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15章 民国纨绔变形记20
    浅羽司眉峰紧皱。

    看向苏迷的眼神,多了几分戒备:“那晚我还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该说的不该说的,都说了,不止爷听见了,小狐狸也全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扭头看向狐冢珒:“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狐冢珒剥花生的动作一顿,回想那晚浅羽司喝醉后,对苏迷所说的一些话,轻轻颔了颔首。

    浅羽司面色倏冷,心里极其的不安,生怕自己将计划全说了出来去。

    苏迷见他紧张兮兮,疑神疑鬼的样子,轻笑道:“放心,只要你答应爷一件事,你想得到的东西,爷势必全交到你手中。”

    浅羽司听她这么一说,原本高高悬起的心,终于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刚舒一口气,苏迷忽而凑近他,邪肆笑道:“但爷不好你这一口,你别想打爷的注意,若你真想要个男人,聂匀昊倒是不错,正好你也能挫挫他的气焰,损损他的男子气概。”

    话落,浅羽司的脸色,变得很难看。

    有被人戳穿的慌乱,又有失落受伤的沉痛,还有恼羞成怒的懊恼。

    可想到苏迷让他去跟聂匀昊在一起,愤愤抬手指着她,却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。

    浅羽司狠狠闭上眼睛,竭力调整自己的呼吸。

    半晌,才道:“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苏迷扬起下巴,朝狐冢珒努了努嘴:“爷要他,脱离你们浅羽家,成为爷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浅羽司眸光一沉,脸上的表情,更为复杂。

    狐冢珒微微蹙了眉,看向苏迷的眼神,多了几分探究。

    苏迷见两人都不应声,不由扬了扬眉,对浅羽司说道:“反正你将他送给爷,也是别有目的,不如爷跟你联手,助你得到想要的一切,包括你浅羽家继承人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一出,两人都不动了,呆呆看向她。

    狐冢珒那晚守在门口,并没有听到浅羽司说这些话。

    谁知,浅羽司却皱着眉质问:“你以为你有通天的能力,什么事情都能办得到?”

    狐冢珒听了这话,即使那晚没亲耳听见,也没有开口质疑。

    苏迷唇角微勾,精美的脸,带着无比的自信与倨傲:“聂匀昊的事,是爷送出的第一份礼物,至于第二份,你想要什么?岛国租界东区货权?还是你眼中钉的……命?”

    “你,住口。”

    浅羽司当即沉下脸来,连忙打断她的话。

    愤怒与阴沉的神色,令他的脸,显得特别的古怪。

    苏迷神色淡淡,不慌不忙道:“你回去好好考虑,如果答应爷开出的条件,接下来不出一月,岛国租界东区货权,属于你——浅羽司!”

    若是旁人听了这话,心想苏迷一定疯了。

    一个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,怎么可能有那个本事?

    浅羽司同样也不相信。

    刚想反驳,苏迷突然摆摆手,开始赶人:“爷有些困,休憩片刻,小狐狸替爷送浅羽先生下楼。”

    狐冢珒颔首,看了浅羽司一眼。

    浅羽司心里有很多疑问,还没有完全解开,却见苏迷对他这幅态度,心里极其窝火,头也不回的愤然离去。

    狐冢珒跟着他离开,同时将房门紧紧关上。

    “宿主,你这招空手套白狼,还真是精彩,浅羽司竟然没有怀疑。”

    系统059突然出声。

    苏迷径自倒了一杯桃花酿,小啜了一口,眼底满是得逞精-光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可能不怀疑?但是等会问过小狐狸,估计会信几分。”

    那晚,她将浅羽司灌醉,封住他的五感。

    随后利用口-技模仿,自问自答了几句对话,目的就是想让守在门口的狐冢珒听见。

    如今她让他去送浅羽司,也是给他们机会,让他们好好沟通一下。

    系统059满眼仰慕,瞪大眼睛看向她:“宿主最近聪明了不少,看来以后的任务,更能顺利完成。”

    没有人不喜欢赞美的话,苏迷见系统059夸赞自己,嘴角笑意更深。

    伸手挑起系统059的小下巴,痞里痞气轻佻道:“小家伙,你可不能太过仰慕我,否则哪天一不小心爱上了我,到时候有你受的。”

    系统059怔了一下,身形骤然飞起,冲苏迷扮了个鬼脸,满脸的不屑与嗤咦:“本系统才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宿主,脾气又坏,还经常欺负人家,哼,本系统不要理你啦。”

    看着消失在半空中的系统059,苏迷无奈摇头,轻笑着再倒满酒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浅羽司走在长廊上,突然用岛国语,问向狐冢珒:“那晚,你真的听到我说了那些话?”

    “隐约听到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狐冢珒没有隐瞒,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浅羽司眉头紧蹙,本想再问,但又怕泄露什么,只能老实闭上嘴,交代几句不要告诉别人之类的话,匆匆离开绯云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浅羽司坐车回到浅羽家。

    刚下了车,管家突然迎了上来:“少主,主公回来了,现在很生气。”

    浅羽司心知,一定是因为聂匀昊的事,脸色微沉,跟着管家走进大门。

    来到主屋门口,浅羽司深呼一口气,举手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“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!”

    两道声音,几乎是同一时间发出。

    浅羽司眉目阴沉,侧推木门而入。

    谁知,他刚将门关上,转过身的那瞬,一记重重的巴掌,狠狠打在他的脸上:“蠢货!谁给你的胆子,让你调动浅羽一族的武士,去帮聂匀昊?”

    浅羽司连忙跪下,低着脑袋想要解释。

    浅羽态正在气头上,以为他要顶嘴,伸手又是一巴掌,朝他打过去:“你闹出来的烂摊子,自己去解决,如果上面责怪下来,全当我浅羽家没你这个子孙!”

    浅羽态又想出手去打他。

    这时,一道低沉沙哑的男音,突然出声制止了他:“义父,小司或许有他的计划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蠢计划,他要是有那个能力,我们浅羽家,会被青藤家欺压?”浅羽态更为愤怒,拎起旁边的藤条,就要打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浅羽司不敢反抗,只能低着头,准备咬牙挺过去。

    结果,预料当中的疼痛,并未袭来。

    浅羽司抬头去看,但见那带着楞刺的藤条,正被旁边的男人,紧紧抓在手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