见红莲与董蔺也在房里,“扑通”一声跪在地:“苏爷,求求你,小的知道错了,求你饶小的一命。”

    薛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望向苏迷询问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苏迷笑了笑,看向那人的时候,坐直了身子:“你自己说,还是由爷说?”

    “小的说,小的必定老实交代。”

    那人满脸惶恐,如实将其中的内情,全部合盘托出。

    “小的是绯云楼的伙计,前些日子,家中老母亲被车子撞伤,需要一大笔钱治疗,小的走投无路的时候,有人找到小的,说是只要将那些烟丝,让苏爷抽几天,就给小的一笔钱,小的实在是没办法,就,就答应那人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